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悲伤的故事

“难道我就这样过我的一生,我的吻注定吻不到我最爱的人……”

在一段青春时光里,赵昊每次看到韩丽娜,脑海里都会情不自禁回荡起这首歌。

不要误会,这首歌和赵昊本人无关,只是与他的发小息息相关。

同样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赵昊对阿哲这首歌充满了质疑,他心里有个大大的问号:如果你没吻到你最爱的人,那你吻谁了,像巴克利一样亲吻了驴屁股吗?

这是一个好问题,涉及到一个悲伤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叫做秦晟,曾经这孩子深爱着一个学姐。那时候的秦晟五讲四美,单纯善良,还有点内向,当然也带点闷骚,初一就喜欢上了一个初三的学姐,一度嚷嚷着要娶那个女孩。

赵昊印象中,那是秦晟唯一考虑过要娶一个妹子,足见那哥们儿爱得有多深沉。

一般这种故事都没有好下场,秦晟还没来得及表白,那位学姐就毕业了,去了另一所高中,从此远离了秦晟的生活。

那一年,秦晟无限悲伤。

受到肥皂剧影响,秦晟坚信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重新开始一段感情,用一个新的妹子去填补内心的空白。

就这样,秦晟和另一个学姐在一起了。

所谓的另一个学姐,就是韩丽娜。

秦晟的初吻,正是给了这另一个学姐。

当时的情节有点小浪漫,那是一个春天里的周末,秦晟和韩丽娜相约去一个小公园的山顶放风筝,天有不测风云,突然下起了小雨。在那个春雨贵如油的时刻,两人跑到一个屋檐下躲雨,年少躁动的身体紧贴在一起,突然间擦出了火花,就像电影《大话西游》里至尊宝回到五百年前对白晶晶的描述那样:当时你不顾一切的摸我,我也不顾一切的摸你……

秦晟的初吻,就这样交代出去了。

事后他流下了眼泪,在大雨中一个人跑掉了。

当时的情节很忧伤,画面感是这样的:那个飘着雨的春天,那个不带伞的少年……

一般人理解不了秦晟这种悲伤,但是赵昊能够理解。在那个年代,秦晟还相信从一而终,他本来梦想着和那个离开了的学姐结婚生子,初吻和初夜都要留给那个学姐,而事实是他的初吻和“初摸”都给了另一个学姐。

从那以后,秦晟每天都唱着张信哲的一首歌:“难道我就这样过我的一生,我的吻注定吻不到我最爱的人……”

再听这首歌,是不是很有feel?

赵昊长期被这首歌无限洗脑,听到这歌就想起秦晟的故事,然后联想到韩丽娜。

讲道理,如果故事到此为止,秦晟并没有吃亏,相反还占了大便宜。

很显然,这个故事还有一个续集。

后来,韩丽娜和秦晟有了联系,两人偷偷摸摸地在一起了。

为什么说偷偷摸摸呢?因为那个时期,连赵昊和包露都不知道这对狗男女有一腿。

当时秦晟和韩丽娜藏得很深,平时看起来像普通朋友一样打闹,私底下又是他不顾一切的摸她,她也不顾一切的摸他……

那时候的秦晟还有点责任感,他觉得不能摸了妹子就扔下人家不管,于是和韩丽娜藕断丝连。而那时候的韩丽娜是个三好学生,还是班干部,是包露她们班里的文娱委员,这种班干部当然不能公开谈恋爱,于是和秦晟搞起了地下情。

就这样搞来搞去,两人搞到了床上。

经历过不可描述的一夜之后,秦晟流泪满面。

他的初夜,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没有了。

那段时间,连他自己也被歌词洗脑了,满脑子都想着:难道我就这样过我的一生……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人生,秦晟认命了。

他决定认真对待这段将错就错的爱情,以后好好对韩丽娜。

就在他产生这种思想觉悟之后,有一天和赵昊去一所高中打篮球,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神转折。

当时赵昊已经在球场上小有名气了,不满足于和初中生对决,经常去挑战更牛叉的高中生。那个周末,他们去了中海八中,进行了一场比赛。过程比较精彩,双方惺惺相惜,这就是体育竞技的魅力,很多年轻人通过一场球成为了朋友。

赛后大家凑一起喝可乐、抽烟,这是那个时代叛逆又刺激的常规举动,其中一个担任大前锋的高挑黄毛打开了话匣子:“哥们儿,你们学校有个叫韩丽娜的,以后帮我罩着她。”

秦晟很好奇:“她是你家亲戚?”

黄毛笑得有点腼腆:“不是,她是我女朋友。”

秦晟很震惊,他没有暴露自己,曲线救国了一次:“真的假的,她是好学生,不会这么早谈恋爱吧?”

“好学生?呵呵。”对面一个打后卫的男生当场就笑了,爆了个猛料:“那妞看起来清纯得很,实际上骚的一批,上学期就跟黄毛开过房了,还说自己第一次……我呸,别以为老子不知道,去年她和九中一个男的搞过!”

这句话,透露的信息量相当大。

秦晟脑子不够用了,他心里盘算着:自己一个月前和韩丽娜做过不可描述的事情,当时韩丽娜说她是第一次,他信了……而黄毛上学期和韩丽娜那个啥了,那可是几个月之前的事情啊……还有,去年和九中一个男的?

那一刻,秦晟严重怀疑自己数学不及格,他脑海里回荡着本山老师的声音:请听题,韩丽娜到底有几个第一次?

他都已经决定就这样过他的一生了,没想到出现了这样的幺蛾子。

秦晟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于是展开了一次尾行。

当时赵昊察觉到发小情绪不太对头,担心他出事,也跟着去了。

按照黄毛的说法,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六,他将和韩丽娜再约一次……秦晟不相信这个说法,毕竟学校里有些熊孩子就爱吹牛逼,总是吹得好像跟很多妹子有一腿似的。

很遗憾,黄毛相当诚实,在这件事情上面,他完全没有吹牛逼。

那个周六的下午,秦晟眼睁睁看着黄毛和韩丽娜进了一家不需要身份证的小旅馆。

当时他还不肯死心,愣是等了大半个钟头,看见黄毛和韩丽娜搂搂抱抱的出来了。

韩丽娜一个细微的动作,让秦晟彻底凉透。

每次和他做完羞羞的事情,韩丽娜都会用那个习惯性的动作,整理衣裙。

那一刻,秦晟总算明白,为什么韩丽娜不肯公开两人的关系,为什么放学后刻意和他保持距离,为什么好几次周末总是找借口说她家里人不放她出门。

那一刻,秦晟想起了两人一天之前的通话内容,韩丽娜说她星期六要去补习,可眼前这种情况,算是哪门子补习,提前性教育补习班吗?

那一刻,秦晟终于死心了。

也许是哀莫大于心死,也许是从此不相信爱情了,总而言之,那天之后,秦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那之后,他有了很多女朋友,还有很多不是女朋友的女性朋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