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血誓与执念

阿萝纱是否有生命危险?

正如天机子所说的那样,并没有。

但是,对于女人来说,有一种危险,比生命危险更可怕。

比如说一个女人被一群大汉抓到小树林里做了羞羞的事情,想想就觉得可怕。

阿萝纱比较幸运,她没有被一群大汉抓到小树林里,她只是被一个男人带到了小树林……

然后,该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

具体内容,需要从和谐的角度去脑补。

确切地说,不止是小树林……在山顶,在旷野,在平原,在小溪边,在大河中,在山洞里……阿萝纱和那个无限接近于魔帝的男人,做了很多次羞羞的事情。

阿萝纱从头到尾都没反抗,而且很享受,甚至很主动。

也许,这是因为她并非人类所知的女人,她的出身更像是女魔。

幽冥之地,无边无际。

这个地域中有山川河流,也有汪洋大海。

一个天然的温泉中,一男一女纠缠着,放纵着。那种没羞没臊的行为,就是一首歌: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间……

用一种充满正能量的方式来描述,这就是爱情,再不济也算情爱。

良久,双方都安静下来了。

那邪异的男子懒洋洋的靠在温泉石壁上,而那愈发妖娆的女子,柔若无骨地趴在他怀中。

那男子春风得意,嘴里哼起了歌儿。

空气中,回荡着一首沧桑而内涵的歌:“我要从南啪到北,还要从白啪到黑。我要美女都睡过我,却不知道我是谁……”

好歌,请点赞!

看得出来,敢当着妹子的面唱这首歌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他叫艾昆,自称晶神。

更神奇的是,他怀中的女子听得很入迷,好像沉醉了,陶醉了很久才柔声道:“昆哥哥,你唱歌真好听,我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歌谣。”

“雕虫小技,不足挂齿。”晶神难得谦虚了一回,眼中有一丝落寞:“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你若喜欢,我便天天唱给你听。”

阿萝纱美眸中涌出浓情蜜意,忽然花容失色,惊呼道:“你要走了吗?”

“也不是我想走,这天下没人能逼我走,只是……”艾昆神色十分无奈。

阿萝纱恍然大悟,一针见血道:“是因为阿乐吗?”

“你很聪明,不愧是我的第一个女人。”艾昆将阿萝纱搂得更紧了,长叹了一声:“论实力,阿乐不如我。只是,他天生克我。”

阿萝纱无言以对,眼中噙着热泪。

她早就看出来了,那个被阿乐称作“赵昊哥”的人,可同时施展血属性和金属性的灵术,这种双属性的进化者非常罕见。

这还不算完,那个自称夏留歌的人,拥有火属性。

至于阿乐,一看就是木属性。

而艾昆,却是土属性。

五行之中,木克土。

用一种通俗易懂的说法来解释,因为树根吸收土中的营养,以补己用,树木强壮了,土壤如果得不到补充,自然就会削弱。

天地五行,奥妙非常。

那种天生的克制,可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实力的差距。

阿萝纱生怕艾昆生气似的,弱弱道:“我不明白,同为心魔,阿乐为什么不去夺取主体的控制权,反而处处压制你,这样做他有什么好处?”

“那家伙脑子有问题,谁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他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心魔,成天想着积德行善,无数次劝我回头是岸。”艾昆黑着脸道:“若非阿乐从中作梗,早在几年前,我便掌握了主动权。”

阿萝纱明白艾昆所说的“主动权”代表着什么,以晶神的实力,一旦掌握了主动,所有的心魔都会被灭杀,本体的意志也不例外。

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从此世界上只有艾昆,没有赵昊。

而这,恰恰是阿萝纱希望发生的事情。

无论从魔族预言的角度,还是从男女之情来说,她都希望艾昆永远拥有这具身体。

这样的事情,在妖魔界也有过先例。

曾经有一位妖王,被心魔灭杀了本体意志,将本体的亲眷部下屠杀殆尽,一夜之间屠了整座城。然后那妖怪跑到另一个地方占山为王,重新招兵买马,自称魔妖王。

这个阶段的阿萝纱,和热恋中的人类女子没什么差别,自告奋勇道:“昆哥哥,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到你吗,我会尽全力帮你,我还可以请我父王想办法。”

“还不是时候。”艾昆模棱两可,似乎有所顾忌。

“那就是有办法呀,到底是什么时候?”阿萝纱撒娇追问。

艾昆好像拒绝不了美女的要求,喃喃道:“蜃皇陨落之时。”

“蜃皇?”阿萝纱大吃一惊,妖皇级别的存在,连她老爹也招惹不起,连忙问道:“昆哥哥,你与蜃皇有过节?”

“不是我与蜃皇有仇,我向来怜香惜玉,怎么可能跟一个娇滴滴的女子过不去?”艾昆表情很郁闷:“是我那本体干的好事,那个蠢货,竟立下了心魔血誓——不斩蜃皇,誓不为人!”

“心魔血誓?”阿萝纱再吃一惊,接着举一反三了:“照此说来,他在体内留下了执念。若不打破这个执念,你们谁也无法真正掌握这具身体?”

“没错,若非那执念作祟,就凭他那三脚猫的本事,本体意志早就灰飞烟灭。”艾昆轻嗤一声,相当看不起他的本体赵日天。

阿萝纱沉默了。

其实艾昆夺取身体控制权的方法很简单:杀了蜃皇,赵昊执念消散,心魔便可趁虚而入。

但有个问题,放眼这二阶进化世界,谁能杀得死蜃皇?

那可是拥有妖皇命格的超级强者,注定要飞升三阶进化世界,成为妖族之皇的存在。

如此一来,这个命题的逻辑,就好比一个段子: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

阿萝纱越想越头大,即使她说动了血魔王,父女俩带上血魔八将一起去硬刚蜃皇,也没有几分胜算。再者说,真要跑去龙山搞事情,离开了血海范围,天下妖王也不是吃素的,父女俩能不能活着走到龙山都是个问题。

在她焦头烂额之际,艾昆突然凑近了她的耳朵,附耳说起了悄悄话:“你不必想太多,帮我做一件事情便可。此事关系重大,除了你我,不要让第三个活物知晓……”

先来一更,我送孩子去学校,回来接着码字,中午还有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