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秘宝当前,能够壮士断腕,竟舍得放弃,这赵昊果然不简单。”

大山之巅,古尘流露出几分兴致,又有几分不悦。

“师兄觉得可惜吗,他若半途而废,师兄就做不成那个得利的渔翁了。”

青衣女子终于开口了,语气虽平淡,话里话外却有揶揄之意。

“不错,我是感到可惜。那些人若不联手,你我皆无法一睹这帝尊宫的真面目。”古尘也是个狠角色,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一场好戏,若是这样收场,未免太无趣了。”

帝尊宫前,剧情出现了小小的反转。

原本比较信命的苏玉蓉,不再执着于那貌似命中注定的迷宫宝藏,改变了主意:“儿子,妈知道,我和你爸在这里,你放不开手脚。妈还是那句话,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既然你觉得迷宫有危险,那我们就不进去了。老老实实熬满三百六十天,等离开了这遗迹,咱们一起想办法回家。”

“不!”赵老爸居然和自家老婆唱反调,发表了截然不同的看法:“小昊,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还没有从漂流岛的阴影里走出来,这就是你不肯结婚让我们老两口抱孙子的根本原因!男人要拿得起放得下,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该放下的就得放下!到了你这岁数,老爸也用不着教你怎么做,你自己心里有数。”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反应还算正常,大山之巅的一男一女反而不能平静了。

青衣女子无法保持古井不波的状态,清丽脱俗的小脸上掠过一抹情绪波动。

这一幕逃不过古尘的眼睛,古师兄显得颇有感触,一下子文艺起来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师妹,我情不自禁想起了裴烈师兄。”

青衣女子道:“是那位号称本门真传弟子第一人的裴烈吗,师兄为何突然提起他?”

“裴烈师兄和李师姐本是一对,修炼本门秘传双修神功,多次在宗门大比中位列前十。天意弄人,五十年前一场意外,李师姐香消玉殒。自此裴烈师兄终身不娶,终日借酒浇愁,消沉十余载之后,一夜之间大彻大悟,练成本派一门绝学。此后,裴烈师兄在十年一度的宗门大比中,连续三次夺得魁首。说句托大的话,本派众多同门,我只服裴烈一人。如今的三阶天域,正是裴烈师兄在负责打理。”古尘娓娓道来一个故事,若有所指。

青衣女子沉默不语,似乎没听出弦外之音。

就在这时候,正在被老赵教育的小赵,迎来了小姨子爆发:“赵叔说得没错,你还没有从漂流岛的阴影里走出来!还有,你把所有的责任都扛在了自己一个人头上。你不要忘了,当年去漂流岛之前,我们在冰雪堡投票表决,所有人都投了赞成票,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你何苦这样折磨自己?”

赵昊情绪也上来了:“不用说这种话安慰我,当年是我去漂流岛踩点,说那个碧蓝巨蛋不是很强的人,也是我。如果不是我自作主张,那一切都不会发生。”

“如果个屁,天底下哪来那么多如果。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整天埋怨自己有用吗?”小姨子发起飙来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红辣椒,重新变成了当年那个泼辣的疯丫头:“赵昊,我告诉你,这些年我从来没有埋怨过你!我敢肯定,我姐姐也没有因为那件事怪你,那本来就是谁也没有预想到的意外!亏你现在还是什么天王,要是连这一关都过不去,那我这辈子下辈子和下下辈子都要一直鄙视你!”

赵昊无言以对。

这几年来,很多时候他都以为自己放下了。

可是现在,当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心悸之感传来,他才发现自己没有真正的放下。

在场真正能理解赵日天心情的,不是红辣椒,也不是赵昊的老娘苏玉蓉,而是苍韵。

善于察言观色的老板娘,整理出了一个清晰的思路:眼下要激活四大魔君雕像,需要香郡主认真配合。而香郡主配合的前提,则需要赵昊答应她一个条件。

二者之间,有这么一层递进式的关系。

换句话说,决定大家命运的人,始终还是赵日天。

也正因为如此,小赵压力山大,他的一个决定将左右在场所有人的命运。

如果迷宫里面有各种宝物,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可要是迷宫里藏着危险,或者说一不留神又放出一个比蜃皇还狠的封印万年的老怪物,到时候乐子就大了。

正如赵昊说的那样,他爹妈在此,小姨子在此,老朋友也在此,根本输不起。

“咳咳……”苍韵咳嗽两声,有赵昊父母在场,她没有卖弄风情,言行举止十分大方得体:“赵老师,当年的事,我一直没有表态。因为我和你有同样的疑问,当时我们被蜃皇困在那个水球里,全部窒息昏迷,最后到底是怎么生还的?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求答案。今天我可以摸着良心告诉你,漂流岛的事,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如果非要有人背锅,那么我们所有人都有错。”

“我同意。”高冷的风云剑居然开口发言了,而且还破天荒地说出了超过二十个字的台词:“我没有什么大道理可讲,今天输了,回去苦练,明天赢回来就是了。要怪就怪当年我们学艺不精,自怨自艾没用,不如想办法提升自己。”

这种单纯不做作的言论,倒是给赵昊带来了一股正能量。

见他脸色缓和了一点,苍韵又补充道:“赵老师,你现在最担心的事情,莫过于迷宫内有大威胁,可能威胁到你亲人的安全,甚至导致我们全军覆没。其实换个角度想想,万妖帝尊布局万年,就为了对付我们几个人类,是不是有点太看得起我们啦?”

“老板娘说得有道理,大家不要忘了,这里还有四大魔君的雕像,说明天魔帝尊很可能在这里留了一个后手。就算万妖帝尊真的搞出了什么幺蛾子,我估计天魔帝尊也不会让她如愿。”雪晴发挥了她的刑侦能力,理智地分析起来:“还有,我虽然不了解万妖帝尊,但是听过大家的言论之后,也能想象那是一个万年难得一见的奇女子。她的格局,没有蜃皇那么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