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师兄师弟

小芬……

赵昊只觉天雷滚滚,被这个名字雷得外焦里嫩。

一个妖怪用这么女性化的名字,绝对是个变态。

“在下牛德华。”赵昊有所戒备,没用本名,果断切换了话题:“冒昧问一句,阁下为什么要用小芬这个名字?”

“说来话长,四年前,我遇到一个人类。”银蛟十分唏嘘道:“他是第一个抵达幽冥之地的人类,我与他一见如故,学会了人类的语言,相谈甚欢。”

赵昊抓住了漏洞:“我没记错的话,阁下说过,我是千古以来第一个听到铁链声响的人,为何四年前还有另一个人听见了?”

银蛟大笑道:“哈哈,他并未听见捆龙索之声。当年他途经此湖,我第一次见到人类这种生物,心中十分好奇,主动找他交谈了一番。”

“那人现在何处?”赵昊追问道,心里估计那哥们儿多半被银蛟生吞了。

“他在逗留了三个月,便离开了幽冥之地,我也不知他的去向。”银蛟答道。

赵昊对这个答案表示怀疑,又问道:“那人叫什么名字?”

银蛟答道:“他叫古尘。”

古尘?

赵昊怔了怔,无论武术界还是进化者圈子,都没听过这个人的名头。

“古尘和你一样有意思,教了我不少东西,与他交谈实乃人生一大快事。”银蛟貌似十分念旧,带着几分感慨之意:“小芬这个名字,饱含深意,古尘兄说过,此乃芬满逼露的芬……特别符合我的气质,嗯,我很满意。”

“芬满逼露的芬?”赵昊眼前一黑,身上莫名地冒出了冷汗:“恕我唐突,你说的,是不是锋芒毕露的锋?”

银蛟被这个有深度的问题难住了,仔细思考了一番,说道:“你们的发音不太一样,不过意思好像是一样的。”

赵昊额头上全是黑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位古尘,应该是湖建人。”

“对对对,你说得没错,他说过他是湖建棱。”银蛟激动地说道。

赵昊同情了银蛟三秒钟,和他当初猜想的一样,果然有些妖怪被人类的方言带得跑偏了。比如带着川渝口音的阿萝纱,还有这头银蛟,被湖建同胞带到了沟里。

说话间,鱼也煮熟了,两人大快朵颐。

银蛟吃相比赵昊还难看,吞下去的熟鱼,连刺都不吐出来。

赵昊一边填饱肚子,一边思考出路。

通过刚才的交谈,他能感受到,银蛟很热情,也很客气,颇有讨好他的意思。

古人云:无事献殷勤,不安好心。

赵昊搜肠刮肚,想过千百种可能,最后发现自己的利用价值只有一个:打开铁链,放那银蛟自由。

一旦把这种大BOSS放出来,恐怕第一个死的就是赵昊。

对于这头银蛟,赵昊有着深深的戒备。

因为,他运转天王眼,居然鉴定不出银蛟的等级,甚至看不出它开启了几个基因锁。

这种深不可测的存在,太容易引发不可预知的后果。

填饱肚子之后,赵昊擦了擦手,说道:“小芬……不,小峰兄,感谢盛情款待,我还有急事,先走一步,改日再来与兄台畅谈。”

如他所料,银蛟依依不舍地挽留:“德华兄,为何不多留几日?”

赵昊对二阶妖怪有了进一步的理解,比如眼前这银蛟,套路很深,绝口不提打开捆龙索的事情。这是要打感情牌,先和小赵培养几天感情,再慢慢露出狐狸尾巴。

“时间不等人,我急着去一趟云海城,耽搁不起。”赵昊面有难色。

“云海城么,太巧了,我也要去那地方办一件事。”银蛟套路果然深,提出了一个很合理的要求:“德华兄若不嫌弃,可愿与我一同上路?”

MMP!

赵昊暗骂了一句,这银蛟也太会顺着杆子往上爬了。

一同上路的前提,是让银蛟恢复自由,其目的从来没变过。

赵昊又揭对方伤疤:“小锋兄,你现在这状况,如何与我一同上路?”

银蛟语出惊人:“我参悟天道,吞吐日月精华,侥幸修炼出一具身外化身。我本体困在此地,分身却可与你一同上路。”

赵昊脑子里嗡的一声,强作镇定道:“既然小锋兄有如此通天手段,为何不用分身单独出去走走?”

银蛟叹道:“我那分身尚未圆满,独自出行有所不便。”

赵昊心里咯噔了一下,这货不会想夺舍吧?

他被心魔附体就已经够悲催了,要是再被银蛟的分身占据他的身体,简直惨不忍睹。

“四年前,小锋兄为何不与古尘一同结伴而行?”赵昊转移话题拖着时间,脑袋里拼命思考对策。

“德华兄有所不知,我那分身,须得依附于有缘人。”银蛟彻底露出了狐狸尾巴:“你,恰恰是那有缘人。若按辈分,你我乃是同门,我应该称你一声师弟。”

“此话怎讲?”赵昊菊花一紧。

“当年我有幸聆听神木传道,自此开窍,修得一身本领。”银蛟爆了个猛料:“德华兄身上有神木功法气息,你无惧湖水压迫,一路畅通无阻,想必神木功法第一重早已圆满,不知我说得对也不对?”

“原来如此!”赵昊心里飞过八万多只羊驼,脸上热情得不行:“想不到在这二阶天域,能够遇到同门,实乃人生一大快事。师兄,小弟这厢有礼了!”

“哈哈,好说好说。”银蛟也相当热情,一副要走心的口气:“实不相瞒,我那分身,唯有依附于修炼了神木功法之人,方可外出,师弟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愿意你妹!

赵昊心里是这样回答的,嘴上没说话。

据他估计,银蛟的分身无法强行夺取他的身体,应该需要某种前提条件。否则银蛟根本不需要跟他废话,一个照面就大功告成了。

此刻赵昊想弄明白的,就是那个前提条件,于是很耿直道:“既然是同门,能够帮到师兄的地方,小弟一定尽力。师兄尽管开口,我需要做些什么?”

“有师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省得我于心不安。唉,我就是太善良了,才落得今天这步田地。”银蛟语气倏然转变,仿佛地狱魔音:“师弟什么都不用做,闭目等死便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