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大反转

“把黑鸑鷟精魄交出来。”

银狐公子口气很平淡,却令人心里打鼓。

他说话时带着一种奇异的魅力,让人不好意思拒绝他。这就好像一个美女对宅男弱弱地提出要求,大多数宅男都不会拒绝。

除此之外,那声音里还有一股气势,高贵如皇族的气势,不容凡夫俗子抗拒。

雪晴一对眸子和对方的眼睛连成了一条线,好像陷入了银狐公子那狭长的眼睛里,宛若怀春少女般微微失神。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秒钟,她猛地甩了甩头,冷笑起来:“魅术?我呸,你一个大男人学什么不好,居然学魅惑之术,你不会是弯的吧,难不成你是妖怪里面的伪娘?”

红辣椒不愧是红辣椒,一开口总能对人造成几点暴击。

银狐公子好像知道伪娘是什么意思,表情不再那么云淡风轻了,隐约有点便秘的难受,语气变得有些冷漠:“姑娘,你方才拿走的黑鸑鷟精魄,乃一位大魔头所遗留。你若驾驭不住那魔物,必遭反噬,不如交给我,由我将其毁掉。”

“呵呵。”雪晴笑了起来,光彩照人,语气依然带着鄙视意味:“我以为只有人类才会阴险无耻,想不到你们这些妖族一个样,你想要那件东西直说不就行了嘛,干嘛拐弯抹角,一副为了世界和平的嘴脸,姑奶奶看着闹心。”

银狐公子道:“姑娘,你有所不知,当年那鸑鷟乃魔族四大魔君之首,最擅长夺舍。它本是一滴古魔精血,历经岁月开启了灵智,后机缘巧合遇到一只重伤垂死的异种鸑鷟,灭杀了鸑鷟魂魄,夺舍重生,从此自称黑鸑鷟。鸑鷟本是我妖族圣兽,那黑鸑鷟却反其道而行之,投靠了魔族,曾屠戮无数妖族。你若冒险融合黑鸑鷟精魄,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这话,张胖子三人紧张起来了,要是那个精魄真有问题,红辣椒就危险了。

雪晴本人还算淡定:“黑鸑鷟早死了,留下来的不过一缕精魄而已,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当年那黑鸑鷟不过一滴精血,亦可夺舍,姑娘你目前尚未修炼到巅峰境界,又如何能抵挡黑鸑鷟夺舍附体?”银狐公子苦口婆心道:“一旦夺舍附体,你三魂七魄必将消亡,从此变成另外一个人。那黑鸑鷟手段残忍,嗜杀成性,恐怕连你的亲朋好友都不会放过。言尽于此,望姑娘三思。”

刘萱闻言花容失色,忍不住劝道:“他说得也不是没道理,要不你就把那东西交出去吧。”

见女朋友都开口了,贱人龙跟着说道:“晴女神,那东西太烫手了,万一你被夺舍,变得六亲不认,我都不敢去想象那个画面,这后果谁也承担不起啊。”

银狐公子笑而不语,实打实的言尽于此,饶有兴致地欣赏对面四个人类产生分歧。

“不能交!”张胖子突然低喝一声,这黑胖子毕竟人到中年,经验丰富,看问题比较透彻,只听他说道:“那件东西交出去,就是我们的死期,在场所有人一个都活不了!”

正在考虑中的雪晴眼睛一亮,似乎想通了,顿时娇笑起来:“你说的黑鸑鷟精魄,已经认我为宿主,就算你杀了我,也夺不走,充其量将它一起毁掉。呵呵,你拖到现在还没动手,不过想骗我主动把黑鸑鷟精魄交给你罢了。”

银狐公子面色如常:“姑娘,该说的在下已经都说过了,是否融合黑鸑鷟精魄,你自己决定。”

“嗯,你看起来好有风度的样子,我差一点就信了。”雪晴冷笑一声:“如果我把东西交给你,我们四个人马上就得死。与其这样,倒不如赌一把,没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你八成儿舍不得杀我。”

“哈哈,你们人类果然有智慧,在下自愧弗如。”银狐公子仰天大笑,忽然气势暴涨,毫无征兆地伸手虚空一抓。

原本被简仁龙搂在怀中的刘萱,如同扔出去的皮球一样,转瞬间落在了银狐公子手里。

她的咽喉被对方扣住,动弹不得,神色惊惶无比。

“住手,你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雪晴勃然大怒,脑子里拼命想办法。

“我乃妖族,与你们人族并非同类,谈不上欺负不欺负。”银狐公子依然云淡风轻:“我看姑娘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不替你的朋友考虑一下么?你若不交出黑鸑鷟精魄,在下唯有辣手摧花,先送这位姑娘上路。”

说着,他手指发力。

刘萱顿时闷哼一声,脸色惨白,已经透不过气来。

情况紧急,雪晴脱口而出:“你先放了她,我马上把东西给你!”

“姑娘,你认为你现在有何我谈条件的本钱么?”银狐公子淡然一笑,目光瞥向了简仁龙和张洪斌,慢条斯理道:“在下耐心有限,你若再不交出东西,受罪的就不止是我手里这位姑娘了。”

言外之意,他要马上杀了刘萱,再拿简仁龙和张胖子开刀。

“等一等,我给,我给你!”

红辣椒一咬贝齿,手中多了一团鸡蛋大小的黑色火焰。

那团黑色火焰中,翱翔着一只袖珍版的鸑鷟。

银狐公子注意力完全被那黑色火焰吸引,狭长的眼睛里精芒闪烁。

“拿去吧。”

雪晴手一抛,那团黑色火焰慢吞吞地飞了起来,看起来毫无杀伤力可言。

等到那黑色火焰飞到一米之外,银狐公子一把震飞刘萱,如同迎接圣物一样,双手一起抓了过去。

就在他手指即将接触到目标的一瞬间,那黑色火焰骤然间暴涨了十倍有余,团团围住了银狐公子。这还不算完,火焰中心那只鸑鷟飞舞起来,尾巴变得很长,如同蟒蛇一样将银狐公子整个身体捆成了粽子。

扑哧扑哧!

一种火焰爆裂的声响此起彼伏,银狐公子身上那套银袍,乃是罕见的极品灵器,防御力惊人,此刻居然被那黑色火焰烫出十几个小洞。而他那一头飘逸的长发,也被火焰烧掉了好几缕,有几个地方头皮都露出来了,怎么看都像个癞痢头。

剧情反转得太突然,张洪斌三人一时反应不过来。

雪晴则一脸傲娇:“哼,跟我斗,你知不知道老娘这几年遇到过多少次拿人质威胁我的罪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