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那你看着我的眼睛

“姐,我错了,内裤都错掉了。”

不愧是万试万灵的必杀技,当场就奏效了。

包露停止了物理攻击,开始了精神攻击:“你这小模样看起来很虚呀,是不是受了重伤还没恢复?”

这种时候,男人怎么可以承认自己很虚,赵昊如少年时代一样打肿脸充胖子:“没有的事儿,我就是饿了。等我填饱了肚子,十个你也追不上本大爷。”

“行,姐今晚就做东,带你搓一顿。等你吃饱了,我看你还怎么嘚瑟!”

包露拉着赵昊就走,隐约释放出一缕霸王色霸气。

两个不熟悉的人走到一起,往往会问你想吃什么,或者你喜欢吃什么。

包露压根儿没有问这种问题,因为她足够了解赵昊。

换了你当年被赵日天蹭过十几顿饭和无数次烧烤,你对他的口味也很了解。

走了几步,两人都有点小尴尬,还有点小紧张。

包露拉着赵昊就走,自然是拉着他的手,虽然没有十指紧扣那么甜蜜,但这个动作还是相当亲密。

当年她也干过这种事情,有几次还和赵昊勾肩搭背。

那时候年轻,大家追求好兄弟讲义气,也没太往心里去。

而现在,大家都不再那么年轻了。

赵昊当年能很轻易说出来的情话,现在已经说不出来,所以他面对老板娘败退了。

包露也一样,当年随意做出来的小动作,如今做出来,会感到紧张和尴尬。

时间改变了所有人。

青春期的赵昊,无比渴望长大。那时候他认为,所谓长大就是经济独立了,不用眼巴巴地指望爸妈给那点可怜的生活费,可以自己租一个房子,再泡一个妹子,一日就是一天……

在少年的心中,长大了,就有绝对的自由。

后来他才知道,长大并没有那么滋润,成长意味着要背负着太多东西。后来他才知道,自己当年太天真,总以为长大了,身边就一定有个妹子。事实上,很多大学毕业的牲口,只不过变成了游戏宅和死肥宅,身边根本就没有妹子。比如贱人龙,曾经有一段时间在外面租了房子,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寂寞的夜里看着文艺动作片,挥洒着青春的汗水,然后撸出血。

离而立之年越来越近的赵昊,开始反过去追忆并且羡慕自己的少年时光。

被包露拉起手的一刹那,赵昊不止有一丢丢紧张,还有那么一丢丢羞射……

六年来,如他这么六的男人,头一次体会到了男女之间的那种骚动不安。

六年来,他第一次忘记了生存,贴近了生活。

本来打算缩回手的赵昊,反过来握住了包露的小手。

感应到那个轻柔的动作,原本尴尬得想撒手的包露,一下子就淡定了。

她故意塔前半步,那个动作像在牵着赵昊往前走。

隔着半个身位,她脸上绽放出愉悦的笑容,在夕阳映照下格外动人。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这样的情形并没有持续多久,包露叫了一辆车,两人排排坐吃果果。

到了一家临近湘江的酒楼,包露领着赵昊进了一个包厢,坐在靠窗的位置,可以看到美丽的湘江夜景。

气氛本来有点浪漫,当饭菜一上桌,爱情片一下子变成了美食宣传片。

赵昊吃得那叫一个翻江倒海,气吞万里,根本没空和妹子讨论人生理想。

自从回国以后他就被爱心过剩的父母送去疗养院,每天吃着难以下咽的营养保健品,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这就是为什么他老想着翻墙出去吃宵夜。

眼前这正宗的湘菜,很大程度上满足了赵昊的口腹之欲,自从飞升之后,他已经没有再好好吃过一顿来自祖国的饭菜。像他这种使用辣椒果烹制黑科技料理,还在幽冥湖折腾过麻辣小龙虾的男人,湘菜偏辣的口味正好适合他。

如果再来一个湘女多情,那就更有感觉了。

包露一家十几年前就在湘城定居,买房子的时候户口也迁了过来,从这个角度来说,包露就是传说中的湘女。

此时此刻,包露摘掉了帽子,笑盈盈地看着赵昊狼吞虎咽,时不时还帮他夹菜。在她的记忆里,赵日天就是个这样的人,每次吃东西都用抢的,生怕别人抢在前头吃光了似的。

两人全程无交流,竟然还营造出了一种你侬我侬的感觉。

维系一段关系最重要的东西,是一种感觉。

感觉来了,不用说话也含情脉脉。

感觉没了,说再多甜言蜜语也无济于事。

毫无疑问,此刻赵昊和包露,感觉都很强烈。

至于这种感觉到底是不是爱情,两人都没来得及去深思。

话说回来,现在去琢磨这些东西也有点好高骛远了,牵个手就琢磨对方是不是真爱,至于吗?

吃饱喝足的赵昊,伸了个懒腰,看了看窗外灯火辉煌的湘江夜色,感到十分惬意。

目光再落到当年的学姐脸上,赵昊全身心都感到舒爽。

这才是生活啊!

小赵内心发出由衷的感慨,他开始理解秦晟的追求,原来生活比生存要爽多了。

恰好包露也在看着他,四目相对,她已经没有初见时的那种小紧张和小羞涩,恢复了大姐头的气度,变得和当年一样简单直接:“吃饱了吗,有力气说真话了吧,你怎么突然想起联系我?”

赵昊:“我不是说过原因了吗。”

包露显然不相信那个“想你了”的原因,或者说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于是她很认真道:“那你看着我的眼睛,正儿八经地再说一次。”

每个人都有认怂的时候,即使赵昊在进化世界弄死过妖王,见了谁都敢刚正面,他照样也有心虚的时候。比如现在,他发现自己能够通过网络打字发送“想你了”这么肉麻的信息,却没有勇气亲口说出来。

其实他知道,只要自己饱含深情说出这三个字,就会产生强烈的效果,指不定包露会扑过来不顾一切的亲他、摸他、啪啪他。正如“女性科学家”秦晟所说的那样,女人是听觉上的动物,即使知道男人在说甜言蜜语,她们照样心甘情愿地上当受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