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跑得了人,跑不了庙

挂断电话,包露凶不起来了,似乎想起了某件往事,弱弱地望着赵昊:“假如我说我有急事马上要走,你会不会想砍我?”

赵昊也想起了同一件往事,露出了沉痛的表情:“又有急事吗,我记得有一次我们俩晚自习以后去吃烧烤,说好你请客的,结果你吃到一半说有急事,把我扔在那儿。当时我攒了一个星期的零花钱,全部打了水漂。”

这个“又”字,让两人都百感交集。

包露心里很清楚,当年那一次,是她故意恶整赵昊,出了一口怨气。后来她常常在想,也许正是这种恶作剧,使得赵昊对她有防备,导致两人最终没能走到一起。

而现在的情况,比当年更尴尬。

孤男寡女在一起,其中一方突然说有急事要离开,很容易让人联想起相亲男女惯用的伎俩。一般来说,相亲中的女人觉得对方不适合,又不好当面拒绝,就偷偷发消息让闺蜜打个电话过来,然后假装有急事逃之夭夭……这种套路,其实男人也用过。

此时此刻,包露很担心,她是真有急事,但她怕赵昊以为自己在忽悠他。

这个生活节奏奇快的时代,有些人没能在一起,就是因为一些小意外,引发了小误会。

深吸了一口气,包露还是有点难为情:“我今晚必须走,要不这样吧,等我解决了工作上的事情,晚点请你吃宵夜。如果你明天不走的话,我请一天假,带你领略湘城风土人情。”

赵昊突然笑了:“好吧,我被你的诚意打动了。”

“香蕉你个巴拉的,敢情你假装生气呢?”包露愤怒了,她看赵昊那沉痛又郁闷的表情,以为对方想歪了,哪知道这个贱人现在笑得阳光灿烂的,摆明了等她送羊入虎口。

赵昊笑得合不拢嘴:“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聊点严肃的话题吧。你遇到什么麻烦了,说来听听,指不定我能帮你解决。”

“你怎么解决呀,用拳头吗?这个世界有些麻烦,拳头不一定管用。”包露白了他一眼,站起身又散发出一股大姐头气息:“走吧,姐姐先找个地方把你安顿好。”

赵昊没有拒绝,跟着包露一起上了车。

二十分钟以后,他重回故地,又来到了那个自己黄昏时分数蚂蚁的小区。

走到电梯口,赵昊有点小紧张:“去你家?”

包露也有点小紧张,但是她表现得很霸气:“怎么,你怕啦?”

赵昊当场就不能忍了:“姑娘,这种时候,该怕的人应该是你吧。”

包露更加霸气了:“我有什么好怕的,反正红着脸跑路的人又不是我。”

提起当年的糗事,赵昊更加不能忍了:“别说了,走起!”

这套单身公寓有点高端,是那种上下两层的结构,中间由一个螺旋式阶梯衔接起来。下面的客厅很大,居然还摆放着一张台球桌。赵昊没有去二楼,据他猜想学姐的卧室应该在楼上。

真正吸引赵昊注意力的,是随意丢在螺旋阶梯上的几套款式撩人的裙子,那沙发上还残留着一条白色的小裤裤。

“闭上眼睛,先别看!”

包露声音听起来霸气,实际上有点色厉内荏。

赵昊很配合,闭上了双眼。

然后包露动作飞快,将她随意堆放的衣物收了起来。

“可以了。”

听到这话,赵昊睁开眼,很是感慨道:“你还是老样子啊,房间比我还乱。”

“那又怎么样,哎,本来想装一下淑女的,可我就是这种人,再怎么装也没用,姐放弃治疗了。”包露颇有破罐子破摔的架势,将一个真实的自己暴露在赵昊面前。

赵昊心里一暖,在他看来,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展示真实的一面,那就是一种极大的诚意。

他拿起茶几上的一个遥控器,充当着话筒,摆出记者采访的架势,活跃着气氛:“学姐,我采访你一下,这么乱的房间,你还敢带我进来,不怕把我吓跑吗,请问你到底怎么想的?”

一看他这模样,包露压力全消,也活跃起来了:“猪脑子,你看不出来吗,姐姐想用实际行动告诉你,这一次,我没有忽悠你。我连住的地方都让你进来了,就是想告诉你,我跑得了人,也跑不了庙!”

赵昊闻言一愣,总算理解了学姐清奇的脑回路。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发热,居然有点想哭。

而眼泪这种东西,在他生命里早已成为历史名词,想哭也哭不出来。

当年他在漂流岛流淌过血泪,第一次回国看到家道中落形容枯槁的母亲,也曾留下泪水。那时候年轻,好像泪腺也很发达。几年后的今天,赵昊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落泪的功能,或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面对如此有诚意的学姐,赵昊觉得自己也该有点表示,于是看着包露眼睛说道:“跟我说说,你到底遇到什么麻烦了。我不是非要英雄救美在你面前挣表现,就算看在我们俩当年的革命友谊上,我也该帮你一把,你说是不是?”

包露被他说动了:“其实也不算什么大麻烦,就一个官二代喝醉了发酒疯。那家伙我得罪不起,他老子一个电话,就能让我停业整顿三个月。”

赵昊很八卦:“他老子多大的官儿啊,这么牛?”

“说大也不大,就湘城市局一个副局长,每次严打都是那人冲在前头,号称什么扫黄打非先锋。不严打的时候,那王八蛋父子俩就到处捞油水,活脱脱一对吸血鬼!”包露说到最后,已经咬牙切齿。

赵昊笑了:“这样啊,问题不大,我想想办法。”

“你这用肌肉解决问题的暴力狂,能想什么办法呀,难不成揍他们一顿?”包露紧张起来了:“千万别乱来,这几年上头严厉打击进化者犯罪。敢袭击警务人员的进化者,全是重罪,保底判个无期,一言不合直接枪毙!”

“瞧你说的,不知道我在新中大当老师吗,我也是教书育人五讲四美的好不好?”赵昊表示不服,接着让学姐宽心:“我保证不用武力解决问题,其实我在湘城也有朋友,等会儿我打个电话问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