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小白有故事

发出犬吠的不速之客,是一个半人半犬的进化生物。

它身材矮瘦,大约一米六左右,身穿一套灰白皮甲。

这生物是典型的狗头人,拥有人类的身体,狗的脑袋。

不过它那袖珍型的脑袋,颇有看点。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那只狗头都是一个吉娃娃。

赵昊大开眼界,眼前这个狗头人,和二阶天域传统的妖族,有很大的区别。它身上有进化生物的气息,却没有那种狂暴的妖气,算得上进化生物里的特殊品种。

狗头人无视了赵昊和月柔,一双发红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月流苏,它的眼神非常复杂,有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愤怒,有种闭关苦练终于找到了仇家的感慨,还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就这样注视了几秒钟,狗头人咬牙切齿地开了口:“贱人,老子终于找到你了,你没想到我有今天吧!”

月流苏也在注视着狗头人,似乎想起了什么,神情十分复杂。

月柔反复看了看狗头人那吉娃娃一般的脑袋,突然惊呼起来:“小白!你……你是小白?”

听到这话,狗头人身体微微震颤了一下。

它扭头扫了月柔一眼,目光中掠过一丝温暖,更多的则是复杂。

“小白,是你吗?”月流苏开口了,她神情激动,貌似喜极而泣:“太好啦,妈妈一直以为你遇到了意外,没想到你飞升了,真是老天保佑。”

“闭嘴!”狗头人爆喝起来:“月流苏,你说这种话就没感到恶心吗,当年你遗弃我的时候,可没觉得那是意外!”

“不!”月流苏一脸委屈:“当时我去追一只变异生物,不小心和你失散啦。你不知道妈妈有多担心你,后来我到处找你,动用了月家的力量,还请我姑父派了好多人去寻找你的下落。”

“是的,小白,我可以作证,她真的派了很多人去找你。”月柔又耿直起来了。

“你这个笨女人,她不过装装样子,你居然相信了?”狗头人对月柔的感情很复杂,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接着说道:“我来告诉你真相,月流苏这个贱人,当年听说宠物进化后会噬主,她害怕了,处心积虑想干掉我……”

月流苏闻言,瞳孔为之一缩。

月神医漂亮呆萌的脸蛋上满是难以置信:“不会的,小白,流苏虽然以前做过一些不好的事,但她还是很喜欢你的,她不会伤害你。”

“放屁!”狗头人语气悲愤万分,怒极而笑:“她不会伤害我?哈哈哈哈,你忘了这个女人心有多狠,你忘了当年她不顾你的反对,直接带着我去宠物医院,让一个兽医阉了我!”

月柔无言以对。

月流苏同样哑口无言。

狗头人陷入了疯狂状态,声音里又无尽的愤怒和冤屈:“后来她带着我去进化世界,天天让我打头阵当炮灰。我进化后开启了灵智,心里还念着她的好,可是她呢?她害怕我噬主,让我去对付一头变异生物,老子豁出性命和那只变异老虎斗得两败俱伤,想不到这个贱人居然背后偷袭,想同时杀死我和那头变异老虎!”

月柔惊呆了,狗头人说的版本,和月流苏口述的版本完全不一样。

当年月流苏的版本是:宠物吉娃娃为了救她,和一头猛虎苦斗,掩护主人逃命,然后那只吉娃娃失踪了……

后来月流苏茶饭不思,请了上百人去寻找宠物狗,至今还有很多人赞叹她和宠物深厚的感情。

充当吃瓜群众的赵日天,在这一刻整理出了头绪。

毫无疑问,眼前的吉娃娃,和当年的大黑一样,是来自地球的人类宠物。也和大黑一样,这只吉娃娃进化得很快,达到了能够威胁主人生命安全的程度。

不同的是,赵昊和大黑,还算好聚好散。

而月流苏,当年恐怕是想杀了宠物狗,获取变异基因。

赵昊心头有点小震撼,来自地球的动物,也可以飞升?

他飞升之前看了一些帖子,据说有些进入进化世界的人类宠物,已经到了变异级。地球动物的进化速度,超越了进化世界的生物,甚至超越了人类。有位技术达人发表过一种猜想,地球动物,很可能同时具备了人族和妖族的进化速度。

现在看来,这种猜想也不是全无道理。

几年前一只小小的吉娃娃,如今进化成了二阶中级妖怪,这种进化速度着实惊人。

赵昊不免激动起来,他在想,大黑是否也飞升了?

这时候月柔的反应很奇怪,她那种呆萌纯真的表情消失了,俏脸上覆盖着一层寒霜,目光冰冷地望着月流苏,语气中带着质问:“真的吗,回答我,小白说的是真的吗?”

月流苏强势怼了回去:“这是我和小白之间的事,轮不到你来插嘴!”

看到对方这反应,月柔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她思绪飘忽,仿佛回到了几年前。

毕竟是本家姐妹,月柔和月流苏小时候感情很好,和亲姐妹没什么区别。

八年前,月流苏十八岁生日,月柔送了堂妹一只吉娃娃,作为生日礼物。当时月流苏很喜欢那只宠物狗,和所有养狗儿子的单身女子一样,她自称小白的妈妈。那个时期,月柔经常去月流苏家里串门儿,一起遛狗,和那只吉娃娃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

而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那年春天,小白产生了某种正常的骚动,跑出去把一只母狗给啪啪了。

月家的邻居非富即贵,被啪啪的母狗,恰好是江南省一位高官夫人养的宠物,引起了对方的不快。

这件事给月流苏的父母造成了影响,月流苏自己也感到了压力。

于是乎,她在一个周末,自己开着父亲的车去了宠物医院,给小白做了绝育手术。

当时月柔很反对,她认为人类如果真正把小动物当作平等的朋友,就不应该剥夺对方的雄性标志,强行抹杀一个雄性生物生命中最大的乐趣。

而月流苏的理由很科学:“亏你还是学医的,难道不明白我这是为它好吗?我们家附近所有的公狗都绝育了,我这样做有错吗?”

从那以后,姐妹俩彻底闹僵。

此后的七年里,两人形同陌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