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最后那个手势

“影响二阶天域格局的人,便是那天王?”

血魔王面色凝重,恨不得立刻杀去幽冥之地救回女儿。可是他毫无头绪,也不知女儿被掳去了哪里,最终他还是得仰仗天机子,为他指点一条明路。

天机子正要开口,忽然一人来报:“大王,哑魔将回来了。”

血魔王二话不说,化作一抹血光飞掠而出。

在城内的医馆中,他看到了昏迷不醒的哑魔将。

此时的哑魔将早已没有当初的风采,脸色苍白,显得极为虚弱。他好像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才逃回来,刚到血魔城大门口,便昏倒在地。

一位半百老者,正在提哑魔将治疗。这老者号称药魔将,曾尝遍百草,精通岐黄之道,堪称血海中第一神医,血魔王这一脉所有人受伤后都由药魔将处理。

“先为他疗伤,待他醒来通知本王。”

血魔王面无表情地吩咐了一句,扭头便走。

前来探望哑魔将的几位魔将,还有花星海和花千古爷孙俩,战战兢兢地目送血魔王离开。谁都看得出来,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周显和哑魔将陪同一起出门,如今只有哑魔将一人回来,这意味着什么,用脚趾头都能猜到。

别忘了,哑魔将是公认的血魔城第二高手,一身修为只在血魔王之下。即使是妖王,也很难把哑魔将弄得灰头土脸,而今天他奄奄一息地回到血海,昏倒在了城门口,这又意味着什么?

这些问题,令血海众多部下细思极恐。

血魔王强忍着没有在属下面前失态,一回到大厅内,看见天机子正慢悠悠地喝茶,他再也忍不住了:“天机兄,你神机妙算,还请给我一句准话,阿萝纱是否还活着?”

天机子这次很耿直:“活着。”

血魔王反而有些接受不了对方如此爽快,问道:“你为何知晓?”

“等哑魔将醒来,你自行问他便是。”天机子又卖起了关子。

血魔王一想也是,找哑魔将这个当事人提问,貌似比天机子的玄学更靠谱。

苦等了半日,哑魔将终于苏醒,被两位魔将搀扶着进了议事厅。

血魔王颇有临危不乱的气魄,到了这种时候他反而冷静了,道:“你不用着急,将事情一五一十说给本王听。”

说话,哑魔将当然是不会的。

不过,他会一门独特的手语。

这种语言和人类的哑语截然不同,几乎是哑魔将自创的一种肢体语言。放眼整个二阶进化世界,也就血魔王父女俩看得懂,连血魔八将中的另外七位,很多时候都搞不懂哑魔将的手势到底在表达什么意思。

恢复了一丝体力的哑魔将,双手不停地比划着。

天机子和其余几位魔将很识相地退下了,让血魔王和心腹爱将交流不能说的秘密。

看着哑魔将的手势,血魔神色平静,只是眼中时而闪过惊讶,时而闪过厉色。

哑魔将从来不会说谎,做任何事都一板一眼。

他将幽灵之地的经历,一五一十地比划了一遍。

血魔王听到大结局,终于忍不住了:“什么,阿萝纱自愿随那人走了?”

哑魔将重重点头,连他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

“临别时阿萝纱到底对你交待了什么,你给本王说清楚!”血魔王仔细一琢磨,觉得故事的解围部分,哑魔将有些含糊其辞。

哑魔将顿时老脸涨红,显得尴尬不已。

没错,他是一丝不苟,但是重复一些关键词,还是让他感到难为情。

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

哑魔将被晶神艾昆震飞出去,倒地不起,身上骨头碎裂了大半,然后艾昆闪落在他身前,说了一句话:“我说过,没有下次了。”

哑魔将绝望地闭上了眼,他自己本身就是强者,很清楚屡次冒犯一个强者是什么下场。艾昆说出这句话,哑魔将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正当艾昆要痛下杀手的一刹那,阿萝纱飞奔而至,不顾男女之嫌抓住他的衣袖,央求道:“昆哥哥,哑叔叔只是为了救我,他并不想冒犯你,求你放过他。”

听到这话,昆哥哥稍微犹豫了一下。

然后,阿萝纱已经泪眼婆娑:“昆哥哥,你不是要看夕阳,畅谈人生和理想吗,我陪你去。你放哑叔叔离开,以后我天天陪你看落日。”

“唉,我最见不得女人流眼泪。”艾昆仰天长叹一声,放下了将要挥出去的手,低头俯视地上的哑魔将,冷冷道:“从今以后,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哑魔将并不领情,大有死也要咬对方一口的意思。

就在那一刻,他看见阿萝纱对他比划了一个手势。

自艾昆出现,哑魔将就认为小郡主很反常,多半是被那人迷惑了。

可当他看到那个手势,哑魔将意识到,小郡主很清醒。

那个手势,是哑魔将自创的手语,天底下也就血魔王和小郡主看得懂。

哑魔将突然意识到,如果自己宁死不屈,极可能激怒那个号称晶神的邪气男子,到时候连累小郡主跟着遭殃。与其如此,倒不如自己回去搬救兵,找来血魔王这个大靠山。

奇怪的是,阿萝纱送他离开的时候,又比划了一个手势。

那手势蕴藏的信息量太过惊人,让哑魔将每每回想起来都感到不可思议。

此时此刻,看到哑魔将扭扭捏捏地比划了“昆哥哥”的手语,血魔王额头冒出黑线,打岔道:“够了,别比划了。我问你,阿萝纱最后那手势,你到底有没有看错?”

哑魔将坚定地摇头,又点头,表明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她怀疑魔帝寄生于那个人类体内,所以才自愿随那人走了?”血魔王不可思议地说道,他这提问,正是阿萝纱最后的那个手势。

哑魔将重重点头。

“胡闹!仅凭一个猜测,便孤身涉险,将自家性命置于不顾,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血魔王怒斥一声:“你先下去养伤,本王自有打算。”

片刻之后,哑魔将退出,天机子一个人走了进来。

血魔王的态度发生了巨大转变,他面沉如水,冷眼注视着对方:“天机子果然不愧为天机子,一切皆在你算计之中。今日你来此,可是要本王入你魔教,迎接那魔帝重生?”

天机子怔了怔:“血魔兄何出此言?”

“你我相识相知数百年,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血魔王冷笑一声:“即便你算无遗策,恐怕也不知道,本王自血海中孕育而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当年妖魔大战的秘密。所谓天魔解体,不过是你们魔族往魔帝脸上贴金罢了,本王却是一清二楚,天魔帝尊的天赋神通,叫做……寄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