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同盟

第三章

熟睡让身心恢复了元气,我在下午五点起床,走出卧室,来到办公室,老爸正坐在桌前喝咖啡。

“早啊!”

说过这天的第二次早安,我在老爸身边坐下,喝了几口他递过来的黑咖啡,问:

“被吸血鬼盯上的勤奋少女呢?”

“在‘麻吕宇’。又没人叫她帮忙,她就主动帮起星野伯爵来了,真是天生勤快。”

老爸伸了一个懒腰。

“老爸,学学人家怎么样?这样就不必小家子气用饺子来防吸血鬼了。”

“再怎么勤快,也不能保证赌羸。”

看来,这人丝毫不想改变生活态度。

“那也未免太不寻常了。”

“先去野野村家看看吧。搞不好只是金盆洗手的大头目从事捐血活动而已。”

“集会结束了?”

“你这身打扮不如去上‘青年的主张’①吧?搞不好还能当上‘年轻扎根会’的偶像。”

“怎么一脸刚睡醒的样子啊,两个都一样。赶快行动啊!”

康子不予理会,继续催我们:

“我没办法,一早起来低血压。德古拉先生会讨厌我的。”

“唉唉唉——”老爸摇摇头。

“我跟隆去就好,康子和那孩子待在这里。”

“为什么?我可是卯足了劲,准备去修理那些该死的色老头。”

康子一脸不满。

在满街都是差劲驾驶的星期天傍晚骑车,对骑士来说实在是搏命演出。我适度地一边骑车一边从照后镜确认老爸有没有跟上,往野野村亮三豪宅所在的芦花公园前进。

由香子上东京已经一年半了,方向感却只有小学生程度,地图上净是“白色大楼”、“有一棵大树的房子”或“在这条大马路右转”之类的指示,我费了好一番工夫才找到目的地。

老爸坐进休旅车。我带着由香子画的地图,骑车当开路先锋。

“昨天才闹出那些事,他们一定会警戒,千万别掉以轻心。”

豪宅外围的砖墙相当高,除了越墙而出的柿子树树梢,完全看不见墙内的清况。那扇尖顶的黑色铁门深锁。

我们在大宅四周绕了一圈,确认后门也上锁,我向老爸请示意见。

“老爸,怎么办?”

“既然这样,要不要进去请安?”

“要是非法入侵民宅被抓,你会来保我吗?”

“我们家付不出保释金。”这是什么话啊!

我放下安全帽,就着手套和一身皮制连身衣,爬上休旅车的引擎盖。星期天晚上,路上连个人影都没有。

就算是大头目的家,也不至于从墙边一探头就挨枪吧。要是被抓了,还可以谎称偷柿子。

我正想从墙垣探出上半身时,吓了一跳。原来上头有玻璃碎片,要是没戴手套一定会受伤。

那是一幢和式平房,比起宽广的庭院,主屋并不大。从正门一进来,还有另一幢较小的双层楼建筑,一楼是车库。

庭院里有植树、石头造景,还有水池,相当讲究。车库里停着一辆黑色奔驰,屋主野野村亮三应该在家。

只有主屋中央的房间亮着灯,连交谈声都听不见。

我顺利钻进檐廊底下,竖耳倾听。

“……已经通知了,今晚一定会办妥。”

我跳进院子里,落地后弯身朝主屋走去。主屋正好有宽大的檐廊。

“您要去新宿吗?”

“今天是星期天……”

“所以深夜才好。星期天晚上还在外面游荡的美眉,都不是什么好人家,只要健康就好。”

“马上带去。大人只能等到明天日出。”

“还不用。我看,十一点以后再去。最好能在游乐场随便找一个。”

看样子,他们打算找代替由香子的牺牲品。

“那要怎么跟其他人转达……”

“是!”

好像有一个人站起来,我的头顶上方安静了下来,我悄悄从檐廊底下爬出来。

看来,由香子的确没骗人。这些老人正准备举行诡异的仪式,将年轻女孩献给某大人。虽然还不清楚是不是抽活人的血,但只要盯牢他们,应该会水落石出。

“怎么样?”坐进休旅车之后,老爸问我。

我在黑暗的掩护下跑过庭院,攀上墙。来时容易去时难,我奋力攀爬,老爸伸手把我拉上来。

老爸难得陷入沉思。基于情报员时代的经验,凉介老爸相当了解黑道和走私组织,但遇到吸血鬼似乎也无计可施。

“要准备十字架和大蒜吗?”

我点点头。真是莫名其妙,在东京都中心竟然有老人家膜拜吸血鬼,还要抓年轻女孩当祭品。

“要不要问问国家公权力?”“问什么?”

“问问最近有没有什么诡异人士从罗马尼亚的外西凡尼亚混进来。”

我点点头。

“德古拉的曾曾孙之类的吗?”

“搞不好就是这样才跑来日本?”

“罗马尼亚可是社会主义国家,老百姓生活没那么悠闲,还能让吸血鬼这种悠哉的妖怪生存。”

老爸摇摇头说道。他讲起这种话,还真的很有威吓感。

注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