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当年的故事

这支队伍猎杀的野兽放在一种草药旁边,很长时间都不会腐烂。

副座仔细一看那头变异箭猪的尸体,目光微微一缩:“这种变异箭猪脑袋很硬,你们谁能用灵术在它头上打个洞?”

“副座不愧是副座,一眼就看穿了真相。”刘冲天对副座有种迷之崇拜,立刻坦白了:“前几天老楚认识了一个年轻人,跟我们合作狩猎了一次。”

这种坦白还是有局限的,他绝口不提自己两口子气走小赵的事情。

“哦,最近幽冥之地的人类确实越来越多了,我回来的路上,也遇到了几个。”副座显得十分感触,倒也没追问那个年轻人是谁。

“副座,见到张天师了吗?”刘冲天眼巴巴问道。

“见是见到了,不过他老人家没有跟我们合作的意向。”副座自嘲一下:“张天师是世外高人,有名的国术界大师,我们都是野路子,强扭的瓜不甜,以后不用提这事儿了。”

“副座,这不像你的风格啊。”刘冲天表示不服:“国术大师又怎么样,在进化世界,人人都有机会。你和你那些老伙计,不都是野路子,照样闯出了一片天。”

“队长说得没错,副座,你说过要带着普通人的梦想,成为突破天际的偶像。”素素估计副座在张天师那里受了挫折,柔声安慰了一句,顺带着送去了鼓励:“副座,你再给我们讲讲你那些同伴的故事吧。上次你只说到邹霸天和夜射天,我还想听其他人的故事呢……”

“还有我,我也想听。”瓦伦丁后排插上,对于副座的传奇故事,他心中十分好奇。

“行,今天我就把故事讲完,免得你们整天念叨。过段时间我又要出去几个月,没时间回忆往昔峥嵘岁月了。”

这位副座倒是挺随和的,没什么架子,润了润嗓子,一副天桥说书人的架势:“话说当年我和夜射天冲出冰雪堡,在无尽森林遇到邹霸天,我们三人在一棵千年老树下,致敬古人,桃园三结义……”

副座很有讲故事的天赋,众人听得津津有味。

“我们强势崛起,不是我吹牛,当年我们三个人一路碾压,没遇到对手。时光如水,过了几个月,我偶然间遇到几个进化者玩儿命。凑近了一看,居然是古武者内讧,一个落单武者被八个练家子团团围住了。”

“那些古武者死光了吗?”李蓥忍不住插嘴,她对古武者有深深的怨念。

“别打岔,听我说完。”副座慢条斯理道:“话说那个落单武者,绝对是武术界的一股清流。他不肯和另外几个武者同流合污,也不愿奴役那些弱小的普通人。就因为这个,两边打起来了,那家伙很有点侠义精神,坚持自己的理念,用一套清新脱俗的少林棍法,一挑八不落下风。”

“古武者里面也有好人?”刘冲天同样对古武者有着强烈的恶意,接着道:“后来呢,副座你有没有宰了那个武者?”

“我为什么要宰了他?”副座反问一句,笑呵呵道:“这么清新脱俗的武者,打着灯笼也难找,我和他成了好朋友。后来,江湖上都叫他董干天。”

“再后来,有个骚包的家伙也加入了,号称张破天。以后你们要是见到一个穿得花花绿绿,嘴里喜欢叼着一朵花,眼神特别荡漾,擅长用弩箭的男人,那就是他。”

“我们被人称为无尽森林的五朵金花,那个时代,但凡是无尽森林的进化者,十个有九个都听过我们的名头。”

“五朵金花……是我华语不及格吗,这个词是不是形容女人的?”瓦伦丁弱弱地问道。

“老瓦,你有必要过华语六级了。像副座这么独领风骚几百年的男人,只有金花才可以形容他。”刘冲天带着一丝憧憬道:“副座,你们只有五个人吗?嘿嘿,我啥时候才能像你们一样牛掰,我做梦都想当第六个天字号人物。”

“加油,你有希望的,好歹你也是二阶进化者,我那些老伙计未必都飞升了。”副座鼓励了一句,然后来了个转折:“不过,你当第六个天字号人物没戏,这个位置早就有人占了。”

“还有一个天字号高手吗?”刘冲天好奇道。

“必须的,当年我也以为就五个人抱团,不会再招纳新人了。计划赶不上变化,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说起那家伙,和他的排名一样,就一个字:六!”

“有多六?”瓦伦丁插嘴道。

“他比我们晚了一年多进入进化世界,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我已经是一阶变异级,他还是原始级。那家伙就像开了挂一样,身上发生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没过多久突破到了稀有巅峰,还拥有越级挑战的变态能力。冰雪堡那雪家的古武者雪虎,最后就是死在他刀下。”

“太牛了,他叫什么?”刘冲天赞叹道。

副座眼中带着一丝怀念,喃喃道:“他叫赵日天。”

扑哧一声,素素忍不住笑道:“副座,这名字怎么像网络上的段子?”

“嘿嘿,刚听着是有点那意思,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凭那小子的本事,就算他自称龙傲天,我也能接受这个设定。”副座笑了笑,目光瞥向一旁闷闷不乐的楚西祠,问道:“老楚,你什么情况,平时总是你最活跃,今天为啥不吭声不出气的?”

“他还跟我治气呢。”刘冲天主动坦白了,免得楚西祠打他小报告:“他对那个杀死变异箭猪的小子挺有好感,想拉拢进来。那小子确实有能力,可惜神神秘秘的,我看不透。副座,我这当队长的得从全局考虑啊,万一那小子乱来,我们三个大男人死了也就死了,可是素素和我媳妇,恐怕不止一死那么简单。”

副座沉吟道:“你这担心也不无道理,在幽冥之地,女人可是稀有物种。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很多男的飞升以后就没机会碰女人。那些憋得慌的牲口看见咱们队伍里的妹子,免不了起歹心。”

“就是嘛,还是副座通情达理。”李蓥听到副座帮他们两口子说话,立刻底气十足:“老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办事挺谨慎的,可是自从遇到那个赵昊,整个人都不正常了。他们才认识一天,老楚就恨不得把全部家当送出去,真要把这种来历不明的人领回来,岂不是带了个定时炸弹在身边?”

“说得也是,老楚,这不像你的风格啊,难道你对那个少年一见钟情?”副座打趣了一句,话音刚落,他突然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把抓住李蓥的肩膀,难以置信道:“等等,你说那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