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入主万妖盟

所谓半步妖皇,通常指的是本源之力开发出百分之五,并且感悟到了一丝元力的奥妙。当今四巨头,全部达到了这种境界,按理说联起手来对抗蜃皇不成问题。

怪只怪蜃皇太逆天,她走上了万妖帝尊和天魔帝尊同样的道路,体内的元力绝不止“一丝”那么简单。而她对本源之力的领悟,也突破了天地法则限制,和真正的妖皇相差无几。

一战击败四大巨擘,今天的蜃皇可谓光芒万丈。

她好像没注意到四巨头便秘的表情,慢悠悠道:“听说加入万妖盟的条件,需要一位引荐者,再通过四位考核。我本是妖族,今日烦请你们四位一起做我的引荐者,应该没问题吧?”

四巨头面面相觑,一个个有苦说不出。

拳头就是硬道理,敢有意见吗?

领头的银狐王硬着头皮开口了:“蜃皇屈尊降贵加入我万妖盟,本王自然欢迎。只是老朽有一事不明,尊敬入我万妖盟之后,想做点什么?”

蜃皇变得像个天真少女一般,眨巴着眼睛,饶有兴致道:“听说自六大尊使之后,万妖盟议会共有六个席位,如今却只剩下四席,谁能解释下这是为什么?”

“自古以来,位列议会者,须得有半步妖皇实力,当今天下就我们四个达到了这境界,自然只有四席。”蛮力王瓮声瓮气道,这种时候还没忘了炫耀自己的实力。

“其实议会席位有五个,我等还在静候一位圣徒来主持大局。”孔雀王突然开口了,显得若有所指。

蜃皇秀眉微蹙:“圣徒么,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五千年来未曾诞生过圣徒。”

“尊敬从一阶天域飞升而来,难道未曾听说过少尊的大名?”孔雀王忽然有了一种底气。

大鹏王眼睛一亮,心里忍不住给孔雀王点赞,立刻附和道:“没错,我等皆在等候少尊主持大局。”

蜃皇闻言大笑:“哈哈哈哈,少尊大名,本皇如雷贯耳。听闻少尊性喜游山玩水,从不沾染红尘俗事,想不到她也要飞升了,倒是一桩大喜事。”

这笑声中,多少掺杂着一点忌惮。

那个在一阶天域到处游玩的少尊,堪称妖族一个不解之谜,谁也猜不透她到底想干什么。

毫不夸张地说,今天蜃皇之所以没有在圣城大开杀戒,主要原因就是忌惮那位还没飞升的少尊。

银狐王早已老成精,一眼看出了蜃皇的忌惮,立刻补了一刀:“若是寻常小妖入盟,我等做主倒也无妨。不过,阁下乃妖皇之尊,兹事体大,我四人万万不可擅作主张。算算时间,少尊也快飞升上来了,尊驾若有意入盟,不如过段时间和少尊面谈。”

这番话就值得玩味了,把烫手山芋推了回去。

然而蜃皇又岂是省油的灯,顺着话题延伸开来:“算上少尊,当今议会也不过五个席位罢了。本皇今日冒昧自荐,坐一坐那第六个席位,为我妖族做出一番贡献,我想四位应该不至于拒人于千里之外吧?”

说话时,一股强大的气势震荡开来。

四巨头心底雪亮,一旦开口拒绝,双方立马就得撕破脸。

银狐王和孔雀王交换了一个眼神,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担忧。

他们都看得出来,蜃皇哪里是要位列议会那么简单,这老妖婆分明是要当万妖盟的带头大姐!

至少在那位神秘少尊飞升之前,蜃皇必将牢牢掌控着话事权!

更狠的是,蜃皇不杀这四巨头,这一手玩得太漂亮了。

如果蜃皇在圣城杀死四巨头,一来亵渎圣地,二来令各路妖王唇亡齿寒,必将成为天下妖族公敌,到时候孤掌难鸣,纵使她个人实力再强,很多事情也不方便。而现在她毛遂自荐加入万妖盟,把四巨头当成提线木偶,以后她的命令由四大巨头传达下去,天下妖怪莫敢不从。

银狐王细思极恐,沉思片刻,道:“老夫斗胆问一句,尊敬自称要为妖族做一番贡献,不知从何处着手?”

蜃皇单纯不做作:“本皇想为妖族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整合我妖族之力,团结一心,诛杀天王!”

听到这话,四巨头差点没哭出来。

蛮力王敢怒不敢言,心里暗骂了一句:尼玛,你和天王是命中注定的宿敌,干嘛拉我们垫背?

蜃皇好像能看穿四巨头的心事,笑嘻嘻道:“四位是否认为本皇与天王的恩怨,与整个妖族无关?”

四巨头没说话,心里的想法是:无关,就是无关啊无关!

蜃皇环视四巨头,嫣然一笑:“本皇且问四位一句,冰河王死在谁手里?”

这问题很含蓄,却有强烈的打脸意味。

冰河王也是万妖盟成员,封号榜排名靠前,在万妖盟身份不低。

现如今所有妖怪都知道,冰河王被天王所斩杀,要是万妖盟对此不闻不问,那就令人寒心了。

蜃皇脸上笑容不减,继续问道:“大鹏王,你最宠爱的天鹏世子,为何名号不在封号榜上?”

这问题,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

天鹏世子的名字在封号榜消失,只有一种可能,已经陨落了。

尽管没有确凿证据,大鹏王心里还是认为,杀害他小儿子的凶手,就是那个神秘的人类天王。

眼看大鹏王流露出情绪波动,银狐王的白眉不经意地皱了起来。蜃皇以妖族的身份,顺理成章地加入万妖盟,再用为冰河王、天鹏世子报仇雪恨的名义,拉拢了大鹏王这种经历丧子之痛的巨头,长此以往,整个万妖盟都将沦为蜃皇的玩物。

当这种局面形成,就不再是天王和蜃皇的个人矛盾,必将引发整个人族和妖族全面开战!

这不是银狐王想看到的局面,他大声表面态度:“冰河王之死,我等自会讨个说法。至于杀害天鹏世子的元凶,老朽定当协助大鹏王查个水落石出。若贸然将责任扣在天王身上,似乎有欠妥当。”

“是吗?呵呵。”蜃皇笑容满面,瞥了一眼城中耸立的封号榜,带着一点幸灾乐祸的意思:“银狐王,本皇很好奇呢,你那位宝贝孙子,为何也不在封号榜之上?”

四巨头同时向封号榜看去,顿时脸色剧变。

就在他们和蜃皇决斗的时刻,封号榜又有了新的变化。

要知道在半年之前,银狐公子就杀到了封号榜前十,当时银狐王老怀大慰,他知道爱孙已经进阶妖王了。可就在不久之前,排名第十位的银狐公子,离奇地从封号榜消失了,前一百位都没有他的名号!

看着瞬间苍老了三十岁的银狐王,蜃皇抓住机会补了一刀:“除了天王,还有谁杀得死你那位天资卓绝的继承者?我妖族冰河王惨死,七妖星接二连三陨落,四位到现在莫非还以为这是我与天王的私人恩怨吗?”

听到这话,大鹏王动摇了,蛮力王也动容了。

孔雀王一贯理智,冷冷道:“不知阁下有何高见?”

“自古以来去天妖遗迹的试练者,须得从圣城虚空门进去,最终也会从圣城虚空门出来。即便那天王有三头六臂,几个月后,他也将再次回到圣城。”蜃皇身上散发着一层淡薄却恐怖的杀意:“希望诸位行个方便,此后几个月,本皇便在此地等那人出来,与他做个了断。至于银狐王和大鹏王,如若证实了你们的子孙被天王所害,亦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