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同盟

第七章

第二天一早,我骑着NS400R抵达了知名的T大医院药学研究所。老爸从跑单帮到赌徒,人生只有无赖这条路,如何在象征权威的象牙塔中找到门路,我并不清楚,总之,一名显然已接获通知的研究员,正在化验我带来的“返老还童”胶囊。

在等候的三个小时里,我四处乱逛,正在研究将来有没有可能在这里学习时,研究员现身了。

对方是个身穿白衣、戴眼镜的典型学者。

“成分很特别。”这是他的第一句话。

“首先,我不认为具有返老还童——也就是活化细胞的功效,即使其中的成分之一是高蛋白……”

“不好意思,专门术语我听不懂,请简单说明就好。”我说道。

“好的。其实就是含有提神剂、维他命和蛋白质。这种药吃了会上瘾,简单地说,就是搀了某种兴奋剂的药。”

“请问,血呢?”

“是的。”

“没有这种成分。再说,血液成分若是经由嘴巴摄取,是没有任何营养的。”

“查得出在哪里制造的吗?”

“不在日本。药品里含有这种会上瘾的成分,在日本是得不到许可的。更何况,不会有人蠢到同时服用提神剂和兴奋剂。”

研究员叼着烟,寻找打火机。我把百圆打火机递给他,问道:

“短时间会很有精神,因为是提神药和兴奋剂嘛,这些东西会发生效用。但药效一过,整个人会很无力,而且马上又想吃。要是持续服用,会造成药物中毒。除了幻觉幻听之类的中毒症状,内臓功能也会受损。”

我向对方道谢后,骑着NS400R奔回广尾。午餐时间已过,我饿得要命。

我在“麻吕宇”点了大盘的义式蕃茄肉酱面,等了一阵子,正要大啖刚上桌的美食时,店门打开了,出现了一张熟面孔。行动的国家公权力——副室长岛津先生,后面还跟着两个穿深色西装的大块头。

“上次真是谢了。”

“不在楼上吗?”

岛津先生摇摇头,从口袋里掏出Lark烟,点火。

“我在找他,我手上有些情报他可能用得上。”

我一边急速把意大利面塞进嘴里,一边问:

“什么情报?”

“关于在日本的罗马尼亚人。”

“然后呢?”

岛津先生在我耳边低声说:

我被面条噎住了,岛津先生笑着摇摇头。

“开玩笑啦!其实是罗马尼亚的前情报员最近在日本积极活动。”

“东欧的情报机关向来归苏联KGB管辖,这些人不服从,并且脱离组织,是一群劣质的低阶情报员。”

“那,那些人在做什么?”

“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我推开空盘子,向岛津先生讨了一根烟。他有点犹豫,但还是从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三张照片。

第一张是个发量稀疏、毫不起眼的大叔;第二张是个眼神阴险的杀手型男子。我看到第三张,就开口了。

“我们知道的只有这几个。”

“看样子你认得他。他是前罗马尼亚陆军情报部的亚尔盖吉少校。”

我站了起来。这情报非告诉老爸不可。

“今天早上才发现,这些人涉嫌将我国的重要情报卖给苏联。”

还好意思讲。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我让岛津先生付了午餐钱,率先坐上他的车。

也就是说,那个冒牌德古拉拿吸血鬼当幌子,把假仙丹卖给那些活不了多就又有份量的大人物,然后向他们索取各方面的情报作为回报。

坏事做得越多,临到老来越怕死。他们就是看准了这一点。

我在前往新宿那家大饭店的路上,把事情原委告诉了岛津先生。搞不好老爸被罗马尼亚情报员抓走了。

岛津先生点点头。

一到饭店,我和岛津先生还有他那两个威武的部下,直接奔向十三楼的“德古拉之家”。

抵达十三楼,我朝祭坛走去。当然,那里看不到安井和野野村,只有那具棺材还在原地,四周没有半个人。

再也不需要十字架和大蒜了。一想到之前被吓得发抖,连温和厚道的阿隆我也气得想把那个冒牌货倒吊在十三楼窗外。

“这是什么?!”

“老爸!老爸!”

“哇——”

岛津先生的其中一名部下走近棺材,战战兢兢地正想打开棺盖时,那个大个子从祭坛后面的阴暗处跳了出来。

“这家伙说要杀了我们,吸干我们的血。”

显然岛津先生也听得懂罗马尼亚语。

“你再演啊!冒牌货!”

突然间,棺盖发出声响,紧接着叽叽叽地抬起。那个冒牌吸血鬼似乎很吃惊,死盯着棺盖。

竟然讲起日语来了,这次的状况比昨天还恐怖。血被抽光固然可怕,但挨子弹好像更痛。

我叫道。只见大个子拾起岛津先生的部下掉落的手枪,不怀好意地笑了。

棺盖打开了,凉介老爸现身。

“冴木!”

“老爸!”

“不许动!”

大个子按住右肩跌倒。老爸将手枪转了一圈,从棺材里爬出来。

“十二楼和这具棺材是相通的。有两个人佯装成罗马尼亚商人在楼下睡觉,枪就是从他们那里拿到的。”

“老爸,你怎么知道他是假的?”

“唉——”

我一屁股坐下。

“国家公权力又欠了我们一份人情啦。”

“请你们捐个血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