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来拜年的扛把子

你见过冬天的暖阳和春天的流水吗?

告别雪晴之后,天还没黑,赵昊难得见到一次冬日里的夕阳。

远方的天边有着若隐若现的红云,好天气带来的暖意悄然逝去,仅存的那金色的光芒也将不复存在,黑色的夜即将到来,又是一个寒风呼啸的冰冷的夜。

单身狗都不喜欢这种寒冷孤独的夜,赵昊同样不喜欢。

而他的人生,还将一次又一次度过这样的夜晚。

他想起和薇薇交往时度过的第一个冬天,两人靠在一起互相取暖。

那时候他的生命里没有冬天,身上洋溢着由内而外的温暖。

那时候他和薇薇还没有做过羞羞的事,两个人在那个冬季紧张的手牵手,一起看《权力的游戏》。当时赵昊燃得不行,背下了那段守夜人的誓词: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

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

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

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

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时光荏苒,转眼数年。

守卫长城的誓言未能实现,不娶妻不生子反倒成了现实。

现实生活,总是TMD充满了讽刺。

赵昊活得像个守夜人兄弟,未来的人生有无数个冬日。

时间能够改变很多东西,连小姨子都劝他寻找第二春了。

只是在感情领域,赵昊还活在冬季,不知道自己的春天在哪里。

回到家里,赵昊心情有所好转。

家,永远是游子的避风港。

看到喜气洋洋的父母,赵昊很快被感染,忘记了街头冷风中的孤寂。

赵老爸变化很大,以前两鬓斑白,虚弱得像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调养了一个多月,成果喜人。眼前的赵志诚看起来四十出头,年富力强,洋溢着男人四十一枝花的魅力。

苏玉蓉变化也很大,早没有了几个月前的那种憔悴,抛开了精神上和经济上的压力,她活得很悠闲,心态很年轻,人也跟着年轻了,别有一番风韵。

“爸,妈,你们怎么年轻了这么多,难道旅行真的能让人变年轻?”赵昊很惊讶,他想起以前有个邻居大伯,经常出去旅行,看起来比同龄人都年轻。

“旅行是一方面,主要是你那个《两仪神拳》太神奇了,比公园里老太太练的太极拳厉害多了。我每天早晚练拳一次,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变化。”赵老爸喜滋滋道。

“是呀,我练了之后,也感觉自己年轻了很多。我和你爸一起练的时候,还有种……反正效果挺好的。”老妈说到后面,貌似有些害羞。

进化世界的战装、包括活着的进化生物,都无法带到地球上,不过战技、进化术这一类的东西,却可以带出来。上次一家团聚的时候,赵昊就把《两仪神拳-阴》送给了母亲,没成想这老两口还真练出了花样。

“自从练了两仪神拳,我感觉自己年轻了二十岁,有用不完的力量。”赵老爸牛逼哄哄道:“前几天我和你老妈去福南爬衡山,有个年轻游客仗着自己是稀有进化者,到处乱扔垃圾。我看不过去,跟他理论了几句,那小子急眼了要跟我动手……”

“您没受伤吧?”赵昊吓了一跳。

“我当然没事,不过那孩子有事,被我三拳两脚打进医院里去了。”赵老爸哭笑不得道:“我也没想到两仪神拳威力这么大,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怕。”

赵昊恍然大悟,长舒了一口气。

拥有高级战技,是可以进行越级挑战的。赵昊自己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当年他还是原始进化者的时候,凭借D级狂战刀法,放倒了鬼头帮稀有级的四长老和五长老。究其原因,无非是两个长老只会E级战技,实战中太吃亏了。

两仪神拳毕竟是S级神技,即使赵昊父母只是原始进化者,对付一般的稀有进化者不在话下。若是贴身近战,甚至有可能逆袭一般的变异进化者。

定了定神,赵昊千叮咛万嘱咐:“爸,妈,你们现在身体是养好了,但是千万别一时冲动去进化啊。给我一年时间,我一定能找到高级进化术。”

“知道了,你怎么变得跟你妈一样啰嗦。”赵老爸知道儿子的心意,故意把话题弄得比较轻松:“我们这次回来就是过年的,天气太冷了,出去旅游也不方便。等开春以后,我和你妈继续去游览祖国大好河山,你不用管我们。”

赵昊内视着识海中一本小册子,心中有愧。

刺杀剑术:A级战技……

这东西,是他在生死塔第四层开启白鹿祥瑞爆出来的。

好死不死的偏偏是一本战技,真有点伤不起。

留给老爸的时间不多了,赵昊心里暗暗着急。等过完春节,他就要和张洪斌深度合作,去猎杀超级生物,希望能爆出高级进化术。

接下来的两天,一家人置办年货,其乐融融。

以前赵昊不爱参与这种事儿,父母忙里忙外,他自己躲起来玩手机,或者看NBA转播。现如今赵昊心态变了,陪着父母买菜也是一种享受。

在进化世界经历过孤苦无依,他明白了什么最宝贵。

2月3号,离新年没几天了,正在享受人生的赵昊接到一个电话。

一看来电显示,赵昊有点想哭。

又是小段打来的……

这个“又”字信息量很大,有时候赵昊只能在微信上这样回复小段:不好意思啊,我练功开着静音,没听到电话响。

在赵昊的朋友之中,小段是唯一让他感到尴尬的那一个。

他总觉得这孩子的性取向不太正常,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有时候他会情不自禁想起一个段子:我把你当朋友,你居然想睡我……

出于这个原因,赵昊有意和小段保持着距离。

“你电话响半天了,怎么不接呢?”老妈问道。

“小段打来的。”赵昊苦笑。

“哦,就是那个有点粘人的小孩?”老妈表示了理解,顺便教儿子做人:“快过年了,那孩子可能就是跟你拜个年,也没安什么歹心,你接个电话也少不了一块肉。不管你爬到什么高度,做人起码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被老妈教育的赵昊,只得接通了电话。

“昊哥,你总算接我电话啦。”电话那头的小段哽咽了。

“嘿嘿,新年快乐,哥给你拜个早年,代我向你家人问好,祝你们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心想事成。”刚刚被教育过的赵昊,那是相当有礼貌。

“昊哥,你真的能让我心想事成吗?”小段顺着杆子往上爬:“我妈妈一定要当面感谢你,我爷爷也想见你一面。昊哥,你就成全我吧,我妈念得我耳朵都起茧了。”

小段不是第一次提出这种要求了,赵昊今天采取了委婉的手段:“有机会的,咱们来日方长,等我下次去京城,一定到你家里拜访。”

小段语出惊人:“昊哥,你不用来京城,我昨天到中海了。”

赵昊菊花一紧:“你来中海干嘛?”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爸爸在中海上班。”小段又顺水推舟:“我妈妈也来了,昊哥,我爸刚刚休假了,他说去你府上拜访一下,可以吗?”

赵昊内心是拒绝的,转念一想,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儿。小段父母在场,正好做个了结,那熊孩子应该不至于当着父母的面对他示爱。

于是他说道:“你们在哪,我去给你爸妈拜个年。”

“不不不,昊哥,这样不好,于情于理都该我们去拜访你。”小段很激动:“昊哥,我爸爸明天就要回京见我爷爷,你发个地址给我,我们马上去你家。”

“这么急?行,那你来吧。”

赵昊很光棍儿,该来的拦也拦不住。

约莫一个钟头之后,小区里驶进了两辆商务车,看上去不怎么起眼。

其中一辆车停在楼下就不动了,里面也没人走出来。

另一辆车的车门打开,走出一个腼腆俊秀的少年,然后是一个非常有气质,连下车的姿势都很优雅的中年妇人。接着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大叔从驾驶座走出来,大白天的撑开一把雨伞,挡住了一个穿着中山服的男子。

眼镜大叔全程撑着伞,做贼似的掩护中山服男子进了电梯。

片刻之后,赵昊家的门铃响起。

赵昊打开门,看到了小段一家三口。

那个气质优雅的大妈,应该就是小段的母亲了。

那个穿着中山服的大叔,则是小段的父亲。赵昊多看了段老爸两眼,总觉得有点眼熟,而且这位大叔气场很足,站在门口都有种指点江山纵横捭阖的既视感。

赵昊也没多想,把一家三口接到了客厅里。

赵志诚和苏玉蓉立刻过来打招呼,一看到那位中山服大叔,赵老爸脚下一滑,好像见了外星人似的,瞠目结舌道:“段……段……书纪?”

苏玉蓉也呆了,眼前那个不怒自威的中年人,她在本地新闻里看过无数次。

赵昊也觉悟了,难怪这大叔看着眼熟呢,中海省不认识这位大叔的老百姓还真不多见。此人就是这片土地上的一把手,总管一省的扛把子。

这孩子,太谦虚了!

回想起小段那句“我爸在中海上班”,赵昊无力吐槽。

你这叫你爸在中海上班吗,你爸在中海当老大好吧!

天太冷了,双手冻僵,码字成了一件苦力活,写这一章的时候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个冬天,开篇忍不住小文艺了一下。还好老牛很快调整了状态,没像当年那样钻牛角尖,剧情还是朝着既定的方向推进。PS,有空的今晚九点看看芒果卫视,阅文的典礼,没准儿能看到拼命鼓掌的老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