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杀

“贱人,这就是你的报应!”

狗头人两只爪子飞速挠动,在月流苏脸上抓出了十几道血痕。

那些血痕深不见底,露出了森森白骨。

曾经美如画的月女神,在这一刻彻底毁容,从脸部到胸部再到腿部,各种血流如注。

在这挠动之下,半空中的月流苏堕落地面。

经历了剧烈的疼痛,她神智恍惚,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已经发不出惨叫声了。

“贱人,别装死,看着我!”

狗头人彻底疯狂了,嘶吼着在月流苏身上疯狂撕咬。

它永远都忘不了,当年它豁出性命去守护主人,在它和那头变异老虎打得难分难解的时候,月流苏突然对它出手。

它同样忘不了,当年它从宠物医院出来,那个女孩抱着它,温柔地哄着它:宝宝,妈妈是因为爱你,才找人阉了你……

片刻之间,月流苏身体出现了一百多条伤口,还有许多不忍直视的咬痕。

在无尽的痛苦中,月流苏痛得昏过去,又痛得苏醒过来,如此反复的恶性循环。

她的声音已经沙哑,发出来的惨叫声微弱得听不见。

“臭婊砸,你不是要当女王吗,你不是说天下人都得臣服你吗,来啊,站起来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

疯狂的吉娃娃嘶吼着,又干了一票大的。

它用力一撕扯,将月流苏左胸那只大白兔整个撕了下来。

众所周知,左边那只奶,连接到心脏要害。

遭此重创,浑身是血的月流苏瞳仁已经无法聚焦,呼吸微弱得几乎没有。

赵昊默默看着这残忍的一幕,始终没有插话,更没有插手。

他在心里问自己:经历了这么多杀戮,自己是否也变得残酷冷血了?

之所以有这样的疑问,是因为看见狗头人虐杀月流苏的过程中,赵昊的本能反应居然是……痛快!

是的,痛快。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大快人心的赶脚,恨不得鼓掌叫好。

在与心魔的对抗中,赵昊学会了正视真实的自己。

此时此刻,他发现真实的自己,已经和从前很不一样了。

扪心自问,如果是三年前遇到一个狗头人虐待人类女子,赵昊觉得自己一定会出手阻拦。

而现在,赵昊不再是从前的赵昊。

这条进化之路,改变了很多人,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赵日天。

被震飞到远处的月柔,终于调匀了紊乱的内息,快步跑了过去,泪眼婆娑地看着分不出人形的月流苏。她挡在堂妹面前,哭喊道:“小白,够了,放过她吧。”

看到这个女孩的眼泪,狗头人疯狂的眼睛里恢复了一丝神智,变得极为复杂。

它还记得,月柔当年对它很好。

它也记得,月柔曾经试图将它要过去,而月流苏的答复是:“送出去的礼物,哪有要回来的道理?”

这一番对比,狗头人对月流苏的杀意更浓,厉声道:“你让开!”

“不!”月柔很固执:“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你要杀她,就连我一起杀了!”

狗头人爪子捏的咔嚓作响,沉喝道:“滚开,别以为不敢杀你!”

突然,一道血光疾驰而过。

在狗头人和月柔争执的当口,气若游丝的月流苏,不知哪来的力量,化作一道血影逃之夭夭。

她开启了最后一个基因锁,速度快得惊人,浑身是血的她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条血线,眨眼间掠出了数百米。

“哪里跑!”

狗头人勃然大怒,全速追杀过去。

以它的速度,竟然追不上那条血线,两者之间的速度越拉越远。

眼看月流苏就要掏出升天,异变突生,一条大火龙从天而降。

那火龙张开大嘴,一口将月流苏吞了下去。

在火龙吞噬之下,月流苏化作无数灰烟,连残渣都没有留下。

出手的人,赫然是赵昊。

小赵飞刀射程有限,月流苏已经跑出了他的射程。而炎龙破不一样,这个SS级灵术,可以根据施法者的控制,飞行到几里之外。

辣手摧花之后,赵昊依然坐在那里,无喜无悲。

这一刻,他终于面对了真实的自己,顺应了本心。

狗头人望着那个静坐的青衫男子,目光惊疑不定。

它虽然疯狂,但并不愚蠢。

狗鼻子向来很灵,狗头人刚来的时候,就感应到那个年轻人体内蛰伏着令它恐惧的力量。

月柔陷入了一种呆滞状态,好半天才走过去,难以置信地望着赵昊:“为什么?”

赵昊淡然道:“什么为什么?”

月柔发出尖叫声:“为什么要杀流苏?”

赵昊笑了笑:“天底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说完这话,他站起身,朝着药灵殿走去。

月柔想追,却追不上速度奇快的赵日天。

“赵昊,你站住!”

月神医还不死心,同时也迷茫,不知道自己该替月流苏讨一个公道,还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讨伐赵昊。

狗头人迟疑片刻,一个箭步闪落在月柔面前,低声道:“笨丫头,你不想死,就别去招惹那个人!”

“不,我要他给我一个交代,明明是你和流苏的矛盾,他为什么要对流苏下毒手!”月柔固执得可怕。

狗头人无力吐槽地瞥了月柔一眼:“还需要问为什么吗,连我半路杀过来都知道,月流苏那个贱人,之前不是让他下跪认错吗,你以为那人会善罢甘休?”

“流苏是做得不对,可是她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她已经变得那么惨啦,为什么赵昊还要她的命?”月柔表示不能理解。

“月流苏是什么人,你心里不清楚吗?”狗头人理智起来,分析得很到位:“要是那个贱人今天逃掉了,以她的性子,她不会放过我,也不会放过你,同样不会放过你说的那个赵昊。”

说着,狗头人咬牙切齿道:“当年我和她朝夕相处,我太了解那个贱人了,她很多秘密你根本不知道。以月流苏的为人,只有她辜负别人,不允许全世界辜负她。就凭我刚才对付她,赵昊在旁边看着没有帮忙,她就有一万个理由找赵昊麻烦。那个人看得很通透,所以出手了。”

月柔无言以对。

她和堂妹决裂,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当年隐约察觉到了月流苏骨子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不得不承认狗头人分析得有道理,一旦月流苏今天逃出去,天知道这个毁容又没了胸的女人会变得多么疯狂。

这一刻,月神医心乱如麻。

她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赵昊,也不知道自己回去之后,该如何对月家上下交代堂妹的死因。

在月柔纠结万分之际,赵昊已经迈入了药灵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