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暑胜地的夏天,杀手的夏天

第六章

我们回到刚才经过的那辆车停放位置。

“停。”

我听到一声低语,一道细微的光线随着喀嚓声亮起,感觉像是在查看车牌。

“哪里的车牌?”

我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我慢慢转过头去。

“给我滚……”

真纪蹲在车牌那里,刚才的灯光飞快地往我这边照过来。

“小心往前走。要是被发现,不管是谁,我都会对你开枪。”

我连忙回头。那是练马的车牌,我听见真纪站起来,叹了一口气。

两组杀手和一具尸体。如果哪边愿意接手,阿隆我的立场就轻松多了。

他环视四周,与真纪的视线一对上,便笑了。原来他躲在地下室。

门柱上的锁还维持着我打开时的状况。

真纪从后面抓住我的肩膀,有个硬硬的东西抵住我的后脑勺。

“只有这个入口。”我悄声回答。

我们听到的是陈腔滥调的威胁。

我双手着地,趴在地面上,从窗帘下襬空隙探看室内的状况。

“是吗?那你压低身体往前走,别发出声音。”

一头短发、粗大的脖颈、肥肚腩,属于黑道随处可见的量产类型。

“这老太婆真倔强。如果不把日记交出来,休想活命!”

成套的白色长裤和网眼夹克,连漆皮皮鞋都是白的。

“他说看到一个眼睛和嘴巴都是血的老头子。要是你在这里杀生,搞不好会被诅咒。”

真纪拉拉我的领子。我们返到从屋里听不见我们交谈的位置。

“老爸!”

“我爸不见了,老太婆好像在装死,两个流氓正在对付她。”

“怎么样?”

低沉的吼叫声从客厅响起。

坐在椅子上的老太婆穿着睡衣,闭着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那两个大哥不知道有没有发现二楼的尸体,正在专心对付老太婆。

“真没品,欺负老人家。”

“那两个流氓只会那样吆喝,想让老太婆开口是不可能的,倒是……”

“你爸跑去哪里了?”

真纪可能察觉她的举动不寻常,瞇起了眼。

真纪摇摇头。

“是吗?那好,我相信你们。不过,我还是要你们死。”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会落跑的人当得了保镳?”

这下子惨了。真纪指指玄关,命令我去引起流氓的注意。

我点点头。

真纪说完,咬着嘴唇,皱起眉头。

“好吧,先收拾他们再说。你是诱饵。”

“那又怎样?要我现在打你也行。”

无奈之余,我朝玄关方向走去。真纪握着枪,靠近纱窗。

“给我滚……谁都不准弄脏米清家……”

“不见得是胡说。隆就在屋子里看到鬼了,对不对?”

窗边的流氓一号啐出这句伤我自尊心的话。

“真的是什么人养什么儿子。你在胡说什么?!”

客厅窗户的窗帘倏地被掀开。真纪迅速紧贴着墙。

“这话能信吗?再怎么说,我们可是看到了‘黑猫’的真面目啊。就算逃得了一时,事后又来索命,那我们怎么受得了。”

我到厨房拿绳索和棉纱毛巾,照着老爸的吩咐做,老太婆气得拼命扭动。

我大叫。半夜三点,探出头来的流氓一号睁大了眼。

“如果真有那些东西,我可以饶你们俩一命。”

是真纪隔窗开枪。下一秒钟,真纪从黑暗中跳出来,又开了一枪。

真纪环视房间内,皱起眉头。

我们进了朋二的书房。尸体仍维持原状。

“当然有。别说日记了,米泽产业的一切都在这里。”

真纪缓缓地打开纱窗,梅老太婆仍然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

“你……”

我也跟着进屋。此时,老太婆总算睁开眼睛。

梅老太婆大叫。老爸望着真纪点点头。

不过,她好像找错人了。

老爸一点也没有愧疚的样子,冲着真纪直笑。

这时候,我才明白真纪为何不马上干掉我的原因。原来是打算拿我要挟。

“那你不要米清的日记啦?”

“所以才叫做交易啊!反正你的客户也是个无耻的政客吧?拿到米清的日记,在打击对手方面也有很大的用处。要是不能透露名字,那么付一亿现金也行。”

老爸爬到地板上,关好地下室的盖子。我没看到麻里姐。

我和老爸转过去背对她。老爸向我使眼色。

“老太婆知道这家伙是自杀的吗?”真纪问道。

“总比现在死在这里好。”

“你动手啊,挺有趣的。”

阿隆我何止惨,而是悲惨至极。真纪伸长了右手,将枪口对准我。

“有鬼!”

老爸摊开满是灰尘的手臂。

“对不起喔。不过,既然你知道我是‘黑猫’,就不能让你活着。”

真纪拨完号码,开始和客户说话。

“其中一个原因是有刑警在场。他大概是怕自己死了以后,秘密被揭穿吧。但是,由胡涂的私家侦探接手后,守住秘密的可能性提高了。就算不装神弄鬼,也很难察觉他是自杀。”

“在计算机里。不过我早就把磁盘片抽掉藏起来了。”

“把我儿子还给我!你这个杀人凶手!”

“所以头才会那么痛啊!”

“你总算出现了。要是敢乱来,别怪我不客气。”

老爸点点头。

“您的问题恕我难以回答,但您这通电话,我就不挂了。想必近日樱田门①的人会找您谈谈……”

“你实在不讨人喜欢。明明年纪还小,却那么冷静。你爸到底在哪里?”


手枪从真纪手里掉落。第二次闹鬼,想必吓坏她了。老爸顶住真纪摇摇欲坠的身体,叫道:

“不许动!”

我耸耸肩。

老爸一点头,原本一直不吭声的梅老太婆便尖叫:

“坐在老太婆旁边。”

“反正,我要你交出日记。不交的话,就往你双手双脚各打一枪。”

“住口!”

“大概是很悲观,觉得纮一被抓之后,检警不久就会査到自己身上吧。米泽家身败名裂就不用说了,他更无法忍受自己被捕,接受审判,成为社会上的笑柄。”

“……是我,‘黑猫’。我现在在轻井泽,有事想商量。”

“是真的,真纪小姐。”

老爸叫我绑住老太婆,堵住她的嘴,一定是为了方便麻里姐从地下室出来,窥探二楼的情况。

“在那之前,您就好好享福吧……”

“那么,只要把你除掉,就能守住秘密了。”

那一瞬间,别墅的灯光突然熄灭。

真纪露出带着狠劲的笑容,把枪口对准老太婆。

真纪吃了一惊,倒吸一口气。

“我要打电话跟客户商量一下。电话在哪里?”

“是谁干的?是你吗?”

“……”

老爸拿起在书桌旁晃荡的听筒。

我也忍不住插嘴。

真纪的眼睛为之一亮。

注释:

“什么?你是什么人?”

“不知道吧。因为朋二比老太婆想象中还聪明,更纤细敏感。”

真纪笑了笑,拿起尸体旁边的电话。

“转过去,要是你们看到任何一个号码,交易就作罢。”

真纪露出思考的表情。

“不是被杀?这么说……”

彼端传来一个故作威严的男声。

“对,拿得到,但是有条件……”

我大叫。真纪不由得松开手上的听筒,正当她想把枪拿稳时,老爸已经一拳打中她的心窝。

男子的叫声从听筒传出来。

“让您久等了!关于交易的事,看样子是谈不拢了。”

“那,米清的日记呢?”

①日本警视磨位于楼田门正对面,因此常以“樱田门”来称呼警视厅。

“真有你的。”

老爸不怀好意地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