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暑胜地的夏天,杀手的夏天

第五章

“隆!振作点,起来!”

有人打我的脸頼,我睁开眼睛。

“老爸!”

“嘘!别那么大声,你会把所有人吵醒。”

我抓住蹲在一旁的老爸的手,头痛欲裂。

“那老头呢?”

“老头从画里跑出来,眼睛和嘴巴都是鲜红色的。”

“你睡昏头啦!”

“是真的!他从楼梯间那幅画跑出来,要害我。”

“这下可好了。”

“我昏了三个小时以上啊!”我咬咬嘴唇。

“快两点了。”

“我才刚到。”

老爸朝楼梯走去。我撑着膝盖站起来,还站不太稳。

我把情况告诉老爸。果然,他摇摇头低声说:

“很难相信。”

“那,是活着,还是死了?”

食物中毒吗?

我在老旧的厚重地毯上寻找。

于是我想到,昏倒之前,我应该正在抽老爸的宝马烟,一定会留下什么烧焦的痕迹。

“喂!”

我朝老爸的声音看过去,他一脸严肃地站在二楼楼梯间。

我上了楼。

他把头一偏,叫我过去。

里面摆着巨大的书桌、计算机、传真机等等机器,有个男人趴在桌上。

我走过来,老爸一语不发地朝房门踢了一脚,门没关,轻轻往里面开了。

“人都凉了。”

真纪皱眉。

“死了吗?”

“这样子没人还活得了吧!”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就是我的竞争对手了。”

“唉——”老爸躺靠在游戏室的椅子上,大大地叹了一口气。我们刚才把整间屋子捜过一遍,别说红眼老头了,连只老鼠都没找到。

“我爸和米泽老太婆,还有刚才上去的人。”

“天亮就有得瞧了。天亮以后,老太婆起床迟早会发现尸体。这么一来,你我就是嫌疑犯了。”

“开什么玩笑!有哪个侦探当保镖还杀人的?”

老爸正在找烟。

“不是杀人犯,就是史上最无能的保镳。”

“倒是你老实告诉我,是谁杀了朋二?”

“那,你来开车。别搞怪,我可不想杀小孩。”

老爸点着了烟,我一直盯着他。

“在餐厅的桌上。”

“那你最好快一点。抢先一步的人可能已经拿到日记了。”

我决定不提麻里姐。这可能是一张王牌。

“你站在哪一扇纱窗旁?”

老爸起身往玄关走。我们走出去,老爸先到车上拿了手电筒。

他蹲下来看了一下四周,随即咂舌站了起来。

真纪露出思考的眼神。不难想象,只要她有那个意思,绝对会毫不犹豫地赏我一颗子弹。

“如果不是‘黑猫’下的手,那会是谁?”

“要是那女人还在呢?”

“隆,你马上去万平饭店一趟,看那个开保时捷的女人还在不在,找车子应该就知道了。”

“想唬我?!”

“知道了。”

“来看看情况,因为我刚到。‘黑猫’的事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我握紧NS400R的把手,把车子推到门口,打开铁链上的锁。

“要杀你很简单……”

“两个,我想。不过因为很暗,我不确定。”

走到别墅外,在漆黑冰冷的夜里往前走了好几公尺。乌云密布,没有一丝月光。

鬼魂杀人,用那种手法不太高明。

她咬着唇,做了一个深呼吸,握枪的右手放松了。

若要杀人灭口,应该杀梅老太婆,而不是朋二。再加上那间书房裎塞满了计算机和堆积如山的文件,已经完全超越计算机迷的程度了。

我转动方向盘,等车子开始爬坡时发问。

我一边骑着NS400R在漆黑的山路上奔驰,一边绞尽脑汁思考。这么一来,是谁杀了朋二?

我一开过那辆轿车,真纪就喊停车。

我把机车拖进下坡的一条岔路,躲在浓密的树丛里。

“OK,阿隆。你刚才在干嘛?”

我关掉车灯。光线在弯道尽头很容易被发现,这时候先藏身才是上策。

上来的不是警车,是一辆深色轿车,在通往米泽别墅的路上小心翼翼地行驶。

那辆车继续往上爬,不久引擎声停止了。

那里离别墅还很远。但远归远,再过去除了米泽家的别墅就没有其他建筑物了。

如果车上的乘客打算拜访米泽家,不得不说来访的人实在很奇怪。

这意味着什么?

“把车灯和引擎关掉。别想乱来,我视力不错,再暗也不会失手。”

但是,书房里的尸体也是一个问题。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尸体,和已经出现的尸体,对我来说,究竟哪一个比较严重?

“但情况会变得很复杂。”

接下来,我一直骑到山脚下,并未遇见任何人。我在不见尺影的夜路上,朝旧轻井泽狂奔。

于是,我把机车从树丛里推出来。无论如何,以确认保时捷姐姐在不在为优先。

冰冷的枪口触碰我的脸颊,轻轻滑过。

过了几分钟,我已抵达万平饭店的停车场了。我停好车,摘下安全帽,在车阵中寻找那辆黑色保时捷。

我点点头。只要不必吃子弹,叫我开战车都没问题。

“黑猫”的目标不是老太婆吗?

不知是地区还是季节的关系,奔驰、BMW之类的高级进口车特别多,其中也有保时捷,但不是那位大姐的。

没听到上空传来声响或叫声。总之,先回到别墅附近,再观察情况。

骑到别墅区的山脚下时,我先停下来,竖耳倾听。

我戴上安全帽,离开万平饭店的停车场,往米泽家的山路回去。

“哦——那,半夜到处乱跑的原因呢?”

“在回答这话之前……”我说,“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转过第一个弯道的一瞬间,前方突然出现一辆黑车。

那辆车没开头灯,吓得我心臓差点从嘴里跳出来。

“现在屋里还有谁?”

当我稍稍回神时,才发现那辆车是黑色保时捷。

靠近我这边的驾驶座车窗缓缓摇下。

我不能给山形先生添麻烦。

“小弟弟,把安全帽摘下来。”

“手举起来,你先走。别发出声音,也不准回头,只要有一点没做到,就让你死。”

逃不掉了。我跨座在机车上,脱掉安全帽。

真纪握枪的那只手靠在方向盘上,摆出轻松的姿势,枪口朝着我。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隆,冴木隆。”

我也想早点知道别墅里的状况。如果米泽朋二不是她杀的,那会是谁?

“我也想知道。”

“从东京打电话来的。”

那一瞬间,我还以为真纪会扣扳机。

“你的脑筋太好了,不小心一点会短命的。”

“抢老太婆的日记?”

“想知道日记的去向?”

“要我轰掉一只耳朵吗?没问题。”

“根据传闻,是一个绰号‘黑猫’的杀手。”

这句话真是说到我的痛处。

真纪露出了一个令人打寒颤的冷笑。

“好。待会儿我也跟你爸确认一下,要是你说谎,那就当心了。”

我决定不去想趁隙逃脱这码子事。既然朋二不是她杀的,在这边乱来也没有用。

“不敢不敢。”

“我不喜欢麻烦。好吧,你会开车吗?”

不说别的,真纪怎么看都是职业级的,赤手空拳对付一个拿枪的职业杀手,我还没这么厌世。

真纪穿着黑色紧身裤和黑色上衣。看样子,她喜欢黑色的原因有部分是基于职业上的需求。

我依照真纪的指示,把机车藏在树丛,坐进保时捷的驾驶座,握住方向盘。真纪移到副驾驶座,拿着枪。

我把双手举到肩膀的高度,走上坡道。

我开始发汗。

“在这里停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