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女球迷

湘城,邻省福南的省会城市。

福南和中海都位于祖国的中部,相隔比较近,从中海坐高铁过去也就90分钟左右。

这天下午,一个顶着遮阳帽,戴着口罩的年轻人,出现在了中海南站。

在这个号称和谐平等的国度,连高铁票都分三六九等。

比如中海到湘城的高铁票,二等座售价198,一等座376,商务座625。

那个戴帽子又戴口罩的有为青年,多年来面临着一个难题:钱太多了,没地方花。

打下六号基地的提成,再加上六号基地每年的分红,是一个天文数字。赵昊飞升之前就让老爹多做慈善,前后给贫困山区的孩子捐了二十亿,可这次回家一查小金库,发现自己银行账户里还有上百亿。

这让小赵很迷茫,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花完这一百多个亿,于是他干了一票大的,订了个高铁商务座……

落座之后,小赵很有偶像包袱,生怕被人认出来。

很快他暗骂自己不专业,一般商务座都是过道左边一个座位,过道右边两个座位。赵昊选票不专业,没挑到过道左边那靠窗的单独座位,甚至没选到右边那靠窗的位置,好死不死的挑了个靠近过道的位置。

这样一来,同一个车厢来往的乘客,都会下意识的在他头上瞄一眼。

于是赵昊死活不肯把口罩摘下来,低着头玩手机,和包露热烈的怀旧。他已经加了对方微信,连手机号也记下来了,两人聊得热火朝天,一说起当年的往事就能衍生出无限的话题,也会生出无限的感慨。

低头看手机的赵昊,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请让一让。”

赵昊抬头一看,那是一个穿着商务套裙的女人,上身是很端庄的短袖白衬衣,中级有一条精致华美的白色腰带,下面穿着黑色短裙。她左手戴着的欧米茄腕表,表带是黑色的,表面是白色的,和她的人一样黑白分明。

这个女人五官很精致,打扮也很精致,只是气质偏冷漠,给人一种严谨端庄的既视感,是那种一丝不苟的冰美人。

毫无疑问,她的座位,就在赵昊右手边靠窗的位置。

在火车上与美女同座,按理说是一桩艳遇,赵昊却没空搞艳遇,假装没认出那姑娘,挪了挪腿,让她落座。

精致的冰美人坐下之后,扭头打了个招呼:“赵先生,这么巧。”

赵先生口罩下的表情无人得知,他眼珠子差点凸了出来:“你怎么认出我的?”

冰美人竟然破天荒的露出一丝笑容,是书里描绘的那种佳人莞尔一笑,十分动人:“你衣服没换,认出你很难吗?”

坐在他旁边的女人,是他在南山疗养院的主治医师沈佳。

赵昊当场被打败,黑着脸道:“你怎么也来了,还跟我坐一起,难不成你们疗养院还有随行服务?”

“不是的,我要去湘城参加一个研讨会。原定下午过去,明天一早就得赶回来。托你的福,你今天出院了,我也解放了,可以多呆几天。”和工作室那个冷静严肃的女医生相比,生活中的沈佳显得比较有亲和力,像是换了一个人。最明显的就是她脸上那种淡淡的笑容始终未曾消失,散发着一种宁静优雅的韵味,像一朵空谷幽兰。

“这么巧,你也去湘城?”赵昊把手机塞进兜里,漫漫长路,高铁上有个妹子陪着聊天也不错。

“你也是吗?”沈佳略感惊讶,仔细看了赵昊一眼,好像发现了某种隐藏属性,主动提议道:“你是不是坐在那个位置有些不自在,要不我们换个位置吧。”

赵昊感激涕零,不管做什么车,他都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

这货有时候有点骚情的文艺,喜欢那种靠在床前,看着万物疾驰而过的感觉。

两人站起来换了位置,过道上路过的乘客开始关注沈佳的颜值,没人再去关注赵昊,这让赵昊如蒙大赦,落座后笑呵呵道:“谢谢啊,我还是坐在靠窗的位置比较自在。”

沈佳微微一笑:“不客气,说起来我还是你的球迷,能帮偶像做点事,是我的荣幸。”

赵昊怔了怔,一时难以区分“球迷”这个词的具体意思。

网络上有些人喜欢对偶像说“大大,我是你的球迷”,这种球迷,一般指粉丝。当年赵日天大红大紫的时候,有过不少这样的球迷,其中一部分铁杆的,还为他举行了网络葬礼,令人哭笑不得。

另一种球迷,那就是真球迷了,比如足球迷,篮球迷。

沈佳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好像能看穿赵昊的心思,不仅看出了他坐在过道旁边不自在,连他此刻的疑惑也看穿了,轻声解释道:“不要误会,我不是你打败雪孤城之后才崇拜你的小迷妹。你大学的时候,我看过你打球,那时候我在医学院读研,闲着没事还加入了你的网络球迷会。”

赵昊神情有些恍惚,思绪不由自主回到了从前。

当年他在大学联赛拿过mvp,不过校园篮球赛关注度不高,连电视台都不肯转播,也没收获多少粉丝。赵昊还记得,当时有个人捡了个500人的群,组成了他的球迷会。那个群主id叫做【雷霆之心】,相当看好赵日天,认为他有潜力去参加nba选秀。

不管怎么说,那个时期赵昊很受鼓舞,对那个叫雷霆之心的哥们儿印象很深刻。他曾经放下豪言壮语,要是自己真的选秀成功了,就请雷霆之心去拉斯维加斯做一次大宝剑,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没过多久,赵昊乱入进化世界,当年的豪言壮语成了一张空头支票,和雷霆之心也失去了联系。

定了定神,赵昊笑道:“真看不出来,沈医生你居然也看球,挺意外的。”

“我自己也挺意外的,以前上中学的时候喜欢一个打篮球的小男生,不知不觉就迷上了这项运动。”沈佳笑起来,脸上有个浅浅的酒窝,十分迷人,她像在和老朋友叙旧,语气恬静而淡雅:“可惜我没有运动天赋,只能看别人比赛。自从大姚退役之后,我一直盼着有一个新的祖国同胞能在美职篮创出名堂,本来以为你会去打出一片天下,没想到你走上了另外一条路。”

“是啊,我自己也没想到。”赵昊有感而发,他当年想做职业篮球员,后来却在进化世界大杀四方。现实和梦想,差距就是这么大,大到很多时候让人脑子转不过弯。

“也许你的选择才是正确的。”沈佳也有感而发:“现在的nba,已经是进化者的天下了。前两年流行三分线起跳扣篮,今年很多球员中圈就起跳扣篮啦,还有后场隔着二十米狂扔三分球的新套路,全民进化让体育竞技变质了。如今的篮球比赛,有时候像格斗比赛,看着脑仁儿疼。”

赵昊笑了:“哈,说得也是。不过你也被太悲观,任何新事物出现,总会带来巨大的变革。还是有很多老面孔活跃在球场上,比如詹皇,不是已经进化到变异级了吗,号称要打到六十岁才退役,比字母罗还狠。”

沈佳也笑了:“你要是去参赛,肯定能打得他提前退役。”

“我哪行啊,就我那种水平,也就在学校里称王称霸,真要去了nba,在鱼腩球队当个蓝领都成问题。”赵昊难得谦虚了一回,这也算一句大实话,大学时代的他根本不确定自己是否拥有在nba立足的实力。

“过分谦虚就是骄傲了哦,我看过很多ncaa球员的比赛,那些选秀大热门,不一定比你强。当年我坚信你有那个能力,说不定能进首轮秀呢。”沈佳的笑容,在这一刻有些俏皮,实在难以想象工作中冷漠的她,在生活中如此平易近人。

“你连ncaa也看?”赵昊震惊了,突然感觉和这女医生聊天很过瘾。通常情况下,爱看足球、篮球的妹子,都非常受男生青睐,觉得她们很特别,而且容易产生共同语言。

“嗯,看的。不过我是数据党,只会纸上谈兵,我有强迫症,老喜欢去把所有球员的数据统计在一起,然后分析他们有没有潜力。”沈佳说到后面有些不好意思,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羞怯的诱惑。

“666,原来你还是个数据帝。”赵昊惊为天人地望着沈医生,有种高手在民间的感慨,接着他主动找了个话题:“你最喜欢哪支球队啊?”

“喜欢雷霆,以前天真的以为,这支天赋之队一定能问鼎总冠军。哪知道哈登走了,伊巴卡走了,杜兰特也走了,现在连冲进季后赛都成问题,只剩韦少一个人苦苦支撑着。”沈佳声音越来越轻,美眸中有种令人心疼的落寞。

赵昊重新审视着这个爱看球的女医生,从她能随口说出雷霆队当年的核心阵容来看,说明这妹子并不是故意和他套交情的伪球迷。

他还没开口,沈佳挤出一个笑容,变成了元气少女:“不说那些难过的话题啦,赵先生,其实很多年前我就想问,你最喜欢的球员是谁呀?”

赵昊认真想了一下,答道:“我喜欢的球星挺多的,已经退役的,要数艾弗森和便士,也比较喜欢科比。现役球员里面,只喜欢两个,一个是韦少,一个是cp3。”

沈医生一下子变得像个天真少女:“这么巧,我最喜欢的也是韦少。”

赵昊怔了怔:“不科学啊,你们妹子不都喜欢库里吗?”

沈佳表示不服:“谁规定女孩子就一定要喜欢库里?”

赵昊开始摆事实讲道理:“就我打比赛那会儿,好像全世界都成了勇士球迷,开口闭口都是水花兄弟,我周围的女生,基本上都疯狗一样的迷上了萌神,也不知道她们究竟在迷什么。”

“嗯,勇士这几年商业运作非常成功,在全球范围内俘获了不少伪球迷。”沈佳非常赞同赵昊的说法,接着表明了她的立场:“以前我还比较欣赏勇士的打法,自从他们挖走了杜兰特,又用白菜价签下考辛斯,我开始讨厌这支球队。”

“说得太对了,来,握个手。”赵昊感觉找到了篮球知音,忍不住伸出了友谊之手。

沈佳很配合,伸出柔荑和他握手。

赵昊点到即止,缩回手之后,提出了他心里的疑问:“我八卦一下,你这么理性的人,按说应该喜欢保罗那种淡定从容的潇洒哥才对啊,为什么喜欢简单粗暴的韦少?”

沈佳嫣然一笑:“和我的性格有关,和工作也有点关系。我这种职业,注定了要理智客观的面对各种问题。其实有些时候,我心里不想理智,也不想客观,更愿意追求一种感性的主观上的刺激。人都是这样,向往自己没有的东西,所以我喜欢韦少那种蛮不讲理的打法。不管遇到什么对手,就是不讲道理,有时候我好羡慕他那种存在的方式。”

赵昊心脏莫名的抽动了一下,这种感觉难以形容,好像高山流水遇知音,又好像是别的什么。

以前他喜欢韦斯特布鲁克,原因和沈佳差不多,韦少的球风完美诠释了三个字:就是干!

赵昊曾经无法自拔地沉迷于那种打球方式,在校园联赛中,有几次他也是用这种方式接管了比赛。

愉快的聊天,总会让时间过得很快。

不知不觉间,高铁到站了。

赵昊收拾了心情,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下车后他和沈佳并肩而行,临别时用一种对待球友的语气道:“沈医生,我先走了,有空一起看球。”

“好的。”沈佳从手袋里取出一张小卡片递了过去:“这是我的名片,身体不舒服的话,随时打给我。”

“谢了。”

“请等一下。”沈佳叫住要转身离开的赵昊,稍微犹豫了一下,有些难为情道:“赵先生,恕我冒昧,给你一个建议。你头发有点乱,如果你要去约会的话,不妨先找个理发店打理一下发型。”

“啊?”赵昊突然意识到,自己中午自拍的时候,就发现头发乱蓬蓬的,回国以后就没好好打理过。收到沈医生这个体贴入微的小建议,他有点小感动:“谢谢,我会注意的。”

匆匆相逢的两人,匆匆分别。

赵昊回头看了一眼停滞不前的列车,心里七上八下。

朴树有一首歌,叫《火车开往冬天》。

赵昊心里在想,自己乘坐的这一班高铁,会开向春天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