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现在才学会撩妹

赵昊心里很清楚,自己追求的是生活,而不是性-生活。

毫不夸张地说,以赵日天如今的江湖地位,如果只是想找个妹子做羞羞的事,一个电话就解决了。甚至不需要他亲自出马,秦晟就能安排好各种嫩模、女明星上门服务。

凝视着学姐的双眼,赵昊正要回答,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狐疑地看着对方:“你这表情有点奇怪啊,说的好像我来找你有什么阴谋诡计似的。那你说说,我为什么联系你?”

“你没听过一个段子吗,人世间最伤感情的事,莫过于十几年没见面的老同学,突然联系你,一开口就找你借钱……严肃点,别笑,我已经好几次碰上这种破事儿啦。”

包露先说了一个悲伤的故事,然后上上下下打量着赵昊:“可是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在你身上呀,好歹你打下了进化基地,富得流油,你这种大地主没必要找我这种小富农借钱。要说你突然空虚了,想找个妹子发泄一下,按理说也不该找我吧,多少年轻漂亮的小迷妹排着队等你宠幸呢。我就纳闷儿了,你是怎么想到找我的?”

赵昊也上上下下打量着对方:“别装得一脸迷茫的样子,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提这种问题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一个答案了。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心里那个答案是什么?”

包露做了个深呼吸,也不藏着掖着了:“这几年我做点小生意,经常看财经杂志,研究成功人士的致富之路。前几天我看一本杂志上说,很多男人功成名就以后,老想着弥补多年前的遗憾。这就好像几年前很火的穿越重生一样,人们穿越到从前,弥补了当年的一些遗憾……”

说到这里,她很认真地注视着赵昊:“你是不是也这样,其实你想的人不是我,你只是想弥补你心里的遗憾?”

这是一个好问题,当场把赵昊难住了。

他心里冒出一个声音:自己难忘的是包露,还是那段青春期记忆?

然后一个更有深度的问题接踵而来:如果难忘的是那段记忆,那么,自己是不是真的只为了弥补一个遗憾?

他还记得自己出院之前,秦晟三番五次的鼓励他勇往直前,去实现他们哥俩当年都没实现的小心愿。这种小心愿,其实就是一种遗憾,因为赵昊和秦晟当年都错过了包露。

久别重逢的喜悦,是生活的一部分。久别重逢的尴尬,也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赵昊不打算回避这些细节,他选择面对现实,也面对了真实的自己:“你说对了一半,有弥补遗憾的原因,但也不全是。”

包露眸子里闪过一抹亮光,问道:“另一半原因是什么?”

赵昊瞎说了大实话:“这些年我也认识很多女孩子,但我从来没想过,如果和她们在一起,我的人生会怎么样。你,是我唯一考虑过,而且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当年我和你在一起了,我的人生将如何如何的妹子。”

包露放在餐桌下的手指颤动了两下,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他,似乎要确认他说的是不是真话。

几秒钟之后,她颤抖了两下的手指,猛地颤动了二十八下,耳边传来赵昊一句补充式的说明:“当年你发消息说永远不见,那时候我信了,就没敢联系你。直到我上了大学,意识到那可能只是一句气话,可我那时候已经有女朋友了。后来我还是没敢联系你,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你对我有种莫名其妙的吸引力,好像只要跟你联系上了,我就会移情别恋,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包露突然低下头去,伸手捂着眼睛,双肩微微抽动着。

赵昊怔了怔:“不是吧,这样你就热泪盈眶了,你不是被无数狗血剧千锤百炼过的吗?”

“切,眼睛进沙子而已!”包露取出纸巾擦了擦眼睛,眼眶还是稍微有点发红,她没好气地瞪着他:“差点就被你骗到了,时间果然能改变一个人啊,以前你这人挺实在的,现在变得这么会撩妹,姐姐一不留神就被你暗算了一下。”

“有吗,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啊。”赵昊后知后觉,忽然撩了撩了额前的头,大笑起来:“哇哈哈哈哈,你是说我撩妹很犀利吗?偷偷告诉我,是哪句台词打动你了?我用小本子记下来,下次再对你用一次。”

“去死!”包露忽然怒了,那俏丽的模样很复杂,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现在你才学会撩妹有个屁用,早干嘛去了,当年你要是这么会撩,我们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吗?”

“你这话我不能装作没听见。”赵昊表示不服:“那时候是你模棱两可好吗,隔三差五搞恶作剧,谁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啊。反正我初中时代就没搞清楚,你到底是来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包露小脸一红,有点理亏。

而她显然不是这么容易吃亏的人,马上做出了反击:“说到底还是你脑子不会转弯,以前都是别人追我,我没有主动追过男生。那时候人家虚荣心很重,总觉得我要是主动了,丢不起那人。那天晚上,本来以为你会热血沸腾的跟我表白,然后我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哪知道你一张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转过身就跑……王八蛋,你对得起我吗?”

赵昊一听就炸毛了:“靠,谁知道你当时是不是在逗我啊。我要是真干点什么,你突然一脚把我踢开,再说一句你的招牌对白:我把你当朋友,没想到你居然想艹我……你想想,纯洁的我该如何面对这个世界?”

包露扑哧一声笑了,接下来直奔主题:“你今晚住哪儿?”

赵昊耿直得感人:“还没想好,你不肯收留我的话,我就随便找个酒店吧。”

“小样儿你很自信呀,吃定了我要收留你?”包露笑得有几分销魂,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内容不用说得太露骨。

就在她要继续发表意见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

包露直接按了挂断,结果对方又打了过来。

她接听了电话,语气愤懑:“我不是说了今晚不去上班吗?”

“露露姐,出大事了……”电话那边的声音很着急,诉说了一个悲伤的故事。

包露听完,皱起了眉头:“等着,我马上就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