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理想主义者

“她的本体?几个意思,这和她提出来的条件有啥关系?”

赵昊一头雾水,没搞懂小芬芬在搞什么飞机。

“当然有关系!”小芬芬牛逼哄哄道:“老大,不是我吹牛,得到了香丫头,日后你绝对如虎添翼!”

赵老大不耐烦了:“你直接说正题,别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

“老大,当初你亲眼见过龙涎草,应该体会到了吧,那种灵草一旦开启了灵智,进化速度奇快,保底也是二阶妖王。”银蛟王果然进入正题:“那个香丫头,比龙涎草还珍贵,她本体也是一种罕见的植物!”

赵昊用眼角余光瞥了瞥香郡主,好奇道:“她本体是一棵桃树吗?”

“非也!”银蛟王语出惊人:“那丫头的本体,是一株善恶彼岸花!”

赵昊瞬间懵逼:“彼岸花我听说过,善恶彼岸花是什么东西?”

“彼岸花有两种,红色彼岸花盛开于地狱,白色彼岸花绽放于天堂。”小芬芬如数家珍道:“那个香丫头绝对是个异类,她本体半红半白,是为善恶彼岸花。若非如此,恐怕那个眼高于顶的孔雀王也不会收她做关门弟子。这么跟你说吧,目前她还是一个雏形,没有进化到真正的成熟期。最终她变成红色,还是变成白色,需要外力来引导,老大你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赵昊陷入了沉思,他还记得当初和香郡主交手,对方使出的红白之花非常神奇。

如今回想起来,那瑰丽神秘的红白之花,还真有点像文献资料里记载的彼岸花。

定了定神,赵昊问道:“为什么我是最合适的人选?”

“善恶彼岸花,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最终她成为什么样的存在,取决于她自身的经历。”小芬芬说得神乎其神:“雪白色与血红色的彼岸花共同代表死亡,具有天地间最为诡异的冥界本源之力。同是代表死亡,意义却不同,白色彼岸花,往往意味着新生;而红色彼岸花,偏向于对痛苦与悔恨的彷徨与徘徊,在地狱中堕落……简单一句话,她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取决于你。”

赵昊压力山大:“你这有点道德绑架的意思啊,敢情我要是不娶她,她就要下地狱?”

小芬芬满头黑线:“老大,你有时候脑子不会转弯,我都说过了,日后如虎添翼,关键是日后!”

赵昊很迷茫:“怎么就如虎添翼了?”

小芬芬无力吐槽了:“我说了日后啊,日了她之后!”

赵昊眼前一黑,差点摔倒:“这都什么时候了,别开这种玩笑。”

“你看我的样子像在看玩笑吗,本王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好吧?”小芬芬板起脸,看起来好像很严肃的样子:“老大,你修炼了神木九重天功法,可以引导那丫头朝着一个好的方向发展。这个过程,姑且称之为双修。你来此之前,我已经帮你铺好路了,先让她做个贴身丫鬟,以后再升级为姬妾便可,用不着明媒正娶!”

赵老大差点哭了:“我来之前你就搞事情了?我说你别老是乱点鸳鸯谱行不,上次你乱扯我跟素素的关系,这次又牵扯到香郡主,到底你是老大还是我的老大?”

“上次纯属失误,这次我是认真的!”小芬芬理直气壮道:“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丫头继承了魅心魔君的衣钵。你听说过魅心魔君吧,就是那个妖娆好看的雕塑,当年她可是天魔帝尊的宠妃,一身媚骨,那方面的手段可谓天下无双,你懂的。”

赵昊哭笑不得:“你一天到晚想的都是这些吗,能不能等我解决蜃皇那个老妖婆之后,再谈这些事?”

“不,我正是为了对付蜃皇,才建议老大你收了香郡主。”小芬芬开始摆事实讲道理:“原因有二,第一,孔雀王明知香丫头得了魔君传承,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明她心里还是在意这个徒弟的。顺着这条线,咱们有希望把孔雀王也拉拢过来。第二,香丫头得到了魅心魔君传承两百年之久,却始终压制自己不去修炼魔功,简直匪夷所思,连老天都在帮你!”

赵昊打岔道:“等等,我一下子跟不上你的思路,她没修炼魔功,说明没什么进展,怎么你说得好像对我有利似的?”

“老大,你有所不知。得了魅心魔君传承,香郡主脱胎换骨,早已改造成了媚骨。她越是压制自己,媚骨反而越有用,真正的魅惑,并非放纵泛滥,而是压抑百年的爆发。”

小芬芬说得很玄乎,见赵老大似懂非懂,他又补充道:“看来我得找一个接地气的说法了,这么跟你说吧,香丫头因为害怕自己修炼魔功被妖族发现,估计也担心她师父更失望,所以一直稳固本心,压制着她的媚功。这样的女子,就好像你们人类常说的老处女,一旦释放出来,相当于火山爆发,又好比那洪水滔天……嘿嘿,老大,你有福了!”

赵昊额头上冒出了黑线,深入交流道:“小芬芬,不是我说你,你们妖族有时候太理想化了。比如香郡主,一开口就要我娶她,还有你,说得好像香郡主就是我女仆似的。我们人类处理感情问题不是这样的,不能想当然的去决定谁适合谁不合适,你也不能因为香郡主的体质,就说得我和是天生一对。”

“老大,真正理想化的人,是你。”小芬芬居然反驳起赵老大:“你到现在还想寻找你灵魂深处那个女孩,这还不叫理想化吗?你所要求的配种的人,也就是你们人类说的配偶,需要两情相悦,这就更加理想化了。在大势面前,人族和妖族都没有选择的余地。前段时间我认识那几个人类,知道了很多事情,其实在你们人类世界,身份越显赫的人,越决定不了自己的终身大事。比如对面那个月神医,她来自你们人类的一个世家,她的婚姻,自己做不了主,不是吗?”

赵昊脑子里嗡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敲开了。

以前在利刃做上校的时候,他就从乔国梁口中知道了一些所谓上流社会的事情。赵昊对那个圈子有种天然的排斥,他更愿意做个平头百姓,至少能够决定自己喜欢谁,讨厌谁,而不是见谁都装出一副虚假的笑脸。

如今回想起来,赵昊猛然间发现,其实自己才是那个理想主义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