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一口价,三个亿!

幻觉!

一定是幻觉!

看着扑倒在赵昊怀中的月流苏,无数男人心碎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许多妹子也凌乱了,下意识地心疼了花千古几秒钟。

“你干嘛?”

赵昊一把推开月流苏,冷眼瞪着对方。

月流苏白了他一眼,低声骂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不知道多少人想杀你吗,我好心救你,你还这么不情愿。”

“不用你来救。”

赵昊说完就走,直奔猎人客栈。

月流苏小拳头捏得啪啪作响,还是跟了过去。

看着一行四人远去,旁观众人一片哗然。

“谁能告诉我,那位兄台是谁?”

“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知道他姓王!”

“这话几个意思?”

“很明显,他是住在花千古隔壁的……老王!”

“貌似很有道理的样子,月女神对老王投怀送抱,花千古哭了吧?”

“帽子都绿了,能不哭吗?”

“难怪我前几天看见花大少很虚弱,原来受了情伤。”

“我想起来了,那个人参加过元旦拍卖会。”

“没错,我记得当时月女神和他坐在同一桌!”

“谁科普一下,这老王到底何方神圣?”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就是摇晃生死塔的神秘人。”

“有没有这么牛,给他一个支点,他就能翘起地球?”

“有人拍照了没?去网上人肉一下。”

“……”

众人交头接耳的时候,赵昊已经进了猎人客栈。

这次又得到了两千颗幽光结晶,他要干一票大的,和张洪斌、刘萱协商了一下,大肆收购高级结晶。后者十分配合,尤其是刘萱,大有自掏腰包倒贴的意思。

两人刚离开,月流苏进来了,顺手关上了房门。

注视着赵日天,她发现他和以前不一样了,多了一种稳如泰山的气场。她本来以为赵昊就算能活着走出生死塔第六层,至少也得几个月时间,哪知道不足十天他就出来了。

好奇害死猫。

当一个女人对男人产生了过度的好奇心,总会衍生出很多故事。

赵昊不解风情道:“把门打开,别弄得我们有一腿似的。”

月流苏为之气结:“你什么意思?”

赵昊很直接:“我还想问你什么意思,都说过了,你要配种找别人去。外面那么多人拿着手机拍照录像,指不定闹出多大的绯闻,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混蛋,你会不会说人话?”

月流苏眼前一黑,从来没人如此毒舌地骂过她。

没错,她的确有把水搅浑的意思,让外界热议她和赵昊的关系。

可是赵日天瞎说这种大实话,还是深深刺激到了她。

“我说话一向这么直,恭喜你看穿我的本质了。”赵昊单刀直入:“谈正事儿吧,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那座古城?”

“急什么,我是说过要带你去,可我没说马上就带你去呀。”月流苏怒极反笑,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你想耍赖是吧?”赵昊冷笑,根据秦晟传授给他的经验心得,女人给出的承诺,一般都靠不住,翻脸比翻书还快。

“我才不像你那么无耻!”月流苏强势怼了回去,气呼呼道:“你这家伙难道没一点正常人的日常生活吗,再过几天就过年啦,你不用回家陪家人?”

赵昊怔了怔,竟然被说服了。

2016年2月7号,就是农历除夕。一周之后就是华夏老百姓最看重的春节,这种时候跑去攻打神秘古城,确实不太合适。

2014年和2015年的春节,赵昊都没能和父母团年,那时候想回家也回不了。今年好不容易回来了,说什么也得和父母一起欢度新春。

“行了,过完年以后,再谈古城的事。”

赵昊一摆手,亮出送客的节奏。

“你不用赶我,我自己走!”月流苏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又停下脚步,略微犹豫了两秒钟,回过头说道:“我知道你很厉害,一山还有一山高,有些老怪物,不是你现在能抗衡的。别把花千古惹急了,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老怪物?

看着月流苏离去的背影,赵昊陷入了沉思。

以前薇薇给他科普武术界常识的时候,顺带着提过一嘴,苍龙是中生代第一人,却未必是华夏最强武者。老一辈的古武者之中,出过很多厉害人物,那些老怪物大多闭门不出,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比如花千古的祖父,十五年前就卸任了族长之位,闭关参悟花家最高秘传绝学。这种老怪物究竟强悍到了何种程度,还真不好说。

刚说起花千古,花千古就来了。

这位大少提着一篮子水果,摆出了登门拜访的架势。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花千古更愿意召集一票人手,直接在生死塔门口围杀赵昊。可这里毕竟是一号基地,上头定下了规律,城里杀人的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赵兄,半月不见,风采更胜从前。”花千古昧着良心恭维了一句,把身段放得很低:“赵兄对我有救命之恩,本来那两只坐骑送你也无妨。可我家里人不理解,我父母骂得我狗血淋头,不知赵兄能否行个方便?”

这话貌似诉苦,实则有以势压人的意味。

赵昊就等这句话了,笑道:“花兄要我怎么行个方便?”

“东西既然给你了,我也不让赵兄吃亏,愿花钱买回来。”花千古说道。

赵昊:“好说好说,花兄打算用什么价回收?”

一看赵兄这么好说话,花千古开启了A计划:“赵兄,我最近手头比较紧,先给你五千万,以后再给你一笔,你意下如何?”

赵兄脸一黑:“花兄,这样不好吧,一匹白马都值一亿了。”

一看赵兄没那么好说话了,花千古立马转入B计划:“赵兄,我这段时间实在不宽裕,不如我先给你七千五百万,一个月后再给你七千五百万,正好一亿五,这也是我那两只坐骑的总价了。”

赵兄呵呵道:“花兄,你可是名人,你用过的东西,不知多少粉丝抢着要。那两只坐骑挂到拍卖行,拍个两亿我看问题不大。”

尼玛,真要挂到拍卖行,本少爷一世英名不就毁了么?花千古心里是这样想的,嘴上摆事实讲道理:“赵兄,我帮你算一笔账,即便在拍卖行拍出两亿,抛开交易税和手续费,你最多得到一亿六千万。你我一见如故,何不交个朋友,来日方长,今后兴许有用得上花某的时候。”

“说得也是。”赵昊貌似被说服了,很耿直道:“既然花兄这么有诚意,我也不啰嗦了,一口价,三个亿!”

“多少?”花千古怀疑自己听错了。

“三亿。”赵昊竖起三根手指头。

花千古强忍住杀机,苦着脸道:“赵兄,你为免有些狮子大开口了吧。”

“有吗?”赵昊天真无邪地望着对方,弱弱地问了一句:“听说令尊有一家公司刚刚市,有没有这回事?”

花千古瞳仁一缩,脑袋里嗡嗡作响。

换作以往,他损失了两只坐骑,还可以对外装个逼,就说自己玩腻了转手送人了。但最近是非常时期,花家嫡系的一举一动,都影响到花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当初一亿买下那匹白马,也可以理解为一种炒作。

想象一下,花千古标志性的两只坐骑,被赵日天挂到拍卖行,会引发怎样的舆论,花家众人该怎么去跟媒体解释?

闹出一堆负面新闻,足以让股价暴跌。

花千古算是看明白了,这位很傻很天真的赵兄,就等着狠狠敲他一笔!

这已经不是两只坐骑的问题了,摆明了要趁火打劫。

事已至此,花千古也没心情再赔笑脸,沉声道:“赵兄,有必要闹到这一步吗?”

“花兄言重了,一笔买卖而已。如果你做不了主,可以先回去找你家里人商量商量。快过年了,我急着回去团年,天黑之前,希望花兄给个答复。”赵昊说着,摆了个好走不送的手势。

花千古脸色一阵白一阵青,对方果然是单纯不做作的一口价,弦外之音很明显了,如果花家天黑之前拿不出三亿,就把事情搞大。

活到现在,花千古头一次在同龄男子面前如此无力。

考虑到赵兄的手段,他连动武硬来的胆量都没有。

一般这种时候,他都想哭着回家找妈妈。

今天也不例外,花千古离开客栈,去了花家在基地里的一座宅子。里面有个华贵妇人正翘首以盼,这保养得很好的中年大妈,正是花千古之母——楚红杏。

“三亿?”楚红杏一听儿子的报价,惊得跳了起来,指着儿子鼻子骂道:“你就不能让老妈省点心吗,这事要让你爸知道,非得让你脱一层皮不可!”

“妈,您别操心,我这是先礼后兵。既然那小子不上道,也别怪我心狠手辣。”花千古再也不隐藏杀机,语气阴冷道:“我找人调查过了,姓赵的家世一般,不过和雪晴攀上了一点裙带关系。等我拿下他父母,他会跪下来求我。”

“胡闹!”楚红杏勃然大怒:“你调查的那点东西,网上都能搜到,算个屁的消息!我请你干爹帮忙查过,那个姓赵的年轻人不简单,在三号基地有一座豪宅,两间大铺子。他和庒文军关系匪浅,庒文军不止一次去三号基地豪宅里拜访他!”

楚红杏越说越气,恨铁不成钢道:“千古,以前你很聪明,这两年越来越自大了。你真的以为风云剑失踪,雪孤城低调,你就是小字辈男丁中第一人?动你脑子好好想想,流苏为什么去了三号基地又回到一号基地,今天还在大街上对姓赵的投怀送抱,这里面的门道你不明白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