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潘驴邓小闲2

“朱富强是谁?包露又是谁?”

邓潘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一副“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样子。

倒不是潘驴邓小闲故意装逼,他实在很难记住一个人的名字。

早有社会学家研究过:一个正常人的社交上限,是一百五十人,超过这个数字就会引发思维混乱。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人打交道的亲朋好友、同事、同学、生意伙伴,顶多150个,再多了就记不住了。

在很多电影或电视剧里,一些牛叉人物出席活动,遇到有人凑过来打招呼,需要秘书或助理在耳边小声提醒“这位是某某某”,这其实是很科学的桥段,因为剧中这些高大上的牛人,根本就记不住那么多人。

而出现在邓潘生活中的人,何止一百多个,简直成千上万。

久而久之,他形成了一种过滤性遗忘的习惯,只记得住少数重要的人。

举个例子说,昨晚和他翻云覆雨的那对姐妹花,他就不记得她们俩叫什么名字。

作为新时代的潘驴邓小闲,他很烦恼。

想接近一个人,常用的办法无非是投其所好。

大多数接近邓潘的人,送的东西有三种:美女、美酒、文玩。

很多妹子进入梦幻庄园之前,内心是拒绝的。很多妹子见识了梦幻庄园的繁华,哭着喊着不肯走。比如之前那些格格装送早餐的美女,其中有几个就是当初赶也赶不走,邓潘索性把她们留下来当了女仆。这些女仆也甘之如饴,百般讨好,生怕丢了工作,要知道梦幻庄园哪怕是一个园丁的工资,说出去也能让很多公司高管感到自卑。

此刻邓潘又烦恼了,不知道自己记不得的朱富强和包露,闹出了什么样的幺蛾子。

文清河早已习惯了潘驴邓小闲的健忘,很耐心地提醒道:“朱富强就是市局那位常务副局的独生子,豪爵高尔夫剪彩的时候,你们见过,少爷您还叫我留了个联系方式给他。”

邓潘在桌上摆弄着一种白色粉末,猛地一下吸进了鼻孔里,爽歪歪地摇头晃脑。缓了一会儿,他才迷茫地说道:“他被军方的人办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跟你有关系!文清河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可不敢这么说,很委婉地解释道:“少爷,您不是对包露有点兴趣吗,前几天朱富强特地打了个电话过来问我,能不能用稍微强势一点的方式把那女孩带过来。是我托大了,叫他要么把人带来,要么别打电话浪费时间。”

说着,他摆出端正认错的姿态:“少爷,这次是我工作失误。我没有料到一个ktv的女孩子后台这么硬,经过调查,出面的人是乔国梁,手段雷厉风行,一夜之间摆平了所有问题。那位朱副局,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乔国梁,大军区那位老爷子的长孙?”邓潘抬起头,能被他记住名字和来历的人,从来都不会太简单,他露出好奇的模样:“乔国梁这些年顺风顺水,资历也熬得差不多了,不出意外的话,最近一两年就要升少将了吧,他怎么有空来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此事的确透着蹊跷,按说这种事情,乔国梁打个电话也就解决了,没必要亲自出面。他表现得如此有诚意,恐怕是在向某个人示好。”文清河这大管家不是白干的,分析得很到位。

“对谁示好,那个叫包露的女孩子?不应该呀,乔国梁结婚多年,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没有婚外情的爱好。再说以他的头脑,也不会蠢到公开为一个风尘中的女人出头,这不是往自己脸上抹黑吗?”

邓潘一旦认真起来,同样有名侦探柯南的风采。

他露出玩味的神色,喃喃自语着:“包露?我想起来了,那个女孩故意打扮得很老气,化妆把自己画得丑了,身材很有料,难得见到这种自毁形象的女人,我当时觉得她有点意思……嘿嘿,本少爷没看错她,能让乔国梁为她出头,这姑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文清河一下子紧张起来,他太清楚这位潘驴邓小闲的性格了。

但凡是邓潘认为有意思的女人,要么爬到了他床上,要么在庄园里当了女仆。

可是这一次,代价太大了。

一旦和乔国梁刚正面,就算赢了,那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为了一个疑似风尘女子的姑娘,得罪一位军方的将星,实在太不值得。

但是的但是,文清河太清楚了,潘驴邓小闲情做事从来不考虑值不值得。

邓潘一向随心又随性,他只在意自己心情爽不爽。

只要有人让邓潘不爽,他一定会让对方更加不爽。

在潇湘地界上,如果出现邓潘搞不定的人,那简直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文清河知道自己劝不住,反而适得其反,越劝越激起邓少刚正面的血性,于是他采取了曲线救国的套路,转移着潘驴邓小闲的注意力:“少爷,我调查过包露的资料,这女孩背景很一般,自身也不是高级进化者。说句不好听的,她和朱富强扳手腕都还不够格。我查到一个有意思的小细节,包露的初中同学里面,有一个进化圈儿的名人——赵昊!”

邓潘一下子站了起来,破天荒地流露出严肃的表情:“赵昊?你说的是那个击败过雪孤城,打下六号基地的赵昊?”

文清河好几年没看见过少爷这么正儿八经,有点吃不透,弱弱地点头:“没错。”

邓潘又坐了回去,点燃一根贵得吓死人的雪茄,语气变得冷漠起来:“赵昊和包露什么关系,只是老同学?”

文清河菊花一紧,他所熟知的邓潘一般不抽雪茄。这位潘驴邓小闲一旦点燃了雪茄,说明要很认真地对待某件事情。而邓潘一旦认真了,就一定有人要倒大霉了。

只听文清河说道:“其实他们不算同班同学,包露比赵昊高一个年级,两人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小打小闹。世人都说赵昊只有一个女朋友雪薇,不过在我看来,此人真正的初恋,应该是包露。有可能两人当时年纪小,没有确定关系。”

邓潘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就算包露是赵昊前女友,乔国梁至于这样大动干戈吗?”

“少爷,早年我听中海一些老朋友说过一件趣事,当年赵昊买下月亮湾别墅顶层豪宅,就在那山顶上,乔国梁直接开着军用直升机去接他。按照当时的情况,像赵昊这种级别的进化者,军方对他感兴趣,也在情理之中。我有一个猜想,赵昊很可能已经是中部军区的人,涉及到一些军事机密,没有对外公布。”

文清河不愧是称职的大管家,三言两语之间,复杂的局面,一下子变得简单。

“所以,他在军区重要性超过了乔国梁,是乔国梁都要讨好的人咯?”邓潘很随意地就接近了真相,这非但没让他感到压力,反而兴奋起来了:“好,很好,这个包露,我要定了!”

文清河脸色剧变:“少爷,三思啊!一个乔国梁就够人头疼了,再加一个赵昊,事情闹大了后果不堪设想啊!天涯何处无芳草,少爷您何等身份,没有必要为一个风尘女子浪费您的宝贵时间和精力。”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老爷子绝对不会同意我这么干?”邓潘淡然一笑:“你帮我给老头子传个话,不需要他出手,这件事我自己解决。”

文清河哭的心都有,只要邓潘一出手,就代表着一个家族甚至整个派系,怎么可能不和老爷子扯上关系?

邓潘吐了个烟圈,忽然说了个题外话:“你知道我大学打篮球的事情吗?”

文清河不明所以,如实道:“听说过,少爷带领湘南大学拿过全国冠军,差点完成三连冠伟业。”

邓潘笑了:“好一个‘差点’,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拿到三连冠吗?”

文清河懵逼了,不知如何作答。

“我来告诉你吧,大二我就接管了校队,想过拿下三连冠,潇潇洒洒的毕业。”邓潘慢条斯理地,说了一个悲伤的故事:“我大四那年,第三次打进了总决赛,离三连冠只差一步之遥。决赛的对手,是中海大学,对面的核心球员,是一个愣头青,名叫赵昊。那场比赛,那个大一新生像开了挂一样,用一个33分、12篮板、11助攻的华丽三双数据,夺走了冠军,还拿到了mvp。”

说着,他露出一种回味,又略带自嘲的笑容:“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忘不了那一秒钟。当时比分是96:96,最后一秒钟,赵昊绝杀了比赛,他像魔鬼筋肉人一样弹了起来,在我头上表演了骑扣,我成了决赛五佳球的背景,呵呵。”

文清河心里一凉,震惊地望着对方。

如此健忘的潘驴邓小闲,连赵昊的三双数据都记得这么清楚。

完了!

这次全玩完了!

文清河暗呼要遭,能让邓潘记得如此清楚的对手,往往会让邓潘变得极其较真。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文清河本来是想转移注意力的,他万万没料到,邓潘大学时期和赵昊有着这样的恩怨情仇。严格说来也不怪他,那个年代,他还不是邓潘的大管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