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朱少

818是vip包厢,内部设施豪华,一般客人来不了这里。

里面几个妹子花枝招展,算得上这家ktv的镇店之宝了,很多回头客之所以再来,就是为了这几个妹子。

托尔斯泰说过:世界有些东西,人类得到了就不会珍惜。

比如包厢里那位浑身酒气的朱少,对那几个妹子又打又骂,吓得她们蜷缩在墙角簌簌发抖。

酒壮怂人胆,更何况朱少本身还不怂,在湘城地界上,他也算得上小有名气的公子哥儿。毒打了几个小公主之后,他还嫌不过瘾,摩拳擦掌地瞪着对面那个小脸发白的女人:“包露,几天没见你胆子肥了啊,就用这种货色来糊弄我?”

包露不相信顾客就是上帝,但她相信县官不如现管,眼前这位朱少,有一百种方法给她穿小鞋,让她这场子开不下去。

生活让人学会了低头,包露只得强颜欢笑:“朱少,冤枉啊,我把店里最好的妹妹都给你叫来啦,怎么能说糊弄你呢。”

“闭嘴!”朱少看起来更像三分醉七分醒,他摆弄着一个洋酒瓶,好像随时都会把那瓶子砸在包露头上,给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然后他冷冷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打你?”

包露没有说话,这种话题不好接。

如她所料,朱少开始了自问自答:“把你打花了,邓少那里不好交代。你也别跟本少爷东拉西扯的,上次我就说了,邓少想约你吃个饭,你说考虑一下,现在答复我,你考虑好了没?”

说话时,朱少疑惑地上下打量了包露一眼。

他实在不明白,包露到底有什么特质,竟然吸引了那位传说中的邓少。

事情要从一个月前说起,当时一家新落成的高尔夫球场剪彩仪式,朱少适逢其会,见到了那位邓少。那个人,可以说是朱少的偶像,几年来他一直把邓少当作奋斗的目标。

当时朱少主动过去套近乎,对方不冷不热,让朱少瞬间明白双方的差距。自家人知自家事,朱少很清楚,自己也就在一般场合里牛逼,充其量算是二三流的公子哥。而那位邓少,才是正儿八经的一流。

就在朱少心灰意冷的时候,包露突然过来和他打招呼,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那位不咸不淡的邓少,突然眼睛一亮,主动和朱少聊天:“这是你朋友?”

朱少绝处逢生,抓住包露这根救命稻草,三人愉快地交流了几分钟。

半个月后,邓少主动约朱少打了一场高尔夫,有意无意地又提起了包露。朱少平时虽然不学无术,但在某些方面也算高精尖的人才,一点就透,于是拍着胸脯打包票,要帮忙牵红线。

对朱少而言,这是一次机会,改变命运的机会。

如果说他是湘城金字塔中层的人物,那么邓少就是金字塔顶层的存在。一旦攀上那条线,对朱少个人,乃至对他老爸的事业,都有极大的帮助。

尽管朱少心里很纳闷儿,他认识的那个包露妆画得太浓,穿着也显老气,综合评分80分的样子,和他心目中90分的极品妹子差远了,邓少怎么就一眼看上了她?

他还记得那一次分别的时候,邓少凝视着包露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了四个字:“有点意思。”

总而言之,朱少上心了,三番五次叫包露去见邓少,又三番五次被婉拒。

按理说也就见面吃个饭,包露为什么如此抗拒呢?

每次想起那次高尔夫剪彩仪式上的相遇,包露悔得肠子都青了。当时她应一个客户的邀请前去,本来想拉几个潜在客户,半途偶遇朱少,她过去打了个招呼。那时候她和朱少的关系还可以,原本想巩固一下感情,顺便把朱少身边那位贵气的公子哥儿发展为潜在客户。

一开始,她以为那位号称邓少的富贵公子哥是一只小肥羊,简单聊了几句,包露发现自己错了,内裤都错掉了。那位不显山露水的邓少,活脱脱一头霸王龙!

包露从事这个职业,本身就是走钢丝,稍有不慎便万劫不复。

这些年来,她一直小心谨慎,养成了一种敏锐的嗅觉。

她的嗅觉告诉自己,那位邓少很危险,离他越远越好。

有那么一瞬间,当邓少目光从她身上掠过的时候,包露感觉自己就是一只被毒蛇盯住的青蛙,随时都可能被一口吞掉。所以她只赔笑聊了几分钟,找了个借口飞快溜掉了。

按照正常逻辑,和邓少见个面吃顿饭,也不会少块肉。但包露不这么想,直觉告诉她,一旦自己去见了邓少,那就是送羊入虎口,插了翅膀也难飞。

她还有种诡异的预感,如果自己见了邓少,恐怕不止是xxoo那么简单,还有更恐怖的悲剧等着她。

心中的抗拒,让包露做出了她的选择:“朱少,我这种庸脂俗粉,哪里入得了邓少的法眼,您就别跟我开玩笑了。”

砰的一声,朱少将酒瓶子砸在地上,玻璃渣四处飞溅。

他瞪着包露破口大骂:“开你妹的玩笑,本少爷像在跟你开玩笑吗?”

“朱少,您消消气,我这几天不方便,到时候搅了邓少的雅兴,我可负不起责任。过几天我去见他,这总可以吧。”包露实在没办法,只得拖延时间。

“贱人,你当我傻是不?一个星期前你就不方便,今天还不方便,你一个月来八次大姨妈啊!”朱少面色狰狞,实在忍无可忍。他本来想友好地与包露合作,双方互惠互利,然而包露实在太不配合,逼得他撕破脸。

事已至此,包露反而不赔笑了:“朱少,你要是个聪明人,就不该这样为难我。这么多年我一直尊重你这个老客户,你对我是不是少了点起码的尊重?我可以去见邓少,你应该能猜到我和他会发生什么。到时候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谈一谈你这些天怎么对我的,你认为邓少会怎么对你呢?”

她声音冰冷,话语中的威胁之意令朱少浑身发凉,酒意全无。

女人的报复心,朱少是见识过的,他也不想弄得两败俱伤,更担心包露给邓少吹枕边风。所以他前几次都用友好合作的方式,今天实在是没办法了,才出此下策。

来此之前,他给邓少打了个电话,得到一个含蓄的暗示。

根据朱少的理解,那位公子爷的意思是:不管用什么法子,哪怕绑上门去都没问题。

尽管如此,朱少还是有点心虚,要是邓少随便玩玩也就罢了,自己算是大功一件。可男女之间那点事儿很难说,万一包露受宠,成了邓少的女人,那他以后就尴尬了,恐怕会遭遇毁灭性的打击。

思来想去,朱少决定赌一把。以他的理解,包露多半是邓少一时感兴趣的小玩具,玩几天也就腻了。像邓少那种身份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应该不至于被包露蛊惑。

于是乎,朱少大喝一声:“黄毛,把这个贱人带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