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包露

我和他最接近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 .

王家卫《重庆森林》。

当年这句电影里的台词,被很多影迷奉为经典。这句台词并没有太深刻的意义,只是让人感觉很拽,很王家卫,很有文艺范儿。王家卫经常能创造这种有味道无意义的台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包露曾经和赵昊最接近的时候,她和他之间的距离也只有0.01公分。

随着年龄增长,她渐渐明白,那0.01公分,并不是数字上的距离,而是一种注定的分离。

两个曾经靠得很近,也靠得很紧的人,最终未能在一起。

她没有删掉赵昊,只是为了纪念那段0.01公分的感情。

十年前她就知道,她和他没有未来,剩下的只是回忆。

五年前她就知道,她和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相遇。

而今天她拿起其中一个手机,突然感叹命运太离奇。

那个备用手机里,记录着一些常年不联系的人,很多时候她自己都忘了那个手机的存在。

“小仙女露,你过得还好吗?”

看到这条消息,包露发呆了几秒钟。

她不知所措,无法确定这是命运,还是缘分。

随着阅历的增长,被生活磨砺过的她,更愿意相信这是一次恶搞。一年前她就在新闻里看到,说是有线索表明那个人死了,网络上更是传得神乎其神,说那个人死的不能再死了。

她去参加过他的葬礼,一些热心网友搞出来的“网络葬礼”,替一代偶像赵日天立了衣冠冢。

几分钟后,一段小视频发送过来。

视频中那个人活蹦乱跳,使得她尘封多年的记忆也随之活蹦乱跳,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美颜过度了,视频中他的脸看起来有些苍白,有种大病初愈的既视感。

岁月还在他脸上留下了痕迹,他看起来和初中时代区别很大,和几年前单挑雪孤城时那冷酷的模样也有区别。不变的是那灿烂的笑容,和那双眼睛里闪烁的阳光。

一开始她从轮廓去分辨,他是不是他?

那重点描边的四十五度侧脸,让她难以分辨。

直到看见他的眼睛,啪的一声,手机掉在了地上。

“他还活着……”

“这个祸害,我就知道他死不了……”

她好像没注意到手机掉了,呆滞的站在原地,小嘴里自语着,眼眶中的泪水悄然滚落。

她不理解自己现在算是怎么样的一种精神状态,十二年前那次撕心裂肺的痛哭之后,她就告诉自己,永远不要为他哭泣。她做得很棒,十几年来,别说为他哭泣,她甚至没有为任何男人哭过。

而今天,只是确认了他还活着,眼泪就那么不争气地掉落下来。

连续几条接收到消息的提示音,将她从记忆里唤醒。

她弯腰去捡手机,突然重心不稳,跌倒在地。

没有在意擦破皮正在火辣辣发痛的膝盖,她就那样穿着睡裙坐在地上,捧起那个手机就好像捧起了全世界。

“看到没,绝对是活的,比皮皮虾还能蹦。”

“请注意看我左侧45度,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四十五度金城武吗?”

“说起来这绰号还是你想出来的,本来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三十六度贝克汉姆。”

赵昊连着发了三条消息,造成了他意想不到的效果。

流着泪的包露坐在地上,突然傻笑起来。

就这样保持着又哭又笑的姿态,思绪被拉扯进了青春期的回忆。

赵昊又发来一条消息:“给点反应啊,你是不是在忙?那我先撤了。”

“没,我不忙。”包露连忙回了一句,稳住军心之后,继续噼里啪啦的打字:“你先回答我,你是怎么活过来的?这两年网上好多人都说你死了,电视里还有些专家分析,说你死亡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

“我靠,砖家的话你也信。”赵昊发了个鄙视的聊天表情,接着又发了带墨镜的牛逼表情:“不是哥跟你吹牛,进化世界能杀死我的东西,找不出几个。”

包露干脆不打字了,很飘逸的发了个语音信息:“哟,给你点颜色你就敢开染坊呀,跟谁‘哥’呢,你比我小一岁吧,想当年是谁屁颠屁颠的叫我学姐。你忽悠我去网吧帮你赎身的那次,怎么说的来着?姐,你就是我亲姐,以后兄弟这条命就交给你了……有没有这回事?”

病房里,赵昊听着那个变得成熟,依然有几分熟悉的柔美女声,老脸上流露出几分唏嘘,也有几分挂不住。

遥想当年,他在一家不需要身份证的黑网吧玩猛幻西游,一时入了迷,多玩了俩小时,走的时候发现钱不够,情急之下借网管的手机给包露打电话。没过多久,那个女孩就很耿直地来帮他“赎身”了。

年华似水匆匆一瞥,多少岁月轻描淡写。

回忆起惋惜的重重,赵昊发现生命中那遥远的记忆一旦复苏,并不是那么轻描淡写。

他跑过去抢了秦晟一支烟,然后又跳到床上,继续打字聊天。

秦晟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时不时关注一下发小的动态。

说实话,秦导比赵昊更加感慨,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赵昊这幅模样了。

聊天不到二十分钟,赵昊时而露出闷骚的表情,时而望着手机傻笑,时而又露出唏嘘感慨的模样。

过来人都看得出来,这就是恋爱的熊孩子所表现出来的常见特征。

赵昊不喜欢发语音,他习惯噼里啪啦打字,秀出他的手速,以及麒麟臂:“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就说一声哥而已,你这么上纲上线就没意思了,干脆我们聊点有意思的话题吧。”

包露很干脆:“好,细节我就不在意了。有意思的话题,我正好有一个,正要问你,你为什么突然想起联系我?”

这个问题很简单,也很复杂,让人难以回答。

要是秦晟坐在旁边围观,肯定要劝赵昊缓一缓,别回答得太猛烈,否则很容易陷入尬聊状态。

而赵昊之所以没让发小围观,就是想表明一个成年人的立场:我的感情我做主。

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赵日天喜欢刚正面。

他的回答,显得不是那么专业,刚猛而直接:“想你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