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骚情的认真

“挖槽,挖了个草,她这么快就回你了?”

秦晟凑过去看着手机屏幕,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赵昊也是一脸懵逼,要知道现如今是2020年,用qq聊天的人实在不多见了。

定了定神,赵昊关了手机屏幕,对秦晟道:“兄台,你可以走了。”

“日,老子就没见过你这么有异性没人性的,她回你一条消息,你就要赶我走?”秦晟出离愤怒了。

“兄弟,做人要摸着良心说话。你自己说,多少次,有多少次你有了妹子就把我抛弃了,多少次让我当僚机,利用完了就让我滚蛋?”赵昊义愤填膺,说起了伤心往事。

“嘿嘿,过去了,那些事儿都过去了。”秦晟脸上有点挂不住,讪笑道:“再怎么说,包露也算我老朋友啊,当年一起疯的时候,也是有革命友谊的,你没必要这样藏着掖着。”

赵昊一本正经道:“你在旁边围观,我不能自由发挥,没有那种feestyle的赶脚啊。”

秦晟表示不服:“少扯淡,上中学那会儿你跟妹子聊qq,我不也站你旁边给你出谋划策吗?”

赵昊牛逼哄哄道:“那时候我没经验,需要你给点指导意见。现在哥都是奔三的人了,经历过风雨也见识过彩虹好吗,不需要你在旁边指手画脚,please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算你狠!”秦晟走了两步,又觉着不甘心,就在这豪华病房里一张沙发上坐下了,然后一副过来人的口气道:“孩子,别怪哥没提醒你,你们也就qq打个招呼,撇呢。万一等下你伤透了心,哭着喊着要自杀,我没法儿跟你爸妈交代。哥还是不走了,就坐这儿等你们发展。”

一看这货是铁了心死皮赖脸不走了,赵昊也懒得理他,跳到床上开始玩手机。

“说人话行不,祸害遗千年,我怎么可能死?”赵昊回了条消息,言语有些轻佻。当年他就是这样跟包露说话的,多年后返璞归真的赵日天,依然采用了这种记忆里熟悉的聊天方式。

包露非常冷酷:“甭废话,速度拍个10秒钟小视频过来,不然我就当你是某个路人捡到了我老同学的手机。”

赵昊感慨万千,包露连打字的方式,都和当年差不多。

定了定神,他腆着脸问秦晟:“帮我瞅瞅,哥们儿现在发型怎么样?”

秦晟一时没反应过来:“还行吧,你问这个干嘛?”

赵昊貌似有点小紧张:“你摸着良心说,我现在这形象,帅不帅?”

“卧槽,你啥时候这么臭美了?”

秦晟震惊了,他已经很多年前没见过赵昊骚包成这样。

印象中那是十年前赵昊去和薇薇搞“偶遇”,才会反复的折腾发型,连篮球鞋都擦得雪亮雪亮的,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子骚气。

赵昊怒了:“你别老是搞反问句行不,老老实实回答我就行!”

秦晟没好气道:“你说你是不是傻哔,马上用手机自拍啊,帅不帅你自己看不出来吗?”

赵昊沉思了八秒钟,想来想去,说了三个字:“有道理。”

然后他就把手机开到自拍模式,一阵顾镜自怜。

摆了几个骚气的pose,又选择了几个角度,最终他还是觉得自己左脸四十五度角最帅,不愧是传说中的四十五度金城武。

这货被自己的侧脸迷住了,沉浸其中不能自拔,换着花样拍了极短十秒小视频。

拍完之后,他选择了其中最霸气的一段发送出去,然后自顾自地感叹一声:“太帅了,我要是她,早就爱上我了!”

砰!

沙发上的秦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惊愕地望着那个熟悉而陌生的发小。

说陌生,是因为秦晟至少有七八年没见过这种形态的赵昊。

说熟悉,是因为在一段年少热血的岁月了,他无数次见过赵昊用这种姿态卖骚。

那个时期赵昊已经被薇薇玩具过无数次了,可是这货的奥运精神不是盖的,屡败屡战,屡战屡败。

每次去见薇薇之前,赵昊都会拿出一块藏在书包里的小镜子,反复摆造型,加强自己长得比较帅的信心,还伴随着旁白:“兄弟,你为何这么帅,请问你为何这么帅?”

加强了自信心之后,赵日天还会巩固自己的信念,和镜子里的自己对话:“兄弟,像你这么帅的男人,摸着良心说,有哪个妹子舍得拒绝你?我根本就想不到天底下会有拒绝你的女人,这次铁定能成,朝着太阳奔跑吧,少年!”

然后,他迈着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步伐,去和薇薇偶遇,有时候壮着胆子聊两句。

就这样,赵昊失败了无数次,又重整旗鼓再失败了无数次。

每次他都加强了信心巩固了信念,又一次又一次地被打击得体无完肤。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连秦晟都没想到,用体育特长生身份跑去中大的赵昊,后来竟然真的把薇薇追到手了。

在这方面,赵昊是秦晟在现实生活中所见过的最狠最执着最能死磕的人。

只是他没想到,多年后的今天,早过了那个年纪的赵昊,竟然重新燃起了当年那种激情。

注视着眼前的赵昊,在那种骚情的外表下,秦晟看到了一种认真,一种用心。印象中赵昊一直就是这么一个人,当他决定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会变得很认真,很用心。

秦晟脸上涌现出一种羡慕,还有一种唏嘘。

到了他这个年纪,事业有成,名气颇大,很轻松就可以和妹子发生关系,只要他愿意,今晚就能找一个女明星去房间里“讲戏”……而这,并不能让秦导感到快乐,很多时候他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直到现在,他明白了。

那是一种赵昊始终保留着,而秦晟早就丢失的东西……真诚。

秦晟有些担心,暗自为发小捏了一把汗。

在这个年代,一段感情中太认真的那一个,往往是伤得最深的那一个。

所以有人学会了不认真,有人学会了不正经。这种案例不分男女,更多人学会了用一种半真半假的态度去,貌似无所谓的面对一段新的感情,双方互相打太极试探,生怕太用心了自己会吃亏。

如果在正确的时间遇到了正确的人,这种认真和用心是值得赞许的。

如果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错误的人,这种真诚,换来的是满身伤痕。

秦晟不确定赵昊是不是处在正确的时间,也不确定赵昊是否遇到了正确的人,所以他开始担心。

然而他无法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提醒赵昊,从漂流岛惨案到现在,差不多六年了。等了六年,秦晟终于等到他的兄弟重新站起来,去开始一段新的感情,这种时候去泼一盆冷水,真的好吗?

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