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比小狗还凶的吉娃娃

“平等,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平等?”月流苏大义凛然道:“人类从茹毛饮血到现在,经过无数年的挣扎和进化,才成为世界的主宰。我给你吃给你住,就已经对你仁至义尽了,说到底,你不过是一条狗而已!”

话音未落,一股恐怖的气息扩散开来,震得在场众人勃然变色。

那股气息,源自于跌坐在地的狗头人。

它那猩红的瞳孔,不知何时变成了诡异的紫色。

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它体内流动,正在改造着它的身体。

赵昊抵在狗头人后辈的手掌,立刻锁了回来。

他能感应到,狗头人体内那股能量很不简单。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只吉娃娃之所以一路进化到现在,必然有过奇遇。很可能食用过某种天地灵果,那种灵果的力量一直潜伏在它体内,需要特定的契机方可激发出来。

此时此刻,正好是那个契机。

极度的愤怒,有时候能气得人吐血,有时候也能让人突破瓶颈。

狗头人属于后者,它进化的动力,似乎就是愤怒。

或者说,是仇恨让它不断提升自己,等待报仇雪恨那一天。

只见狗头人后腿发力,猛地弹地而起。

一道紫光冲天而起,直入云霄。

赵昊看得一愣一愣的,这算是什么招数,飞到天上有什么卵用?

月流苏也没看不懂狗头人在玩什么花样,那突破天际的紫光,更像是逃跑,而不是血战。

一秒钟之后,答案揭晓了。

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微弱的紫色光点,仿佛流星一般,飞速坠落下来。

那紫色光点中,蕴含着强悍大的力量。

赵昊通过天王眼暗中观察,发现那紫光中已经蕴含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本源之力。

一瞬之间,赵昊明白了狗头人的套路。

这种套路,让他想起了一个故事。

以前国外有个奇葩的新闻,一颗鸡蛋,砸死了一个人。

在普通人看来,这简直是无稽之谈,鸡蛋怎么可能把人砸死?

后来有物理学家论证,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一颗鸡蛋从5楼扔下去,如果砸到人,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

一颗鸡蛋从10楼扔下去,能够砸得中招的人想哭。

一颗鸡蛋从20楼扔下去,足以让人头破血流,头盖骨破裂。

一颗鸡蛋从30楼扔下去,能够当场把人砸死。

这就是重力加速度附带的力量,新闻里那对夫妻吵架,从35楼的窗口扔下一个鸡蛋,就把楼下路过的人活活砸死了。

后来还有人继续研究,如果是手机,从25楼扔下去,就能把人砸死。这件事告诉人们一个道理,如果你住在20层以上,不要随便乱扔手机、烟灰缸、遥控器之类的东西,一不留神就害人害己。

言归正传,冲上云霄的狗头人,运用的就是鸡蛋砸死人的原理。

它冲起的高度超过了三千米,再加上它化为半兽人的体重超过了一百斤,这一击的威力可想而知。

看得出来,狗头人的公示方式非常原始,就和大黑一样,只会简单的扑击、撕咬。但原始的攻击方式,不一定就没有效果,人类世界很多冒险家,也不一定能抵挡野生动物原始的攻击。

这只曾经瘦小的吉娃娃,变得和传说中的UZI一样强大,堪称天下最牛叉的小狗。

变身广寒仙子的月流苏也意识到了凶险,她身上月亮光华大作,形成了一团介于雾态和气态之间的皎洁雾气。那层雾气仿佛蕴含着月神的力量,防御效果极为不俗。

轰!

犹如导弹击中目标,震耳欲聋的声响传来。

月流苏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直径十几米的大坑。

那大坑并不深,却形成了一股震荡波,扩散到了百米开外。

目前还只是二阶稀有级的月柔,完全抵挡不住这股震荡波,被弹飞到百步远,摔在地上奄奄一息。

而赵昊坐在原地没有动过,身上的衣衫随着震荡波飘动了一下。

在那震荡波形成的如同老树年轮一样的波纹大坑中,月流苏躺在地上呻吟着,她已经被打回了本体,身上的月白皮甲,出现了七八十道裂痕,有的地方已经漏风了,露出了胸前的雪白,双腿间皮裤也俏皮地暴露出裂痕,隐约可见那不可描述的羞羞的位置。

此时此刻,月流苏眸子里闪烁着惊惶。

她的广寒仙子基因锁堪称最强杀招,攻防一体,没想到硬生生被那狗头人打破了。

打破广寒仙子还不算完,她的第二道防御,也遭遇了悲剧。那套月白皮甲,是她当年和赵昊一起通关生死塔,得到的通灵战装。后来这套战甲和她一起飞升,进化成了中品灵器,此刻却被打出几十条裂痕。

一口甜血涌上喉头,月流苏强硬地吞了回去,压制着翻江倒海的五脏六腑。

反观狗头人,也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

这种剧烈撞击的硬伤,它自己也不好受。

此刻赵昊已经恢复了伤势,老神在在地坐旁边看戏。

他很好奇,月流苏和狗头人,到底谁先爬起来。

这种两败俱伤的局面,先站起来的一个,往往决定了最后的结局。

片刻之后,月流苏紧咬牙关,艰难地爬了起来。

那一瞬间,赵昊心情很复杂。

很多时候,人们都面临着选择困难症,只有在事情发生的那一刻,才明白自己心里想选择的是什么。

丢硬币做决定的人,在硬币抛到半空的一刹那,心里就知道了自己的选择。

赵昊也是如此,在月流苏站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心里并不希望这个女人站起来。

站起来的月流苏,唇角挂着血丝,神情有些扭曲,说话时给人一种狰狞之感:“死狗,是你逼我的,你早就该死了!”

说着,她飞速掐动法诀。

显而易见,这是要释放月陨,直接轰杀那狗头人。

就在这时候,那瞳仁涣散奄奄一息的狗头人,眼睛里突然再度迸发出紫光。

也不知那紫光到底什么来头,总而言之,狗头人眼睛变成紫色的时候,就好像春哥附体,凭空多了一股力量。它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弹射而出,整个身体如同炮弹一般轰了出去。

“啊……”

破烂不堪的花圃中,回荡着月流苏凄厉的惨叫声。

她倒飞而出,在半空中毫无反抗之力。

这还不算完,狗头人竟然化作一道紫光,打蛇随棍上,在半空中高速进攻。

撕啦!

月流苏左边那条大长腿,被活生生撕扯下了一块肉,变得血肉模糊。

“啊……”

只听得月流苏传来一声惊恐而羞耻的尖叫,她右边的胸部高耸的器官,竟然被狗头人一把扯了下来。

更令人头皮发麻的是,狗头人居然将那扯下来的东西,塞进了嘴里,大口大口地咀嚼起来。那满嘴的鲜血,还有那咔嚓的咀嚼磨牙声,令人触目惊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