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特殊职业

“想你了。”

这三个字发送出去,赵昊点“撤回”的心都有。

他在心里问自己,过去这么多年了,说这种话合适吗?

尽管他是一个走刚猛路线的男人,根本不玩儿虚的,现在也有点心虚。

唯一支撑着他没有点撤回的,是他的心。

他发现,这是一句真心话。

几年前他练成天怒霸刀的那一刻,就决定了,要面对真实的自己。

当然,说真心话也得分场合,很多宅男之所以撩妹失败,就因为一开场就瞎说大实话。

赵昊感觉自己前途未卜,三个字就葬送了大好局面,就好像学校里有些熊孩子一开口就是“我爱你”,直接把姑娘吓跑了。

大约1分29秒的沉默之后,包露没有在沉默中灭亡,她在沉默中爆发了,劈头盖脸的发语音痛骂着:“小王八蛋,你是不是没死透,还想再死一次!每次都耍嘴皮子逗我,又不肯要我,你到底什么意思?”

赵昊顿时无地自容,他初中时代主要的口花花对象,就是包露。

细细回想,当年也不知道占了多少次嘴上便宜,却没动真格的。

他无法解答包露的质问,于是顺应本心,顺便曲线救国:“你现在方便视频吗,我想看看你。”

包露立马就做出了回复:“没穿内裤,不方便。”

赵昊一点都不吃惊,反而用一种很科学的态度和对方讨论起来:“你还保持着裸睡的习惯啊,话说那样真的能培养出d罩杯吗?”

“差不多吧。”包露好像忘了刚才的不快,正儿八经地聊起了新话题。

赵昊表示不服:“差很多好吗,c和d是两个世界。”

包露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引用了赵昊不久之前说过的话:“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这个模糊的回答,让赵昊有点小迷茫。

包露初中时代就有c了,在同龄的小女生中鹤立鸡群,有名的大胸学姐。

赵昊琢磨着,她话里的意思,这么多年没有变化?

转念一想,他又骚动了。

c和e,距离d都差不多……难道说,进化到了e-up?

这个想法让赵昊从内心深处鄙视自己,邪恶啊邪恶。

他拓展了新话题:“大白天的,你还光着屁股,这样真的好吗?”

“你才光着屁股,你全家都光着屁股!”包露二度发飙了,发出来的语音差点刺穿赵日天的耳膜:“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就不能长点儿心吗,有点常识好不好?谁说裸睡就是光屁股,姐姐只是没穿内衣而已。”

赵昊立马脑补出一个场面:一个穿着睡裙,里面中空的妹子,扭腰摆臀的在卧室里飘来荡去。

这个画面,让他浮想联翩。

脑海中羞羞的画面让他不是很理智,于是乎,他问了一个蠢问题:“这都下午了,你还没起床?”

包露沉默了28秒,简单回复了一句:“嗯,我还是夜猫子。”

提出蠢问题的赵昊,还没意识到自己有多蠢,于是乎提出了另一个蠢到哭的问题:“你这作息时间,跟某种特殊职业的妹子很像啊,话说你在哪里上班?”

这一次,包露沉默了38秒钟。

赵昊等啊等啊,又等来了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王八蛋,过了这么多年,你一点都没变!你会说人话吗,换了别人跟我说这话,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他已经躺在去医院急诊室的救护车上!”

小赵终于察觉到自己有多蠢,也体会到了猪八戒是怎么死的。

他连忙亡羊补牢:“不好意思啊,口误,口误!”

没成想包露来劲了:“别不好意思,你猜对了,我就从事特殊职业。”

小赵迷茫了,这种话题,该怎么接下去?

包露一不做二不休,连珠炮似的又发来一条语音:“我在ktv上班,不是什么正当职业,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赵昊瞬间懵逼,想起了一个人鬼头帮的八姨太。

那个女人小时候梦想当公主,长大以后,就成了包厢公主。

一种悲伤,突如其来,赵昊感到难以承受。

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时间也能改变很多人。

对一个男人来说,生命中悲伤的事情有很多。

比如你有一天走在大街上,看见初恋女友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又比如有一天你遇到了多年前喜欢过的女孩,发现她带着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孩,而那个小孩正奶声奶气的叫她妈妈。

这些都不算最狠,最痛的其实是你有一天看破红尘,决定放荡不羁爱自由,于是你去了一个高大上的充满了精神文明的场合,包厢里上百个公主站成一排,任由你挑选。你的目光从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孩身上掠过,突然看见,其中一个公主,是你当年走过心还想走肾的她……

扎心了,老铁!

啥也别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

……

“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包露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拉着一个长长的尾音,一如电影《大话西游》里星爷那夸张的台词。

说完这话,她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头倒在了地板上。

她把手机也扔在一旁,就那么呈大字型躺着,犹如十字架上的耶稣,等候命运的裁决。

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时间也能改变很多人。

尽管赵昊聊天的方式和十二年前一样,有一点包露没忘记,毕竟已经过去十二年了。人是会成长的,也是会变的的,在这个年代,在这个国度,任何一个27岁的男人得知一个28岁的女人在ktv上班,恐怕都不会再有下文。

按照常规逻辑,两人的故事,在这一秒钟彻底结束了。

包露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奇迹吗?

想想有些可笑,到了她这个年纪,已经很难再相信奇迹了。

突然,消息提示音传来。

包露没有去拿手机,她不想看见那种假装安慰的,或者虚伪客套的话,更不想看见那种表示同情和怜悯的对白。

一分钟之后,手机震动一下,应该是有人给她发抖动窗口。

包露还是没看手机,不过她有点好奇,对方为什么如此着急?

在她的印象中,赵昊是那种伤了人就跑的王八蛋,根本不会留下来处理后事。而且那货骂人也很无耻,经常骂完了就跑,都不给对方酝酿感情反骂回去的机会。

嘟嘟嘟嘟……

一阵刺耳的声响传来,应该是有人反复申请和她语音聊天。

包露终于动了,在地上俏皮的打了个滚儿,抓起手机一看,顿时笑得惨绝人寰。

不久之前,赵昊发来一条很长的信息:“靠,差点被你蒙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爸就是干这行的,你过生日那次,我们去唱歌的那家ktv,就是你家开的!瞧这尿性,你女承父业了是么,有前途啊,哥看好你。”

包露笑得在地上打滚,其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发笑,毕竟赵昊那番话没有任何笑点可言。

而她居然笑得那么开心,好像被get到了隐藏最深的一个笑点,绽放的笑颜照亮了整个房间。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