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暑胜地的夏天,杀手的夏天

第一章

你爱不爱夏天?

那要看你有多青春。

都立K高中二年级的冴木隆同学,当然是酷爱夏天的年轻人。

首先是暑假——光明正大的把妹季节,山边、海洋也好,闹区、街头也罢,都是渴望邂逅与发泄精力的场所。就算荷包瘦了点,夏天到了,总会有办法。要是真的不行,丢下一句“抱歉”就落跑。夏天嘛,女生也会笑着原谅。

八月初,在整座城市热到无力的酷暑中,我带康子去游泳。

老爸说完,走向“麻吕宇”的门口,脚步挺轻快的。我突然想到……

我才不屑那种开车到王子饭店、新大谷饭店装模作样的笨蛋,我骑上NS400R,载着康子驶向惠比寿的区民游泳池。

可不能小看这地方,小鬼是多了点,除此之外,这里可以让我们尽情玩水。

同样都是小孩,这里的小鬼浑身晒得黝黑,生龙活虎,跟那种被虚荣欧巴桑带到一流饭店游泳池的小鬼不一样。

有些小学生看到康子大胆的比基尼泳装,还停下脚步放肆地说:

“好大的奶子!”

不过,我也有同样的想法。别看康子满口粗话不输男人,她的身材丰满得很,让我感动无比。

“隆要不要也来冷却一下?”

康子嗲声对着若无其事把眼睛瞟向她乳沟与大腿的我说道。

“好冷漠啊!我们难得独处。”

小鬼浮上水面看好戏,我伸手又把他们压下去。

经过了这些风风雨雨,康子到现在还是对我有好感,这一点我很清楚,但是这阵子她就盯我盯得特别紧。

我很怕麻里姐为了照顾老爸走得太近,康子似乎看穿了,对我投以冷淡的眼神。

至于受伤的老爸有没有稍微收敛一点?完全没有。不知什么缘故,挨了子弹以后,他的赌运就见鬼的好,每天都泡在麻将馆、赛马场、小钢珠店,过着不识输是什么滋味的日子。

“要不要上冷冻货柜车坐坐,还是让飚车族照顾一下呀,保证你透心凉!只不过我不奉陪。”康子冷漠地说道。

阿隆我因此忧心忡忡,再这样下去,“冴木侦探事务所”在不久的将来会关门大吉,不良老爸不知是第七次还是第八次,改行当赌徒去也。

“那当然要一起去呀,不然一个人岂不是太寂寞了。”

“想得美,笨蛋!”

真无情。

热得受不了就泡进泳池里,上岸就晒晒太阳。我喜欢这里的原因之一,是这里不像饭店的游泳池,池水不会被大哥大姐的防晒油弄脏。

“对喔,今天是星期五嘛。”

“差不多该走了吧?”

星期五,是温柔天使麻里姐的上班日,她会过来帮我解决像山堆一样的暑假作业。

康子好像故意这么说。星期五有家教,她当然知道。

“还是你想返出江湖?”

康子念的J学园是颇负盛名的艺人学校,暑假作业形同虚设。想继续升学的学生,还有附属短大可供选择。

“没办法,那就回去吧。万一你留级,斗输你的那些人一定会拿我当笑柄。”

“开玩笑,那不如把男人休掉。”

康子反击,但朝我嫣然一笑。

要麻里姐,还是康子?当我用温水淋浴时,身上的重要部位因歹念抬起了头,于是我怒斥它。

我叹了一口气,走进淋浴间。

“我们走小路,避开派出所。”

等一下!不久,时机就成熟啰。

果不其然,康子也没把头发吹干,推门走了出来。

即使如此,五点四十分便回到了公寓。离麻里姐上课的下午六点,还有一点时间。

我拨弄干透的发丝问康子。从后门望进去,“麻吕宇”没半个客人,大概是那些女大生常客都放暑假去了吧。

“要不要喝点凉的再走?”

听到这句差点让人失禁的威胁,我发抖地点点头。

始终沉默的康子摇摇头,拎住我的耳垂说:

康子恢复笑容,挥挥手。

“很好,那我再打给你。走啰!”

我在内心说:“如果要乱来,我不会偏心的,我会好好对待你们俩。”

“傍晚有家小钢珠店重新开幕,我得去赚你的家教费。”

反正,凉介老爸一定又出门赌博去了。

我决定在“麻吕宇”等麻里姐,所以绕到广尾圣特雷沙公寓前。这时候,我才发现——

麻里姐就在里面。她坐在吧台最边缘的位子,正在看一本厚厚的书,从后门看进来正好是死角。

对,我忘了另一个。就在这一刻,妈妈桑圭子以不是滋味的眼神凝视着麻里姐。她是圣特雷沙的房东,也是阿隆我重要的食物供货商。

冴木家的百慕达三角洲,是以老爸为中心加上妈妈桑圭子与麻里姐,以及以我为中心加上麻里姐与康子,复杂而脆异地纠结在一起。

冴木家附近可怕的美女太多了。

听到妈妈桑这么说,麻里姐一边托腮,一边从书本中抬起视线。

今天,麻里姐穿着紧身了恤搭配黄色迷你裙,还有她最爱的绑带式罗马凉鞋,没穿胸罩。

“啊,阿隆,回来啦。”

没品的我一看到了恤上的激凸,立刻将康子的威胁抛诸脑后。

麻里姐与康子的身材谁比较好,实在难分轩轾。

年龄虽然没得比,但妈妈桑圭子也十足冶艳。再怎么说,她一天当中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研究化妆与不符年龄的时髦穿着。

“那是什么书?”

“刑法。”

“不是啦,凉介有客人。”麻里姐阖上书本回答。

“难不成是难得上门的委托人?”

“检察官?”

“老爸……终于被逮了吗?”

“对,错不了。我在电视上看过那个人,是地检特捜部的检察官。”

麻里姐记得这么清楚一点也不奇怪。她以前虽然混过飚车族,眼下可是堂堂国立大学法学院的学生。

“举发贪渎或巨额企业犯罪的菁英单位。”

吧台内的妈妈桑圭子一边晾干指甲油,一边专心聆听。

“地检特捜部,究竟是……”

“我听到了,你这个不肖子!看扁老子,你会后悔的。”

“那就不可能来抓老爸。会抓老爸的,顶多是管区的小警员。”

圭子和麻里姐同时站起来。老爸回头对西装男子说:

“令郎看起来似乎很活泼。”

“没问题!岛津先生也表示冴木先生值得信赖,可安心托付。”

嘴上是这么说,那个检察官还是目光锐利地看了我一眼。

“那么,万事拜托了。”

我同意,但心里不太爽。

老爸对我的问题点点头。

检察官行了一礼,推开“麻吕宇”的店门。他以锐利的眼神扫视了一圈,然后走了出去。

“工作?”

“你先交作业,等麻里看完再跟你说。”

返回列表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