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制毒师

第一章

凉介老爸打了一个大喷嚏,整个人反弹了一下。这时候——

“哔哔哔哔——”

电子音哔哗作响。

“怎、怎么样!”

老爸吸着鼻涕,在口罩底下发出可耻的叫声。机台的挡板大开,红灯开始闪烁,接钢珠的篮子转眼间就盛满了。老爸望着篮子里的钢珠笑瞇了眼。

这也难怪。因为,这是老爸今天打爆的第五台①。

店员提着大篮子跑过来,一看是老爸,就以“又是你”的表情蹬他。

“隆,这样你知道了吧!跟我比起来,你的技术差远了。”

而我呢,只能眼睁睁看着小钢珠在塞进最后五百圆的机台里一一被吸进去,然后望珠兴叹。

“那是运气啦,运气。”

“父子互打有什么意思?”老爸一反往常,好像也感冒了,猛吸鼻子。

“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要打吗?”对于这个问题,阿隆我轻松带过。

她打扫的效率又快又狠,凡是窗户一律打开,凡是棉被一概抢走,只要是衣服统统丢进洗衣机。

寒风通透的“冴木侦探事务所”没有我们父子俩的立足之地。

“啊——啊——”

洋妞披着深蓝色丝巾,穿着连身洋装,虽有三十二、三岁的高龄,却是个绝色美女。那双碧眼极适合出现在豪华绚烂的舞会上,身材更是无敌火辣。

浓烈的香水味与夸张的动作吓坏了其他客人,大家纷纷转过头来看。

那个洋妞突然抱住老爸,说了一句:

被抱住的老爸吓得望着她。

“咱们几年没见了?七年?八年?你这人好无情,连封信都不写。”

“你、你……”

“琼?”

“对呀!你这个负心人,装作不认识,还戴口罩遮脸。”

这个被唤作琼的美女一拉开老爸的口罩,也不管他的小胡子沾满了鼻水,噘着嘴就往他的嘴唇印上去。

“你是什么时候……”

“喂,隆——”

老爸大叫,把装满了小钢珠的大篮子推给回神的我:

“帮我把这个拿去换!我在‘麻吕宇’!”

“Nice to meet you,boy,我是琼。”

琼无限娇媚地说道,然后也在我脸频印了一吻。这招呼对于未满十八岁的青少年来说,未免太刺激了点。老爸简直是被她拖出小钢珠店的,他们一走,我也火速撤退。要是有民众震慑于她的性感而报警,麻烦就大了。

我抱着换来的奖品赶往广尾圣特雷沙公寓,脑海中立即查验妈妈桑圭子是否在“麻吕宇”。

幸好。自从由香子留下来帮忙以后,妈妈桑圭子闲着没事,这阵子热中各种才艺。

今天是星期六,她得连续上社交舞、撞球及扑克牌魔术三堂课,很晚才会回来。要是让妈妈桑亲眼目睹有如梦露再世的琼色诱老爸,下次续约的房租就涨定了。

老爸也不稍微考虑这一点,做儿子的真的很命苦。

然而,推开了“麻吕宇”的店门,我倒是泄了气。琼和老爸虽然在角落的包厢相对而坐,那种气氛却和我想象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不管怎样都不行吗?凉介。”

琼问道。语气与“my darling!”截然不同,显得很急切。星野伯爵大概是察觉气氛不对,躲进后面厨房,把门关上。

“不行啊!琼,我已经洗手不干了,而且你也看到了,我感冒了。”

“可是我在日本只能靠你了。”

“Boy……”

琼回头看我,双眼涌出了泪水。

Shit!琼低声骂了一句。现场的气氛怎么看都不像老情人重逢。

“你跟你爸说说,我需要你爸帮忙。”

那当然。我才多大年纪,要是现在就跟老爸一样对女人毫无招架之力,那就已经不是好色,而是进入变态的境界了。

“Boy,我拜托你爸找一个男人,万一找不到,我就没命了。”

“听起来还真可怕。”

“你是追到日本来的?”

琼笑也不笑,正色地点点头。

琼点点头。

“他是什么人?”

“那家伙可不是泛泛之辈,隆。在情报界,就算没见过他,也听过他的名字。”

老爸以浓浓的鼻音说明道。

“就是调配毒药的人。换句话说,他是职业杀手。杀人不动刀枪,而是事先决定好日期,调配毒药,让目标准时死去。”

老爸一脸忧郁。

“好可怕。”

“没错。不管是明天、下星期,还是明年、十年后,‘塔斯克’都能让目标死在委托人指定的时刻。如果‘塔斯克’要一个人死在明年的一月一日半夜十二点,那么,中了‘塔斯克’的毒,就会在那个时间死去。”

“‘塔斯克’还有另一个可怕的地方。”琼说道。

“‘塔斯克’下的毒也决定一个人痛苦的时间。从中毒到感觉痛苦的时间有多久,痛苦到死亡的时间就有多久。好比说你现在中了‘塔斯克’的毒,十二个小时以后会死亡,那么,一开始的六个小时你跟平常没雨样,六个小时以后,剧烈的痛苦就会找上你。然后,你要忍受整整六个小时的痛苦再死去。”

“这么说,如果中的毒长达一年,就要痛苦半年?”

“对于中毒的人来说,这是活生生的地狱,因为得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等待死亡。‘塔斯克’就是一个这么有价值的职业杀手。”

“别闹了!只要跟药扯上关系,我连感冒药都讨厌,才不想跟这种人扯上关系呢。”

“可是,你们会把他找出来的。”

琼的眼神发出异样的光芒。

“什么意思?”

“就是你刚才喝下去的咖啡呀。”

“我在美国一直追查‘塔斯克’,因为我想偷他的技术。好不容易找到他,也接近他,但他看穿了我的身分,对我下毒。不过,我也从他那里偷到毒药,我想靠分析成分来调配解药。”

“结果呢?”老爸的语气变得很严肃。

琼冷冷地告诉在一旁傻眼的我:

“‘塔斯克’来日本工作。如果不找到他,拿到解药,你爸就会死。你爸还有二十四小时能活动,四十八小时以后,你就是孤儿了。”


①当时日本的小钢珠机台多设有额度,即一台机器能吐出的小钢珠是有定额的(通常为四千或五千,视店家而定),达到额度之后机台必须暂时停用。换成数字机台之后,便逐渐取消了这样的眼制。

②日本公立学校于二〇〇二年起才全面采取周休二日制,一九九二年起每个月第二个星期六放假,一九九五年起第四个星期六也放假。在一九九二年之前则是星期六都要上课。所以此时的高中生难得在星期六放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