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小别

赵昊出门之前,经历了一次漫长的冷场。

当时的情形是这样的:

他和包露一个在楼下,一个在楼上,谁也不搭理谁。

这种情况也很正常,一男一女在一起总得闹点小矛盾,就算是结了婚的两口子也得吵架。

矛盾的起因,是包露提出一个要求:“听说二阶进化者会灵术,跟哈利波特的魔法似的,你表演一个给我看看好不好?”

赵昊当场就拒绝了:“进化者又不是出来做秀的,没必要表演吧。”

包露不嗨森了:“你就单独为我表演一下会死吗?”

“我的灵术,都是杀人之术,不适合表演。”

赵昊严肃的一逼,实际上他功力全失,连个小火球都使不出来。

“王八蛋,我就知道,你心里没我!”包露炸毛了。

“有必要扯那么远吗?”赵昊也不太高兴了。

“有,相当有,绝对有!”包露用机关枪一样的语速道:“我在一本书里看过,一男一女相处一个星期,心里就知道该不该和对方继续发展。我们俩刚好一个礼拜,很显然你腻味了,嫌弃我了,让你表演一个小魔术都这么不情愿。”

“靠,书里写的东西能信吗?要是书里写的都靠谱,天底下的单身狗随便买本书就脱单了。”赵昊表示不服。

“就算不能全信,也是有参考价值的。”包露失落地望着他:“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一脸的嫌弃,各种不情愿。才一个星期你就这样啦,再过几天,你岂不是看见我就烦?”

“你别上纲上线啊,有那么夸张吗?”赵昊也不愿看到学姐如此失望,于是让了一步:“这样吧,再等我半个月,到时候我弄个酷炫骚气的灵术给你看看。”

包露:“为什么一定要半个月以后?”

赵昊:“我不是说过吗,哥们儿正在休养中,你让我再休养几天。”

包露:“这种瞎话你骗鬼呢,你要是休养,昨晚干嘛还拐骗人家解锁新姿势,有你这样休养的吗?”

赵昊脸上有点挂不住,讪笑道:“这不一样,你别用这种鄙视的目光看着我,人与人之间就不能有点基本的信任?”

“不能。”包露回答得很果断:“我等不了半个月,现在我就要看你说的那种酷炫骚气的灵术。”

“你还讲不讲道理了?”赵昊也有点不嗨森了。

“你见过女人讲道理吗?”包露理直气壮。

接下来,两人和多年前一样刚正面,吵了一架。

赵昊跑去了楼下,坐在沙发上抽烟解闷儿。

两人都在生气,也在反思。

这一个星期,两人做了情侣之间该做的各种事情,包露把她那个“遗憾清单”上的所有事情都做了一遍。比如看电影、逛街、吃烛光晚餐,等等等等,她当年幻想过的要和赵昊做的事情,全部达成了。

然后包露进入了一种鸡蛋里挑骨头的状态,这种状态让她心里感到惶恐。

没错,她是弥补了过去的遗憾,但是两个人在一起,更重要的是现在,还有未来……当节奏拉扯到现在,包露有些无所适从,甚至不敢去思考两个人的未来。

这让包露心里有一种无力感,她发现,自己和他之间是有代沟的。

比如当初在河边发生的意外,她插不上手,帮不上忙。

对进化世界兴趣不大的她,很多时候找不到共同语言。

与此同时,赵昊也在琢磨着同样的问题。

当他决定开启人生第二春的时候,第一个想起了包露,主要原因就是那段青春期的遗憾。

当这个遗憾被弥补之后,赵昊同样感到无所适从,有些时候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他发现,自己只有彻头彻尾做一个普通人,才能够和学姐交流。

而当他谈起进化方面的话题,两人之间就会出现沟通障碍。

很多话题一说出来,老板娘、红辣椒、包括鱼紫妍这些妹子都能秒懂,但是包露完全理解不了。

这种情况很尴尬,一不小心就冷场。

尬聊过几次之后,赵昊只得努力把自己当做一个普通人,聊一些接地气的话题。

可是他没办法一直普通下去,他对未来有所规划:先去见识一下八荒六合,然后去二阶天域寻找龙神碑,达成和幽冥之主的交易。等到顺利解决心魔,那么他就要干一票大的——渡劫飞升!

关于雪薇的记忆,赵昊已经很模糊了,但是他记得自己和红辣椒的一个约定:寻找让人死而复生的秘法。

三阶进化世界,乃至四阶进化世界,他想去看看。

他心里始终有一个无法抹杀的梦想,也许到了更高阶的进化世界,就能够找到复活死者的办法。

沉思中,他接到一个电话:“赵兄,我准备好了,有两个同伴也在,你方便的话出来见个面。”

电话是季三变打来的,赵昊也不啰嗦:“几点,在哪?”

“傍晚六点,湘江大酒店。”

对方刻意将地点选在公共场合,也是有准备的,顺便让赵昊宽心。

“好,我会准时到。”

赵昊挂断电话,整理了一下衣服,走上了二楼。

包露还坐在床上生闷气,赵昊站在门口说道:“我要出去一趟。”

包露差点跳起来拉住他,想了想,她又忍住了,冷冷道:“还回来吗?”

“这就看你了。”赵昊很认真道:“你要不想再看见我,我就不来了。”

砰!

包露将一个枕头扔了过来,咬牙切齿道:“王八蛋,说得好像我把你扫地出门似的,你会说人话吗?”

“我不是那意思。”赵昊走过去坐在床边,正儿八经道:“我认真想了一下,天天腻在一起,感情再好也得吵架,不如暂时分开几天,对大家都好。古人说得好,小别胜新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大家分开冷静一下,可能就把思路理顺了,你觉得呢?”

这次包露被说服了:“说得也是,我不想过问你要去做什么,也帮不上你,我就一个要求——记得完完整整的活着回来,少一根头发,我就咬你一口!”

尽管学姐的模样有点凶悍,赵昊还是体会到了一种关心。

他忽然间复苏了一段记忆,想起自己曾经和薇薇也吵过架,甚至冷战过半个月。那时候两人凑一起就没好脸色,但是分开之后,又思念得不行,夜深人静时翻来覆去的想念对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