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是人是狗

枯瘦道人落在广场中央,冷漠地环视众人,那目光有一种高阶生物打量低等生物的既视感。

旋即,那道人用一种命令式的口吻道:“尔等速速退去,休得在此胡作非为!”

“到底是谁胡作非为,这是我们祖先留下来的东西,我们前来拿回去有什么不对,该退去的人是你!”暴脾气的龙开山当场就炸了,他已经从刚才短暂的共鸣中得到了一点福利,此刻站在宝藏面前,不可能说走就走。

季三变拉着龙开山退后了半步,他措辞比较客气:“这位道长,我等并无意与昆仑派为敌,只是这八荒六合,原本就是我们先祖遗留下来的东西。我辈遵循祖训,前来寻找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本是天经地义,还请道长行个方便。”

“一派胡言!”枯瘦道士根本不买账,气势汹汹道:“此地乃楚霸王遗留之所,当年霸王自刎乌江边,委托我派一位前辈代为看管。此地之物,非楚霸王后人不得擅自取走。你们几个算什么东西,便是你们的先祖,当年也不过是霸王的下属罢了。就凭你们几个,竟敢越俎代庖?”

众人心头一凉,有苦说不出。

那道人说的也没错,五虎将的后裔,历来以项氏一族的后裔为尊。

只可惜百年之前,发生了一场意外,项家在那场劫难中遭遇毁灭性打击,彻底绝后了。

“道长,百年前那场劫难,贵派一清二楚。如今项氏一族并无后人,我等前来找寻先祖遗物,有何不可?”鱼紫妍开口了,指着五尊雕像道:“道长想必也看见了,这五尊雕像,正是我等先祖,我们只想拿回祖先传承。”

“妖孽,住口!”枯瘦道士非常暴躁,而且霸道,一点都不像个方外之人,他对鱼紫妍似乎颇有成见,厉声道:“当年楚霸王天赋异禀,本该看破红尘,成为我昆仑弟子。正是虞姬那妖孽,百般蛊惑,才使得楚霸王误入歧途,妄图逆天改命,一统天下,最终落得个凄惨下场。今日贫道若是让你这妖孽取走传承,难保有朝一日你惑乱天下,涂炭苍生。”

这道士一口一个妖孽,连客串吃瓜群众的赵昊听起来也感觉不舒服,交流体验很差。

“咯咯咯咯,好个惑乱天下,涂炭苍生。”鱼紫妍不怒反笑,她只有在赵昊面前像个邻家女孩,面对外人的时候,魔女本性难以掩盖,语带讥讽道:“不愧是名门正派,说的都是大道理,动辄拿出天下苍生的大帽子。小女子有一事不明,项氏一族再无后人,贵派霸占此地,莫非想据为己有?”

“放肆!”枯瘦道人勃然大怒,目光扫过赵昊,他更加恼怒了:“妖女,你非但越俎代庖,还想鱼目混珠。此人并非五虎将后裔,你竟蛊惑他前来趟浑水,究竟是何居心?”

小赵本来想安静的当个吃瓜群众,毕竟季三变说过,昆仑派不会为难修行界以外的人。

可是现在,战火一下子烧到了赵日天身上。

“道长早知钟离家遭遇不幸,又何必明知故问,我请这位先生前来帮忙,谈不上鱼目混珠。”鱼紫妍冷笑道:“小女子听说昆仑以守护神州大地为己任,对天下苍生一视同仁。但是今日,道长把我们四人当作项氏一族的奴才,对这位赵先生也颇有成见,这恐怕不是名门正派的作风吧?”

“我昆仑守护的是良善百姓,并非你这种兴风作浪的妖孽!”枯瘦道人理直气壮,也冷笑起来:“妖女,贫道劝你安分守己,切莫自找麻烦。尔等速速退去,今日之事尚有余地,如若不然,休怪贫道不客气!”

“臭道士,你当我们是什么,我等千辛万苦来到这里,不过是拿回祖先的东西,你一个外人凭什么赶我们走,昆仑弟子太不拿我们当人看了!”龙开山实在忍不住了,扯开大嗓门儿骂了起来。

“哈哈哈哈!”枯瘦道士大笑起来,仿佛听见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趾高气扬道:“无知小辈,神州秘宝,并非你们这些人可以觊觎的。贫道今日跟你们讲道理,早已仁至义尽。我当你们是人,你们才是人。我不拿你们当人,你们连狗都不如!”

这话说得就太过于伤人了,连赵昊眉头也皱了一下。

他以为传说中的昆仑弟子,应该是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啊!

“臭道士,你欺人太甚!”

龙开山勃然大怒,手中忽然多了一柄大板斧,气势汹汹地朝着枯瘦道人扑杀过去。

这一斧之外,相当犀利,空气被斩出了一道裂痕。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赵昊可以断定,龙开山斧头的威力,和风云剑那种人剑合一的必杀技有得一拼。

与此同时,季三变也出手了,他速度比龙开山还快,一掌轰向了枯瘦道人心窝。

而那个大光头英行空,如同鬼魅一般,不知何时留到了枯瘦道士身后,手中握着一把匕首,直插对手后心。

四人显然是暗中确认过眼神,说动手就四个人一起上,一点都没含糊。

鱼紫妍起手技就是杀招,她双眸中紫光闪烁,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对面那枯瘦道人的眼中,也冒出了紫光。这说明两人在对视的瞬间,那道士已经中了鱼紫妍的瞳术。

夜魔紫瞳!

这是紫瞳魔君的成名绝技,可用瞳术控制对手的心神,令人甚至错乱。

赵昊继续冷眼旁观,想看看昆仑高人到底有什么手段。

扪心自问,即使他目前恢复了功力,如果是他面对鱼紫妍四人突然偷袭,也够他喝一大壶的。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枯瘦道士眼中的紫光一闪而逝,瞬间恢复了神智,旋即冷喝一声。

他没有秀出任何高端的操作,只是轻描淡写地挥了挥衣袖。

乍看起来,这种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动作,基本上没什么卵用。

可是那道人挥出来的衣袖,实在太不同凡响了。

一股无形的力量,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砰!

龙开山倒飞出去,撞在一尊雕像上面,那雕像没事,他自己有事,当场口吐鲜血。

季三变和英行空同样倒飞出去,落地后摔得很惨,口中鲜血喷涌而出。

鱼紫妍也好不了多少,她没有倒退了十步,一张俏脸面无血色,诱人的唇角泛出了血迹。

蹬蹬蹬……!

还有一个人,倒退了七步,勉强稳住了身形。

这个人,正是赵日天。

赵昊面带怒意,目光冰冷地瞪着枯瘦道人。

这一刻,他心里飞过了八万多只羊驼。

艹你mlgbd,老子只想吃个瓜而已,你tm连我也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