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晶神艾昆

“伤到我们?”

阿萝纱笑了,目不转睛注视着青衣少年,仿佛要看穿他的心肝脾肺肾。

她在思考一个问题:眼前这少年是真的单纯质朴,还是城府深不可测,故意用这种治疗对手的愚蠢方式,让对手感恩,继而放过他。

如果是后者,那么青衣少年称得上大智若愚了。

阿萝纱一时难以判断青衣少年属于哪一种人,索性试探道:“要我们离开也可以,只要你有这个本事。你和哑叔叔公平决斗,只要胜过他,本郡主立刻走人!”

这看似公平的提议,实际上她一点都不吃亏。

如果哑魔将干不过青衣少年,那她也没戏,只能灰溜溜逃命。

不等青衣少年同意,接到指令的哑魔将立刻扑杀过去。

他刚闪出两步,脚下忽然一个趔趄。

只见那十里巨坑中,突然冒出了无数的藤蔓。

那些藤蔓一根根有手臂那么粗,活灵活现地蔓延开来,缠绕着它们所遇到的一切生物。

哑魔将被几根藤蔓缠住,立刻被五花大绑。

以他的修为,竟然无法挣断那些诡异的藤蔓!

阿萝纱惊得花容失色,那些藤蔓颇有无差别攻击的意思,不止缠住了哑魔将,把她也缠了起来。眨眼之间,她和哑魔将被裹成了粽子。

两人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始终无法挣脱束缚。

“阿乐,我……我认输了,放我走!”

小郡主语气中透着惊恐,直到现在她才明白,那青衣少年不是弱小的娘炮,而是强大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根据就没有考虑过她和哑魔将有能力伤害到他。

此刻她亲身体会到,青衣少年没有尽全力,否则那藤蔓极速收缩,就会像蟒蛇勒死野兽一样,将她和哑魔将送进鬼门关。

“好的,我马上松开你们。”青衣少年稍微松开了一点藤蔓,给了两人喘息的机会,然后说道:“姐姐,我有一个请求,请你以后不要为难赵昊哥,好吗?”

“赵昊哥?”阿萝纱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他是你的本体吗?”

青衣少年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你比他更强,为什么不占据这具身体?”阿萝纱这话有点诛心,听起来她貌似很好奇,细一琢磨有离间之意。在她的认知中,心魔和本体,注定水火不容。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我存在于属于我自己的世界中,赵昊哥需要用这个身体去走他要走的路。”青衣少年一番话颇有禅意,完全不像魔,反而更像佛。

阿萝纱不由得失神,想起了一个传奇人物。

那个人是血魔王少有的老朋友,学富五车,曾与银狐王论道三日不落下风。

那人曾经劝血魔王少造杀孽,送了一句话:一念杀生为魔,一念回首为佛。

眼前的青衣少年,太像一个佛系的心魔。

阿萝纱若有所悟,连称呼都变了:“谢先生指点。”

地面上和坑洞里的藤蔓突然消失了,仿佛从未存在过,青衣少年站在原地没有挪动过半步,远远注视着血魔城的两大高手,说道:“两位,多行不义必自毙。进化之路,生死未卜,望两位一路珍重。”

阿萝纱和哑魔将如蒙大赦,齐刷刷地点头。

这一刻,他们只想有多远跑多远,免得再生事端。

然而有些事情,好像是冥冥中注定的,想躲都躲不掉。

“废物,到嘴的肥肉,你就这么放她跑了?”

青衫男子口中,冒出一个极为邪气的男子声音,仿佛从九幽深渊中传来。

“不,你不可以出来!”

紧接着,阿乐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们都出来了,我为什么不能出来?”邪气男子理直气壮道。

“你不一样,你出来会破坏一切!”阿乐也理直气壮,口气非常坚决。

“哈哈哈哈,既然知道后果,你为什么要出来呢?”邪气男子大笑道:“你明知道只有你才压制得住我,却非要跳出来逞强,现在谁还能拦得住我?”

“不,请你打消这个念头,不要出来!”阿乐语气中带着一丝央求,他似乎正在和那邪气男子抗衡,有些压制不住对方了。

阿萝纱回过头,惊讶地看着那大幅度转变的青衫男子。

只见他的气质变换不停,时而邪恶,时而纯真。

那人仿佛在表演口技,嘴里冒出两个不同的声音,彼此争吵不休。

“放弃吧,你既然有心思去救人,就应该知道会付出什么代价。你现在剩下功力不到八成,没有本事镇压我!”那邪气男子的声音越来越响亮。

“不……”阿乐的声音越来越低。

就在这时候,那男子身上绽放出诡谲的光芒,仿佛燃烧着滔天魔焰。

“哑叔叔,走!”

阿萝纱凭借第六感,意识到情况不妙。

她说了一句魔族语,和哑魔将同时绝尘而去。

五分钟时间,两人跑出了百里之遥。

阿萝纱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那人的邪魔还在内斗中,无暇顾及她和哑魔将。

正当她庆幸逃出生天的时候,眼前人影一闪。

那一刻,阿萝纱想起周显教过她的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不久之前,她曾经用近乎瞬移的方式,追到了逃窜的赵昊。

而现在,那青衫男子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从天而降落在她面前。

青衫男子和从前一样的容貌和身段,阿萝纱却从他身上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此人仿佛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浑身都散发着邪气,眼神说不出的魔性。

更可怕的是,和他眼神一接触,阿萝纱竟然心头小鹿乱撞,俏脸上掠过了红晕。

要知道阿萝纱本身就是擅长魅惑之术的强者,从来只有她魅惑别人,没人能魅惑得了她。可是现在,那邪气男子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让她心慌意乱。

“姑娘,别急着走。你看,太阳快落山了,风景无限好,不如我们一起看落日,谈一谈人生,聊一聊理想。”邪气男子的声音,说不出的邪魅,对异性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他就像传说中那种让无数女人又爱又恨的浪子,明知道他很危险,却无法拒绝他。此刻阿萝纱也是如此,她退后了一步,忍不住开口道:“你……你不是阿乐……你是什么人?”

“人?呵呵,我不是人。”邪气男子伸手不经意的撩了撩额前的头发,在落日余晖下流露出一种沧桑:“从你的认知度来说,我应该是神……我叫艾昆,你可以称呼我为晶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