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当年的学姐

秦晟一直有个愿望,那就是用他那套泡妞理论说服赵昊,然后两人双剑合璧天下无敌。

这个愿望始终未能实现,曾经有大好的机会摆在赵昊面前,但是他没有珍惜。

比如俩人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去参加一个初三学姐的生日聚会。那一晚是赵昊和秦晟第一次喝酒,两瓶啤酒下去就找不着北了,参与趴体的少男少女们也比他俩好不了多少。

就在那个醉醺醺的夜晚,那个很open的学姐,把赵昊拉到她房间里说悄悄话。醉醺醺的学姐顺势倒在了赵昊怀里,仅仅是这简单的搂抱,就把赵昊吓了一跳,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秦晟记得那晚赵昊是红着脸跑出来的,逃命似的离开了现场。

那时候秦晟觉得很奇怪,其实那位学姐在学校里很受欢迎,是很多小男生幻想的对象。赵昊也不例外,还曾经牛逼哄哄地说总有一天要牵一下学姐的手,摸一下学姐的胸……而当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赵昊却退缩了。

秦晟为此鄙视了赵昊很多年,很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件事,秦晟觉得赵昊不是没有那个胆量,而是那种莫名其妙的责任感约束了他。也是那种莫须有的责任感,使得赵昊始终停留在口花花的阶段,真要实际操作起来他就懵逼了。

那个青春悸动的阶段,赵昊不是没有对生活中的漂亮女孩产生过想法,相反他经常萌生强烈的冲动。只是这种冲动,和他心里追求的喜欢,不是一回事。

就好比你在大街上遇到一个火辣美女,当场就可耻地硬了,甚至脑子里幻想出了一些羞羞的场景,这并不意味着你就爱上了这个美女,说到底这只是一种视觉刺激带来的生理冲动而已。

那个时期的赵昊就有个梦想,要找一个生理上和心理上都让他冲动的女孩儿。

在这个梦想实现之前,他宁缺毋滥,顶多嘴上占点便宜。

时隔多年之后,赵昊做回了从前的自己,并且产生了一种微妙的转变。

这年这月的这一天,秦晟惊喜地发现,他的发小燃起来了!

那种小宇宙燃烧起来的既视感,让秦晟的思绪回到很多年前,在那个一言不合就梦遗的年纪,在那个硬得发痛的夏天,两人躲在天台山一边抽烟一边看手里的美女图片,然后赵昊突然站了起来,对着天空大喊了一声:“苍天啊,请赐我一个美女生殖器吧!”

很多年以后,秦晟依然记得那个夏天。

因为,那就是他和赵昊的青春期。

每个男人都经历过那样一段时光,对异性充满了好奇。

在那个阶段,他们渴求的其实并不是一个妹子,而是妹子的生殖器。

偏偏在那个阶段,无论家长还是老师,都强烈反对早恋,更别说鼓励中学生啪啪了。大多数十四五岁的小男生内心并不知道自己的渴求到底对不对,这种迷茫使得他们的欲望更加强烈,以至于很多个夜里都硬得隐隐作痛。

“兄弟,要战吗,你这是要刚正面吗?”

秦晟也跟着燃起来了,心态仿佛年轻了十岁,要和发小一起脱掉裤子日苍天。

“必须的!”赵昊牛逼哄哄地从病床上跳了起来,他恢复得不错,单手能举起一百来斤的东西,尽管功力没有恢复,这样的体力已经足够他去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太好了!”

秦晟激动得飞起,看到发小重新站起来寻找第二春,他由衷地感到高兴。

自从漂流岛悲剧之后,赵昊的种种变化,一度让秦晟很担心发小变成一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屠夫。就像书里那些太上忘情的绝世高手一样,斩断了红尘中的一切,到头来没有爱人、没有友人、甚至没有亲人。

那样的人不管有多么强大,都不是秦晟乐意见到的。

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秦晟狂出馊主意:“啥也别说了,先定一个小目标,然后去搞定她!第一个目标,就老板娘吧!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肥水不流外人田,哥们儿没有泡到的妹子,希望你去摆平,起码没有便宜了外人。”

燃起来的赵昊,居然还保留着三分理智:“先不考虑老板娘,很多年没勾搭过姑娘,我的熟练度都清零了,现在的我处于泡妞初级阶段,老板娘套路那么深,早就是高级阶段了,我找她等于自寻死路。”

秦晟想了想,说道:“有道理,老板娘上手难度太高,你先找个难度低一点的,培养你的自信心,让你从心灵深处相信你是一个情圣哥。要不就月神医吧,这妹子有点天然呆,你俩又有感情基础,难度系数没那么大。”

赵昊提出了反对意见:“你怎么老怂恿我找熟人下手?”

秦晟怔了怔:“有什么不对吗?”

赵昊笑道:“我用一个老掉牙的笑话,来诠释我现在的心情。从前,有一个记者去采访一个老农,提出一个问题:您知道为什么近亲不能通婚吗?那个老农憨厚地笑着回答:太熟了,不好意思下手……”

秦晟秒懂了发小的意思,点头道:“说得也是,你跟她们要是闹得不愉快,以后朋友都没得做了。找个陌生妹子练手,也是一个思路,你有没遇到顺眼的,比如这家疗养院里的女医生和小护士,有没有让你产生一点小骚动的?”

赵昊没有正面回答,反问了一句:“你有包露的联系方式吗?”

秦晟闻言一愣,竟然说不出话来。

……

……

包露,是赵昊和秦晟初中时代的一个风云学姐,堪称校园里大多数熊孩子的梦中情人。那个女孩人美腿长,活泼开朗,人缘极好,和很多小男生都能愉快的玩耍。

赵昊所在的学校并不强制穿校服,那时节,包露很喜欢穿短裙,而且基本上是超级短裙,动作稍微大一点就会走个光,若隐若现地露出那足以让小男生们流鼻血的小内裤。

这让学校里的小女生很讨厌包露,背地里用这样一句话形容她什么都不包,就是包露。

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做嫉妒。

一些本该纯真的小女生,用了一个不纯真的字眼形容包露骚!

不管怎么说,包露是那个年代无数小男生幻想的对象,单说包露不小心走光时的画面,就曾经让上百个熊孩子把年少轻狂的梦,遗落在了茫茫大草原上……其中包括秦晟,也包括赵昊。

很多年以后,牲口们回忆起包露,一致认为她是一个福利女神。

在那个年代,无论她有意还是无意的,多多少少给骚动的男孩们送去了福利。

当年包露和秦晟、赵昊的关系都不错,经常一起去网吧砍游戏,有几次还带着一帮子小姐妹站在球场边,花枝招展的替赵昊加油助威。那个时期,每次听到一群学姐的加油声,赵昊的动力不亚于吃了十颗伟哥,一言不合就爆发小宇宙。

那个年代,秦晟对包露是很有点想法的,可是这货又很有哥们儿义气,他总觉得包露好像喜欢赵昊,而赵昊口花花的时候也表达出对包露很感兴趣,于是秦晟很耿直地压抑了自己的冲动。

哪知道后来俩人没走在一起,赵昊错过了黄金机会,让秦晟郁闷得想吐血。

每每想起包露,秦晟悔得肠子都青了。

自从包露毕业走人,秦晟经常对赵昊说一句话:“mlgbd,你不喜欢你早说啊,你不上老子早就上了!”

为什么说赵昊错过了黄金机会呢?

答案vey简单,当年举办生日趴体,把赵昊拉到她闺房里说悄悄话的学姐,就是包露。

事后回想起来,那一次包露明显是有预谋的,她父母都不在家,就一群熊孩子喝得昏天暗地。

不久之后,包露初中毕业,和家人一起去了外省念高中,从此和赵秦二人失去了联系。

十几年后的今天,秦晟极度无语地望着发小,那眼神像个怨妇,义愤填膺地开口了:“闹哪样,你小子到底想闹哪样?过去这么多年了,你突然提起包露,让我情何以堪?”

赵昊也觉得有点对不起兄弟,弱弱道:“不是你说要敞开心扉么,我这就是敞开心扉,让你明白我心里头的想法。”

秦晟也不管病房里能不能抽烟,掏出烟盒扔给赵昊一支,然后自己也点燃一支,吞云吐雾道:“那你说,当年你他妈到底怎么想的,送上门的机会你都没把握住。”

赵昊也点燃香烟,一脸的不堪回首:“那个年纪,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反正就对包露有好感。有些时候,又把她当哥们儿,心里挺纠结的。有几次她好像是暗示了一些东西,可我也不知道她是认真的,还是跟我开玩笑。万一我来真的,她突然板起脸骂我:我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你居然想艹我……那我得多尴尬啊?”

“哈哈哈哈。”秦晟忍不住笑了:“还真别说,露露那会儿是很爱开玩笑,古灵精怪的,时不时搞些恶作剧,谁也摸不透她到底来真的还是来假的。我们那时候天真无邪,确实猜不透妹子的心思。”

“对啊,你明白这意思就对了,理解万岁!”赵昊长舒了一口气。

秦晟:“那你现在提起她算几个意思?”

赵昊深吸了一口烟,吐着烟圈,像在自言自语:“有时候我在想,要是那天晚上我没跑,我和她就在一起了,她应该不会去外地。有件事我没有告诉你,她走的那一天,给我qq留言我走了,不要说再见,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我勒个去,还有这种故事?”秦晟震惊了,马上展开了八卦:“瞧这尿性,是她主动要求去外地的,不是她爸妈的意思?”

“应该是吧。”赵昊脸上流露出一丝小愧疚,轻叹了一声:“哎,都是年少无知惹的祸啊。有些时候我还在想,如果当年我和她在一起了,后面也就没薇薇什么事儿了,我会过上另外一种人生。”

“我懂你的意思了,在这个卖情怀的年代,怀旧也没什么不好,你这是要弥补遗憾的节奏。”秦晟在这方面专业得没谱,一眼就看穿了发小的心肝脾肺肾,随后语重心长道:“日天,这次你得加把劲,圆了我们多年的梦想!我还是那句话,当年你错过的姑娘,我帮你搞定了。我错过的姑娘,你得去收拾,总之,肥水不流外人田!”

赵昊苦笑:“但是现在,有个问题,初中毕业以后,我就再也没和她联系过。”

秦晟也唉声叹息:“我也一样,那年代还没被她删了,找不到她……对了,你找红辣椒帮忙啊,听说进化局能把人祖宗十八代查出来,找一个包露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赵昊无视了后面一句,突然眼睛一亮:“我好像还有她的qq好友。”

“卧槽,她居然删了我没删你?”秦晟当场就心里不平衡了。

“可能是我上qq比较少吧,删不删都一回事。”赵昊安慰了一句,让发小心理平衡一点。

他掏出手机,在qq好友栏那个【初中同学】的备注分组里,找到了包露。

点进去一看,对方的空间动态好几年没更新过了,似乎早就弃用了这个qq。

赵昊突然感到无限悲伤,仿佛他青春期的美好回忆在这一刻被岁月无情地抹杀了。

凑在旁边围观的秦晟,想点一首凉凉送给赵昊,也送给自己。

作为一个有奥运精神的男人,赵昊明知道通过qq联系到学姐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他还是发扬了不屈不挠的精神,打字发了条消息过去:“小仙女露,你过得还好吗?”

发完消息他就把手机扔一旁,心里根本没抱希望。

什么叫做缘分天注定呢?扔到病床上的手机,突然嘟嘟两声,传来一个消息提示。

赵昊震惊了,秦晟也震惊了。

拿起手机一看,包露连发了八个凸眼球的震撼表情,随后是一条文字信息:“你小子还没死呢,是不是本人呀?”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