第280章 金甲男子

传送出生死塔,看到熟悉的一号基地,月流苏神情有些恍惚。

正如赵昊所判断的那样,男修罗面前的虚空之门,果然是出口。

就这样和生死塔第六层失之交臂,换了谁都心有不甘。

月流苏的理智和直觉都告诉她,第六层隐藏着她无法抵御的危险。

拿得起放得下,这六个字说起来很容易,大多数人拿起之后,就很难放下了。

别看一号基地的新派进化者普遍比较怂,真要面对巨大的利益,再进一步就能得到宝藏的时候,很多人都会选择豁出去赌一把。生死塔里之所以有那么多人类傀儡,就是因为那些人相信再进一层便可找到宝藏,最终下场和吴凯差不多。

月流苏却在一步之遥的时候选择了放下,这是她和多数寻宝者的区别。

“太好了,流苏,你可算出来了。”

花千古从街道对面快步走来,一副日夜担心佳人的样子。

“你不是在等我吧?”月流苏面无表情道,她用头发丝都能猜到,花家肯定派了一群人蹲在生死塔外面,等着赵昊出现。

“当然是在等你,这几天我没住院,带伤在这里等着。看到你出来,我就放心了。”花千古大秀暖男操作,随后不经意地问了一句:“赵兄呢?”

月流苏冷冷吐出两个字:“死了。”

花千古闻言一愣,旋即释然,笑道:“流苏,别开这种玩笑了。”

“你去过第五层吗,我为什么要跟你开玩笑?”月流苏怼了一句。

扎心了,老铁!

花千古很受伤,月女神分明是当面侮辱他没去过生死塔第五层,事实上他还真没去过……这就好比一个高富帅对一个吊丝说“你开过跑车吗,你知道时速两百迈是什么赶脚吗”,瞬间就让吊丝自卑了。

即使女神虐他千百遍,花千古还是待女神如初恋,赔笑道:“你别生气,我觉得以赵兄的本事,生死塔第五层应该难不住他。”

月流苏同样不太理解花千古的脑回路:“既然你知道他的本事,还派了这么多人堵他。这可是在基地里面呢,动起手来能毁掉一条街,你们花家已经敢在基地里闹事了?”

“别,这种话说不得。我就是想找赵兄叙叙旧,顺便呢,花钱把我那两只坐骑赎回来。”花千古说得很漂亮,至于他愿意用多少钱赎回坐骑,那是另外一码事。

“那你慢慢等吧。”

月流苏说完就走,径直去生死塔对面一家客栈订了房间。

站在窗前,她望着生死塔的入口,发呆了很久。

……

……

生死塔第六层,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大殿。

六道浮屠偏向于金字塔建筑,一层比一层的面积更小。到了第六层的塔尖,四周的尽头都看得见,那座大殿的面积,和一座足球场相差无几。

大殿中央,站着一个极为显眼的年轻男子。

那人丰神俊朗,身躯雄壮,穿着一套金灿灿的黄金铠甲,犹如天神下凡。

他的手中,握着一把仿佛是黄金打造的硕大宝刀。往那里一站,整个人如同宝刀出鞘,锋芒毕露,散发着凌厉无匹的气息。

看到金甲男子,赵昊觉悟了。

以前他不理解雪薇和雪晴明明是双胞胎,为什么还要闹别扭。他也不理解所谓的孪生综合征,不明白有些人为什么要毁掉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直到这一刻,他找到了一种感觉。

金甲男子的容貌、身段,赫然与赵昊一模一样!

第一眼看到金甲男子,赵昊差点以为自己在照镜子。

可他穿的是黑色不灭套装,明显和金甲男子不一样。

于是第二眼看向对方,赵昊心里冒出来的念头是:弄死这狗曰的!

是的,他最真实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每个人都渴望自己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哪怕是独一无二的胖子,独一无二的废柴。当另一个和自己完全相同的人存在,会让人觉得自己的存在感被抹杀了。为了保留这种存在感,最直观的冲动就是先抹杀掉对方。

赵昊没急着动手,他变身成巨型螳螂,用复眼研究金甲男子是不是一种幻象。看来看去,他发现那哥们儿竟然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这让赵昊有些意外,暗自琢磨六道浮屠的真意。

天道、阿修罗道、人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

毫无疑问,生死塔第六层,就是传说中的天道。

什么是天道?

这问题很难解答,众说纷纭,其难度不亚于“我是谁,我为什么要活着”。

大殿中的金甲男子,给了赵昊一点启发,他想起了一个成语:天人交战。

如果说赵昊自己是人,那么金甲男子似乎就代表着天。

到底是天要使人灭亡,还是人定胜天,就看赵昊接下来的表现了。

赵昊还没表现,金甲男子开口了:“出来吧,我等你很久了。”

对方说的居然是国语,发音和赵昊如出一辙。

不过,金甲男子声音里透着一种苍凉,仿佛在此等候了千万年的时光。

赵昊很配合,解除变身走了出去。他有种直觉,就算自己从阴影中来一招狂野冲刺,也伤不了金甲男子分毫,不如坦荡一点出去刚正面。

“你为什么要等我?”赵昊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你为什么要来此地?”金甲男子反问了一句。

赵昊又问了一句:“你等我多久了?”

金甲男子再反问:“你来这里多久了?”

“卧槽,你能不能好好聊天?”赵昊爆了粗口,在这样的时间地点场合,他也没客气的意思:“哥们儿,我们长得这么像,正儿八经的聊两句。我先问问,这座塔是怎么出现的,到底有没有宝藏,我该怎么出去?”

金甲男子微微一笑:“杀了我,你会找到答案。”

“我喜欢以德服人,有没有和平解决的办法?”赵昊脸不红气不喘道。

“没有。”金甲男子一副求虐求侮辱的模样。

赵昊长这么大,头一次遇到有人主动要求“杀了我”。事出反常必有妖,他没有动手,暗中做着一个实验,感觉只要自己不动手,金甲男子也不会主动出击。

这一次,赵日天猜错了。

“你不杀我,我会杀了你。”

金甲男子莫名其妙地说完这话,突然动起手来。

赵昊吓了一跳,对方使用的战技,竟然是……狂战刀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