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香郡主

目送那个男人带着肚兜离去,鱼紫妍怒火中烧,却无能为力。

此后的日子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日益加剧。

鱼紫妍最后三套肚兜,被赵昊用偷或强抢的方式,全部夺走了。

从始至终,赵昊没有开口说过话,只是微笑着欣赏佳人。

鱼紫妍整个人都不好了,无论她怎么骂,对方都不接茬。

要说动手吧,她也动过几次了,根本打不过那个死变态。

赵昊不止属性克制她,连行事风格都死死吃定了她。

鱼紫妍过着崩溃而哀羞的生活,感觉遇到了命里的克星。

当赵昊偷走最后一套肚兜之后,好像失去了兴趣,再也没有出现。

或许是为了出一口气,或许是为了找回肚兜,总而言之,鱼紫妍主动出击,四处寻找赵昊的踪迹。

皇天不负有心人,一个月后,在小山谷之外,她终于找到了那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男人。

对面那个人,和当初一样的容貌,一样的身板,一样的青衫,化成灰她也能认出他。

不同的是,鱼紫妍没有看到当初那种侵略性十足的邪气眼神,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清澈和坚定。她也没有看到那熟悉的邪气笑容,只看到了对方一脸的迷茫。

鱼紫妍有种奇怪的感觉,眼前的赵昊,好像换了一个人。

“伪装,这一定是他的伪装,这个卑鄙的家伙,在外人面前伪装成阳光大男孩,沽名钓誉,一副国民英雄的样子,只有我知道他是个死变态!”

鱼紫妍不断提醒着自己,她已经被偷走了七套肚兜,上过七次当,一看到赵昊就激发了警惕性。

赵昊也在关注着对方,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在圣城广场上见过这个女人。当时对方蒙着面纱,站在孔雀王一脉的香郡主身后,有可能是香郡主的女仆或奴隶。

本着地球人何苦为难地球人的心态,赵昊说话比较客气:“小姐……姑娘,我最后说一次,我没有拿过你的东西。没别的事我先走了,请不要挡着我的路。”

“你站住!”鱼紫妍很想动手暴打那个家伙,然而她知道自己打不过,一动手就被对方克得死死的,于是她开始讲道理:“这一个月你死哪去了,知不知道我废了多大力气才找到你?”

难道说,艾昆对这妹子拔吊无情?

赵昊产生了一个猜测,额头上不禁冒出黑线。

一个多月前,恰好是他从元神世界苏醒的日子。

赵昊骨子里就不想背这个锅,板起脸道:“我去哪里,跟你没有关系吧。”

鱼紫妍气呼呼道:“你这个混蛋,偷光了人家的肚兜,就人间蒸发啦,有你这样的人吗?”

赵昊怔了怔:“这话该怎么理解,难不成你还想我继续偷你肚兜?”

鱼紫妍表情一僵,恨声道:“流氓,少跟我胡搅蛮缠,把肚兜还给我!”

赵昊:“这话题进入死循环有意思吗,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认错人了,我没有拿你的东西。”

鱼紫妍刚要说话,忽然脸色微变。

一个宛若天籁的声音,从天际传来:

“师妹,这个人说没有拿你的东西,你何必纠缠不休呢?”

伴随着这声音,空气传来一阵沁人心脾的异香。

一只白鹤从天而降,那白鹤体型巨大,展开双翼有数十米之长。

那白鹤是异种生物,身上散发着通灵生物的气息,不容小觑。

而如此强大的生物,仅仅只是一头坐骑。

二阶天域的妖怪看到这只仙鹤,会自然而然地联想起七妖星中最顶尖的存在——香郡主!

绝大多数妖怪进入炼心门,都不会带坐骑,香郡主却是一个例外。据说她当年第一次进入天妖遗迹,机缘巧合降服了一只拥有远古仙鹤血脉的异种坐骑,此后几次进入天妖遗迹,她凭借着飞行坐骑的优势,无往而不利。

师妹?

赵昊还在琢磨这个关键词,简单两个字暴露的信息量太大了。

蓝裙女子看过他的比赛视频,说明是地球人无疑,而这个女人,竟然是香郡主的师妹!

众所周知,香郡主的授业恩师,是妖族四巨头之一的孔雀王!

一个人类成了孔雀王的徒弟,这里面的内容太复杂了。

“见过师姐。”

鱼紫妍微一欠身,不太情愿地打了个招呼。

按理说有了七妖星级别的大靠山,鱼紫妍应该高兴才对,师姐师妹联手很有希望打翻赵昊。然而鱼紫妍那模样不像是遇到了救星,更像是遇到了死对头。

此时白鹤落地,一个身着浅粉色罗裙,犹如桃花盛开的绝色女子走了过来。

无论从人族还是妖族的审美观,这个女人都称得上风华绝代,举手投足间魅力十足。和老板娘那种成熟妩媚气质不同的是,这个粉裙飘飘的女子,更像一个优雅而不失性感的御姐,别有一番风味。

再加上她那种天生的体香,扩散范围极广,令人心旌荡漾。

香郡主瞥了师妹一眼,目光落在赵昊身上,温和有礼道:“这位公子,请问你拿了我师妹什么东西?”

赵昊还没开口,鱼紫妍抢先打岔道:“师姐,这是我的私事,不劳师姐费心。”

“紫妍,师尊座下只有我们两个弟子,你的东西被人拿走啦,我这当师姐的岂能坐视不理?”香郡主一番话说得很漂亮,却有种含蓄的强势,潜台词好像是:师姐说话,师妹没插嘴的资格。

正在整合信息量的赵昊,心头震动了一下。

紫妍?

这个名字,赵昊并不陌生,万事通曾经千叮咛万嘱咐,让他遇到这个魔女一定要小心。

按照万事通的说法,紫妍是龙魂组织的王牌,此女神秘莫测,喜怒无常,而且拜了一个强大的妖王为师。

定了定神,赵昊说道:“我没有拿过她任何东西。”

说出这话,赵昊自己都觉得累。

香郡主一出场,始终盯着他的墨麒麟坐骑,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眼前的剧本已经很明显了,这美如画的女妖精替师妹出头是假,真实意图无非是弄死赵昊,抢走坐骑。

而接下来的剧情,严重出乎赵昊意料。

香郡主好像对赵昊那句话深信不疑,板起脸教训鱼紫妍:“师妹,你又调皮了。诬陷这位公子拿你的东西,说好听点是你年轻任性,说得难听点,你这样做就不怕辱没了师尊的名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