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 钟离

提起五虎将,人们首先会想起三国演义里的关张赵马黄。

而“演义”二字,其实可以理解为:瞎吹牛逼。

三国里的五虎将,说起来算是作者罗贯中的一次致敬,真正更牛的五虎将,发生在三国时代的几百年前,楚汉争霸时代,项羽麾下曾经诞生过突破天际的五虎将。

其中的虞子期很神秘,据说是虞姬的大哥,一些史学家考证此人有可能是虚构出来的。

另外四大虎将则经得起考证,江湖人称风林火山。

其疾如风,追风少年,钟离眛!

其徐如林,守阵如林,英布!

侵略如火,腾龙火攻,龙且!

不动如山,一诺千金,季布!

正打算用元始混沌秒掉皮衣男的赵日天,忽然来了点性质,想继续听下去。

作为一个在新中大恶补过的客座讲师,赵昊对楚汉争霸那段历史还算有点了解。皮衣男所说的钟离昧,正确写法应该是钟离眛,在赵昊看来,这哥们儿有那么一点墙头草的意思。

钟离昧一开始是秦国士兵,某一天被项羽王霸之气折服,立马改变了阵营,一路练级发育,成为楚王麾下五虎将之一。后来楚军大败,项羽自刎乌江边,四大虎将纷纷就义,只有钟离眛没死。

这哥们儿又换了阵营,投靠了当年的好基友,儿时的小伙伴韩信。

当时韩信立下赫赫战功,被刘邦册封为楚王,颇有功高盖主的意思。刘邦得知钟离眛逃到楚国后,要求韩信捉拿这个余孽,韩信却阳奉阴违,派兵保护钟离眛出入安全。

这件事留下了隐患,高祖七年,有人告发楚王谋反,汉高祖刘邦采用陈平计策,以出游为由偷袭韩信。韩信有意发兵抵抗,自陈无罪,但又怕事情闹大。有人跟韩信建议,杀了钟离眛献给皇帝,皇帝会很高兴,可保身家平安。韩信动心了,钟离眛扎心了,于是拔剑自刎。

韩信带着钟离眛的人头于淮阳向刘邦说明原委,刘邦令人将其擒拿,后来赦免韩信,将其贬为淮阴侯。

回顾那段历史,又看了看沈佳和皮衣男,赵昊心里无法平静。

他琢磨着一个问题,古代那些一两千年前的名将,真的还有后人存活于世?

有后人也就罢了,这些后人还遗传了强大血脉,听起来实在太玄了。

理智上赵昊更相信这是无稽之谈,可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直觉却在提醒他,一切皆有可能。眼前的皮衣男,还有那个神秘的古尘,和常规的进化者很不一样,赵昊强烈怀疑这俩人都是那种拥有神秘血脉的狠角色。

“我没记错的话,钟离眛是两千多年前的人吧。”沈佳保持着足够的理智和警惕:“我实在想不出,钟离眛和我这个现代人有什么关联。这位先生,你找错人了。”

“我能够理解,换作是我,没有觉醒之前,也不会相信这种天方夜谭。”皮衣男看了看表,接着道:“时间不多了,钟离小姐,跟我走吧。八荒**即将开启,等你经历了圣物洗礼,不用我说,很多事你自然会明白。”

听到这话,赵昊眉头动了一下。

八荒**,不止是一个成语,也是一个神秘的藏宝地。

当年赵昊听万事通说起过八荒**,他以为那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从皮衣男如此郑重其事的尿性来看,说不定还真有那个藏宝地。

赵昊的面部反应,没有瞒过皮衣男的眼睛。

“想不到这位朋友也是同道中人。”皮衣男目光落在赵昊身上,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

赵昊顿时高看了皮衣男一眼,此人仅仅从一个细微的面部变化,就猜出了他的心事,实在不简单。

更重要的是,赵昊通过天王眼,察觉到对方体内在凝聚能量,随时可以暴起出手。

这种凝聚了功力,却没有散发出半点杀气,甚至看不出他要动手的人,无疑是传说中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即便是很多二阶进化者,也做不到这一点。

赵昊无惧对方的目光,笑道:“怪我咯,我一直在这里欣赏夜景,是阁下跑过来长篇大论,我不想听也听见了。”

“有道理。”皮衣男貌似被说服了,也笑了起来:“不愧是赵昊,当年被誉为最强的一阶进化者,果然有几分底气。阁下从二阶进化世界回来,想必修为早已更上一层楼,可否赐教一二?”

此话一出,包露震惊了。

她以为皮衣男不认识赵昊,没想到对方非但认识,瞧那意思根本没把传说中的赵日天放在眼里。

包露不懂战斗,但她很懂男人的心,那个皮衣男明知道对方就是赵昊,却丝毫没有忌惮,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通钟离眛的故事,说明皮衣男的实力不比赵昊弱,甚至于……他早把赵昊当成了一个死人。

这让包露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和赵昊重逢不到一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本来以为你是个开门见山的人,想不到也这么喜欢拐弯抹角,太让我失望了。想杀人灭口直接动手便是,何必用这种赐教的借口。”赵昊冷笑一声,并不显得有丝毫畏惧。

“杀人灭口?”皮衣男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想你误会了。在下对杀人这种事情一向反感,我更喜欢抹去一些不必要的记忆,比如说,让你和这位美丽的小姐,忘掉今晚发生的事情。”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赵昊左手撩了撩被夜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右手握着包露的小手,笑呵呵道:“我和她十几年没见了,这个夜晚值得铭记,我不想忘掉这一夜,更不想忘掉她。”

包露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想哭又想笑。

她没料到赵学弟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居然蹦出一句情话,让她感动得想哭。

而那种突如其来的强烈甜蜜感,又让她想开怀大笑。

“真没想到赵先生嘴皮子这么利索,希望你的实力和你的嘴皮子一样厉害。”皮衣男看赵昊的眼神,很像当初古尘看待苍龙等人的眼神,简单来说就是没把对方放在眼里,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以前有个叫任天穹的人,连我一招都未能接下,让我很失望。你们这些所谓的进化者,歪曲了武道真意,希望你不会让我太失望。”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