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暑胜地的夏天,杀手的夏天

第三章

老爸的休旅车驶进轻井泽车站圆环时,比约定的下午一点晚了三十分钟以上。

“你绕去哪里啦,等得好累喔。”

对于我的抱怨,老爸悠哉以对。

“我可是为你着想,让你有时间把妹呀。”

我看着麻里姐。

麻里姐笑着点点头。

“麻里姐当不了优秀的侦探。”

“麻里姐没事吧?没被这个不良大叔怎样吧?!”

“为何?”

我故意叹了一口气。

最后,老爸简直就是被推出门外,我们一一道谢后,各自坐上机车和休旅车:

“因为你没有看清事实的眼光。”

外围有一圈白色栅拦,捕蚊灯在大白天散发出幽微的青光,勉强算是大门的栅栏缺口,围绕着好几圈铁链。

老爸这么说道,我跨上机车。

“去哪里?”

看样子,是要朝中轻井泽方向走。对向车道往旧轻井泽方向目前正在塞车。

好几次差点摔车,最后终于抵达了米泽家的别墅。

老爸下车,指指餐厅入口。

“这里小归小,菜色相当不错喔。”

“我怎么会让可爱的儿子做粗活呢!来,麻里,走吧!”

“很好啊,可是老爸付得起吗?在轻井泽洗盘子一点也不好玩。”

室内的冷气开得很强。难怪,因为正面的壁炉架正燃着真正的柴火,几个举止优雅的五、六十岁老人,正在一旁的吧台喝着雪莉酒或啤酒。

我半信半疑地跟着他们走进餐厅。

“欢迎光临。”

一进门,一名身穿黑色礼服、体格魁梧的大叔殷勤地迎接我们。

“凉哥!这不是凉哥吗”

他微微行了一礼,抬起头时,惊声说:

“多久不见啦!你一点都没变……”

“近来可好?山形兄。”

轮椅一落地,老太婆便站起来,碎步走了过来。她穿着长及脚踝的白色连身洋装,头发挽成一个紧实的发髻。

“那么,已经收手了?”

“山形兄,我从东京过来。可以让我们吃顿饭吗?”

老爸点点头。

“米泽夫人马上下来。”

“您好。”

阿隆我露出百万级的笑容,无效。

大叔眼睛为之一亮。

“儿子?”

自称木浦的年轻刑警说道。或许他也想早点离开别墅吧,一脸按捺不住的兴奋表情环视四周,视线只在麻里姐那高耸的胸部停留。

对于私家侦探的介入,他丝毫没有怒意,不如说那表情像是总算能交棒,打从心底松了一口气。

“凉哥,餐点由我安排好吗?”

她对我投以不客气的视线。

老爸看看我和麻里姐,我们纷纷点头。

凉介老爸得意地笑了。山形先生随即来到桌边。

“奶子长得好。”

“我们很饿。那就麻烦你了!”

山形先生低声吩咐恭候一旁的服务生。待服务生走开后,他征求我们的同意,在旁边的空位坐了下来。

“算是助理吧。其实我来这里,也是想借重山形兄。”

“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穷困潦倒,是来工作的。我现在是个没前途的私家侦探。”

老太婆张开缺牙的金口,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么说,这两位是……”

“尽管吩咐。我山形富雄虽然不干金库大盗了,但对于轻井泽和这里的居民可是了如指掌。”

山形先生挺起胸膛。

“你好你好,辛苦了。”

“二楼的朋二房间好像有电话,不过我们没看过。这里和游戏室也有。”

“是啊,两位。”

“他以前可是日本第一金库大盗。”

“对啊。委托者我不便透露,不过老太婆本人好像表示不需要保镳。”

老太婆走到凉介老爸面前,双手背在身后,仰脖瞪视老爸的脸。

“对了,山形兄,我这次的工作是来保护米泽清六的遗孀。”

“好像有不少人想把老太婆藏在这里,清除她对亡夫不法情事的记忆吧?”

“那个古怪的老太婆?!”

“我们是东京冴木侦探事务所的人。”

“唉,别这么气嘛。这老太婆比传闻中更厉害。”

“吓我一跳。”麻里姐低头看着自己的胸部说道。

“这个嘛,首先是政治家……”

“是啊,儿子被抓了,一定有很多坏人担心老太婆抖出真相,整晚都睡不着吧。”

刑警可能不想吓跑我们,怕我们拒绝交接,正准备结束谈话。

“屋里除了他们两个,好像还有其他人。”

不久,玄关大门开了。一个身穿polo衫、年约四十岁的壮汉走了出来。那张脸一看就是刑警。

“这些不都是阁员级的官员吗?”

“难怪岛津先生不方便出手。”我喃喃自语。

“没错!这些政治家分别在各方面受过米泽清六的关照。就连现任首相,年轻时应该也很倚赖他。”

“这房子的格局是什么样子?”

“不知道。反正,这栋房子让人觉得很疲倦。除此之外,并没有发生什么可疑的事。”

“这就证明了米泽梅对她老公生前的恶行了如指掌,搞不好还写在日记里。万一灭口不成,反而激怒她公开真相,事情就大条了。”

“原来如此。电话呢?”

上菜了。我们一开始用餐,山形先生便识相地离席了。

麻里姐幸福地叹着气说道。

老爸贼兮兮地笑着摇摇头。

“好像会闹鬼。”

麻里姐顿时杏眼圆睁。同样的举动换作是我,脸上一定会多出一个清晰的手印。

老爸把车停妥,一下车,麻里姐也跟着下来。

“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菜……”

一转身,盯着我们。

“好像有人雇了杀手。有人看到一个绰号‘黑猫’的职业杀手从国道十八号往这边过来。”

“太棒了!”

“总之,接下来就麻烦你们了。要是有什么事,只要联络县警,我们马上就赶来……”

“听说很厉害。没人看过他的长相,不过他总是开着一辆黑色保时捷。”

“经常听到脚步声。”木浦补充说道。

“黑色保时捷?”

“隆,怎么了?”

我嘴里的东西差点没吐出来。

“搞不好是。如果真的是她,我们就得加快脚步了,到米泽家去吧。”

“这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没人看过本人。见过的,只有“黑猫”的猎杀目标。”

“我见过了,那个开黑色保时捷的女人!”

“有吗?”

“很难判断……”

我们站起来。老爸想付账,山形先生坚持不收。

“我们没有亲眼看过,有时候半夜会听到一些声响,像是游戏室传出打撞球的声音,走过去一看也没人……”

她一讲完,就坐回轮椅上,下巴一缩,炯炯有神地操作手边的按钮,轮椅再度缓缓爬升。

“你看起来没什么用。我命令你明天到院子里除草,要是不服气,马上滚!”

他们逃也似地走出别墅,迅速上车。总觉得他们在这里一定待得很不愉快。

“谁说男孩子可以讨她欢心的?”

老爸按着车上的喇叭,连续按了好几次,二楼的窗户开了。

松田带我们到一楼的大厅。

老太婆从视野中消失后,过了一会儿,二楼传来碰的一声关门声。

“你的意思是——”

“呃,首先是门口,只有玄关这个地方。房子后面是悬崖,无法出入。一楼包括这里有五个房间,另外还有厨房、浴室和廊所。五个房间分别是餐厅、游戏室、两间客房和这里。二楼有朋二的书房和老太婆的寝室,再加上书库,总共三个房间,另有浴室和廊所。平常两人几乎都在二楼活动,只有吃饭时会下楼,但几乎不与我们打照面,也不外出。食物都是靠有交情的店家外送。”

“她是个很古怪的老太婆……”

老太婆凝视着麻里姐一阵子,突然举起右手。我以为她想干嘛,没想到她竟然伸出食指往麻里姐的胸部一戳。

我摆出臭脸瞪着老爸。

“看起来不太可靠。不过,我受够了那些肮脏的公差。好吧,准你们待在屋里。但是,不准踏进我和朋二的房间。另外,这里不管三餐,你们自己看着办。还有,小鬼!”

目送刑警的座车下坡离去后,我们面面相觑。

“问过,她说是过世的清六不放心,所以跑出来了。”

“问过老太婆吗?”

松田吞吞吐吐地说道。

“讨厌,这里闹鬼喔?”麻里姐不舒服地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