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山巅的男女

帝尊宫东面,有一座大山。

在高山之巅,有一凉亭,其内坐着一男一女。

那女子风姿绰约,一袭青衣,宛若画中人。

那男子衣冠胜雪,眉宇间有一股凌驾于众生之上的气势。

如果银蛟王和赵昊在此,看到那个白衣男子不会感到陌生。

他叫古尘,一个没有来历的人。

凉亭的石桌上,摆放着一面古老的黄铜镜。

那古镜中,竟然映照出动态的画面。

而那些画面,并非亭子里的一男一女,而是帝尊宫前的雪晴、鱼紫妍等人。

更神奇的是,黄铜镜还自带环绕立体声,将众人的对话清晰地传达出来。

过了一会儿,镜中的画面闪烁,出现的竟然是赵昊和苍龙在迷宫深处对话。

青衣女子注视着镜子中的赵昊,明眸中掠过一丝微不可见的情绪波动。

古尘也凝视着镜子中的赵日天,道:“师妹,这就是你要找寻的人?”

青衣女子淡然道:“谈不上找寻,自我拜入师尊门下,早已斩断尘缘。他是他,我是我,二者并无关联。”

古尘闻言一笑:“师妹果然慧根独具,一颗棋子纵使再强大,终究也只是棋子。师妹能明白这个道理,愚兄甚是欣慰。”

“不,我不明白。”青衣女子话锋一转:“倘若镜中诸人皆为棋子,那你我又算什么,师兄认为自己是执棋者吗?”

古尘大笑:“哈哈,执棋者又岂是那么好当的,愚兄有自知之明,老老实实当个观棋者便是。”

青衣女子若有所思:“我们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当然有区别。”古尘傲然道:“这天底下的凡人,哦,如今应该称呼他们为进化者……这些人,连七彩光柱为何降临都没有搞清楚,却一窝蜂地涌入了所谓的进化世界。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顿了顿,古尘又道:“凡人个个皆会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却喜欢说一套做一套,他们对进化世界一无所知,竟敢贸然入局,浑浑噩噩做了棋子而不自知,拦也拦不住。”

青衣女子不冷不热道:“师兄别忘了,你我也置身于进化世界。”

古尘:“师妹也不要忘了,你我身上肩负的任务。”

“师门交托的任务,我没有忘记,也请师兄不要忘记临行前掌门师尊的嘱托。”青衣女子说道。

“没错,掌教真人交代过,命我一路上辅助你,为你答疑解惑。”古尘笑了:“以师妹的智慧,看得比我通透,还有什么问题值得愚兄为你解答?”

青衣女子竖起一根雪白的食指,声音宛若天籁:“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也是师兄刚才提过的问题,那七彩光柱,为什么一夜之间降临地球,覆盖了一百多个国度?”

古尘表情一僵,好像便秘似的,苦笑道:“师妹,你何苦为难我呢。”

“是因为我入门不足二十年,没有资格知道高层的秘密吗?”青衣女子说这话时,带着一点小情绪。

“师妹,你乃掌教真传弟子,照规矩入门七年便可参与议事。”古尘安慰道:“七年光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师妹并非欠缺耐心的俗世女子,何不等上一等呢?”

青衣女子不接受这种拖延式的安慰:“那我换个问题,以师兄的本事,飞升……不,破碎虚空前去三阶进化世界也绝非难事,为什么你要来二阶进化世界?”

古尘耸了耸肩,笑道:“此乃师门安排,那三阶天域,自有宗门内其他师兄妹前去应对。”

青衣女子道:“我最近修为达到一个瓶颈,在这二阶天域已有些吃力,这个世界的天地法则,似乎容不下我,逼迫我飞升离去。师兄功力比我精深,请问你是如何抵挡那种天地法则的限制?”

“哈哈哈哈,师妹,你要记住,生而为人,乃万物之灵!万年前那所谓的万妖帝尊和天魔帝尊,便提前进阶妖皇,在这二阶天域纵横驰骋,我辈中人,又岂能逊色于那些飞禽走兽草木之精?”古尘站在山顶长笑,言语中有一股傲气,将自己比作万妖帝尊和天魔帝尊。

“师兄,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青衣女子提醒道。

古尘反问了一句:“师妹,你将《玉清诀》练至第几层了?”

青衣女子答道:“目前尚在第五层。”

古尘微微一笑:“师妹,等你修炼到第六层,你所面临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青衣女子秀眉微蹙:“我尚未触碰到第六层的门槛,一动起手来,难以压制自己的力量,恐怕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古尘淡定从容道:“师妹且宽心,眼前正好有一契机,或可助师妹更上一层楼。”

青衣女子望着画面闪烁的铜镜:“师兄指的是那座帝尊宫中的宝物吗?”

古尘笑而不语,算是默认了。

青衣女子道:“师兄曾说宗门内奇珍异宝无数,没有必要贪图进化世界之物,如今为何又对帝尊宫里隐藏的东西感兴趣?”

“呵呵,这个世界很多宝物,愚兄实在难以提起兴致。不过,这座帝尊宫,是个例外……”古尘解释道:“师妹,你可知那万妖帝尊的本体,当年妖魔大战后直入三阶天域,曾掀起腥风血雨?当年我派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被那妖孽所伤。那狐狸精费尽心思留下来的迷宫至宝,想来不会太差劲。”

青衣女子捕捉到一个细节:“万年之前,我派便已打通了三阶进化世界的入口?”

“师妹,不必在意这些细节。”古尘似乎不愿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立刻话锋一转:“还是想想眼前吧,若那帝尊宫中当真有宝物,愚兄便去取来,助师妹一臂之力。”

青衣女子道:“我们的任务是隐藏于暗处,静观事态发展。师兄现身夺宝,似乎不太妥当。”

“师妹,你是不想露面与你那位故人重逢吧?”古尘仿佛看穿了青衣女子的心事,胸有成竹道:“小师妹,你不必露面,在此静候便是。我若单枪匹马拿不到迷宫里的东西,也不配做你师兄。”

青衣女子:“师兄神功盖世,何必与一群凡人争抢?此举不亚于三旬壮汉欺负三岁孩童,未免胜之不武。师尊曾说,修炼《玉清诀》最注重一个悟字,悟了便是悟了。小妹宁愿自行参悟,犯不着借助外物,拔苗助长。”

“师妹,你还是忘不了那人,不愿看到我与他兵戎相见是吗?”古尘语气严肃起来,颇有大哥教小妹做人的气场:“我派中人做事,但求无愧于心。天材地宝,有缘人皆可得之,我从不亏欠迷宫中那些人,也用不着和他们客气。师妹,你处事的方式还是有些软弱了,我希望你永远记住,你来自天下第一神山、万山之祖昆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