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何其相似

赵昊在众人的注视下,没头没脑地走到了宫殿大门前。

他睁大了眼睛,仿佛要看穿一切。

此时的赵昊,思绪回到了很多年前。

那一年他还年轻,自告奋勇去漂流岛探路,拍摄了很多照片,自以为归家行动十拿九稳。而最终结果是,他失去了心爱的女孩,与他同去的小伙伴们九死一生,至今还没弄明白当时是怎么活下来的。

那件事造成的心理创伤,直接引发了心魔附体。

漂流岛悲剧,对赵昊造成了双重打击。一种打击是他失去了心里想要白头到老的姑娘,在那段时间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或者说不知道自己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另一种打击是他的决策失误,他作为归家计划的发起人,带着小伙伴们去逆天,却把大家带进了坑里。

从那以后,他总是担心自己会拖累别人,很少和人组队,大多数时间选择单干。

今天的情况,和当年何其相似?

所以赵昊瞪大了天王眼,他想将这座迷宫看清楚,再也不想重蹈覆辙。

良久,他转过身,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风云剑,然后是雪晴和苍韵。

这三个人,当年也参与了漂流岛之战。

等到三人眼神做出回应,赵昊开门见山:“你们有没觉得,现在这场面,和咱们去漂流岛那次有点像?”

红辣椒小脸唰的一下白了,漂流岛悲剧,她失去了双胞胎姐姐,心里的伤痛并不亚于赵昊。

这一刻,雪晴终于明白了赵姐夫真正担心的是什么。

凭着女孩子的直觉,她已经猜到了香郡主的顾忌,同时她也很肯定,只要赵昊愿意,绝对有办法让香郡主与众人合作。直到此刻红辣椒才理解到,赵昊真正担心的不是香郡主,而是这座神秘未知的帝尊宫。

两个大阵守护的帝尊宫,其中隐藏的危险,恐怕远远超过当年蜃皇伪装的碧蓝巨蛋。

雪晴嗓子发干,她想说点什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风云剑还算理智,陷入了沉思状态,也不知在考虑什么。

风情万种的老板娘,表情难得地浓重起来了:“你是说,即使我们费尽心思打开了迷宫,等待我们的不一定是宝藏,而是一场未知的灾难?”

赵昊变得很理智:“我不想贸然下结论,不如大家讨论一下,苍韵老师刚才说的那种可能性。”

“风险肯定是有的,但机遇不是向来和风险并存吗?”鱼紫妍站了出来,这次她没有撒娇卖萌,神态语气都很严肃:“现在说什么命中注定,可能有点虚了,说实话,连我自己也在质疑这种巧合到底意味着什么。不过,我所了解的万妖帝尊,是一个有大气魄大心胸的奇女子。她布下这样一个局,所为的应该不是为了对付打开迷宫的人。我更加偏向于,这次是一个机会,千载难逢的机会!”

“机会吗?”赵昊自嘲一笑:“大概四五年前,我找到了一座废弃的古城,那里有一个七彩光柱。当时我也认为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以为打下那个地方不成问题,甚至以为自己就是继苍龙之后第二个打下进化基地的人类。我邀请了很多朋友一起冒险,包括在场的雪晴、风云剑,还有苍韵老师。”

说到这里,赵昊的声音变得很奇怪,有无尽的懊悔,也有无边的恨意,还有一种坚定的杀意:“当时我们在岛上遇到一个蛋,大家心气儿很高,结果十几个人联手,也没占到便宜,反而稀里糊涂打开了那个巨蛋的封印。而那个蛋里封印的进化生物,就是当今封号榜排名第一的……蜃皇!”

在场大半的人,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苍龙、月柔、鹿姐、鱼紫妍,包括远处的香郡主,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故事。

最震撼的莫过于小芬芬,他憋闷地望着赵昊,心想原来解开蜃皇封印的那个王八蛋,就是赵老大?

面临着一次命运的抉择,赵昊决定开诚布公:“解开封印的蜃皇,超出了我的想象。那一战,我们输得很惨,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大家当时是怎么活下来的。也是那一战,我失去了我的女朋友,她叫雪薇,是晴儿的姐姐。”

说着,他饱含歉意地看了红辣椒一眼。

在场的气氛变得无比沉重,众人神色各异。

过了一会儿,老板娘开口了:“我大概明白两位的意思啦,紫妍认为这次行动机遇高于危险,而赵老师更偏向于风险高于机遇。赵老师,能不能说一下,你认为这次合作太凶险的理由是什么?”

赵昊:“说不清楚,是一种直觉,有点像女人的第六感。我也不明白为什么,站在这座迷宫门口,突然有种心悸的感觉。上一次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我恰好在漂流岛……而且,刚才我有种被窥视的感觉,好像某个看不见的地方,有一双眼睛在观察着我们。”

大战之巅,铜镜之前。

古尘听到铜镜里传来的声音,露出了一丝惊容:“呵呵,师妹,这个和你沾染因果的赵昊,着实有几分本事。此【通明镜】乃本门重宝,即便我被通明镜窥探,也难以察觉,想不到此人竟心生警兆,我以前小看了他。”

青衣女子面无表情,不发一言,好像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什么被窥视的感觉,我感知力不差,怎么一点都没感应到?连第六感都出来啦,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呀?”鱼紫妍鄙视地瞪着赵昊,现在她算是看出来了,打开帝尊宫最大的难题,不是她师姐,而是赵日天。

“紫妍,每个人修炼的进化术不一样,感知力也不一样,不要妄下结论。”苍龙站出来发声了:“赵兄弟,你说的那双眼睛,到底来自于看不见的暗处,还是说隐藏在帝尊宫之内?”

赵昊挠了挠头:“我也说不清楚,只是隐隐约约有那种感觉。”

老板娘结过话茬:“赵老师是不打算进入帝尊宫了?”

“可以这样说,没有确认宫殿里的具体情况之前,我不打算进去。”赵昊毫不掩饰道:“当着我父母的面说这种话,有点不孝,漂流岛那一次,我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今天我爸妈就在这里,我答应薇薇要照顾好的小姨子也在这里,还有几个老朋友也在这里,如果这次行动失败,我就失去了一切。”

听到这番肺腑之言,众人无不动容。

赵志诚心疼地望着儿子,苏玉蓉则趴在丈夫怀里泣不成声。

雪晴眼眶发红,欲言又止。

还是大山之巅,还是铜镜之前。

那古井不波的青衣女子,依然面无表情。

只不过,她掩藏在长袖下的青葱十指,微不可见地颤动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