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另一个圣徒

当元始混沌一出,雪晴四人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四人视线中的赵昊和巨型银狐,离奇消失了。

他们只看得见一片混沌,仿佛置身于宇宙尚未开辟之前的最初始状态中,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

在这片混沌中,没有时间流逝,没有生老病死,没有喜怒哀乐,所有的一切都是原始的混沌。

而中招的银狐公子,则是另外一番感受。

他感应到了危险,致命的危险。

一股浩然无边的力量传来,仿佛蕴含着天与地的力量,让他心脏收缩呼吸停滞。

“天狐冥火!”

千钧一发之际,银狐公子使出了最后的一招。

飞到生死攸关之际,他不愿意使用这一招,事实上自银狐公子出道以来,从来没有对任何对手施展过天狐冥火。因为,没有哪个对手能把他逼到如此绝望的地步。

天狐冥火,施术的代价太大,需要燃烧两个甲子寿命!

这还不算完,施术之后,将陷入长时间的虚弱状态。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杀招,就和赵昊以前的天怒霸刀一样,使出来的副作用太大了。还有血神公主的甲子杀咒,施展出来虚弱六天六夜,同样副作用巨大。

就算银狐公子杀死了赵昊,别忘了附近还有雪晴等人虎视眈眈,到时候虚弱脱力的他如何应对那四个人类?这就是为什么银狐公子一开始压根儿没打算用这一招,使出来的后果太严重了。

但是现在银狐公子已经没有心思瞻前顾后,赵昊已经对他构成了致命威胁,当务之急是解决赵昊,至于虚弱之后如何应对雪晴等人,就交给命运吧。

原本星光闪耀的巨型银狐,身上弥漫着一层火焰。

闪烁的星光,跳动的火焰,构成了一副瑰丽的画卷。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这种星辰之力与火焰之力的结合,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仿佛能毁天灭地。

银狐王一脉,并不是每个后裔都能练成天狐冥火,这种秘术需要自身火属性加成。

银狐公子得天独厚,是银狐一族罕见的天生就掌控了火焰力量的奇才。

正因为如此,银狐王将极品灵器火狐鞭赐予他防身。

而银狐公子来这片火海的原因,也呼之欲出了。

鸑鷟,五凤之一,其喷洒的火焰乃是传说中的凤凰神火!

假如银狐公子融合黑鸑鷟精魄,前途不可限量,未来很可能超越银狐王,成为四大魔君、六大尊使那种级别的超级强者,到那时他就是二阶天域呼风唤雨的一代霸主!

很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

银狐公子对付雪晴四人绰绰有余,他遭遇的变化是,半途杀出了一个牛太帅。

面对威力无穷的天狐冥火,赵昊不闪不避,一巴掌扇了过去。

银狐公子忽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混沌中,动弹不得,自然也无法反抗,被一掌拍得口吐鲜血。

“这……这是领域……不,此乃大帝的手段,你不可能练成了领域!”

银狐公子见识过人,瞬间就感觉到附近这片混沌严重的不对劲。

感应到周边迷茫的混沌之力,他似乎想起了什么,顿时脸色剧变,惊呼失声:“不,这不是真的!元始混沌,圣徒秘技元始混沌!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为何你会我妖族圣徒绝技?”

赵昊笑呵呵道:“我有必要回答你吗?”

“天王,你一定是天王!”银狐公子猛然间开窍了,想通了很多疑点,同时依然有解不开的疑问:“为什么,你乃人类天王,为什么学会了元始混沌,帝尊为何如此青睐于你……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银狐公子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如同犯了失心疯似的,整个人都不正常了。

一万年来,二阶天域只诞生过一位圣徒,那圣徒五千年前就飞升了。

自从成为七妖星之首,银狐公子心中就有个梦想:成为有史以来第二位圣徒!

他得天独厚,自身是狐族,众所周知,万妖帝尊向来对各种狐妖非常照顾。再加上他天赋出众,还有一个扛把子级别的爷爷,拥有一切先天优势,本来很有希望成为圣徒。

可是现在,银狐公子亲眼目睹,二阶天域第二个圣徒,居然tmd是一个人类……

不妨揣摩一下,银狐公子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赵昊很诚实,有些问题,他同样找不到答案。

说归说,赵昊手底下可没闲着,控制着小领域内的混沌之力,将银狐公子压缩成了一只袖珍狐狸。

银狐公子无力反抗,当死亡降临,求生的本能自然而然地激发出来了。

“且慢!”银狐公子一横心道:“少尊住手,我愿奉你为主,为少尊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赵昊依然诚实:“我这个人不够聪明,历来不喜欢和太聪明的人打交道,你这种狐狸精,我驾驭不住。”

“少尊,我愿欠下血契,您只需一个念头,便可让我魂飞魄散!”银狐公子此刻只求活命,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少尊,其实你我并非敌人。我万妖盟与蜃皇,互相忌惮,而您是预言中注定与蜃皇有恩怨之人,我可以说服我爷爷,倾尽万妖盟之力协助您对抗蜃皇!”

赵昊笑了:“呵呵,你既然知道我是圣徒,我号令万妖盟理所当然,用得着你去说服你爷爷吗?”

银狐公子道明了利害关系:“少尊,您毕竟是人类,纵然得到了帝尊传承,可妖族与人族如今的恩怨,您也看在眼里。说句不中听的话,阁下担任圣徒,超过一半的妖族都不服,纵使一些妖族归属于你,也是口服心不服。恐怕有一天祸起于萧墙之内,给少尊带来数不清的麻烦。”

赵昊:“你连祸起萧墙的典故都知道,看来没少研究人类的学问,那个祸起萧墙的人,就是你自己吧?”

“少尊言重了,我在少尊面前不过蝼蚁而已。”银狐公子架子放得很低,紧接着语出惊人:“依我之见,少尊日后最大的对手,未必是蜃皇,极可能是另一位圣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