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制毒师

第三章

那男人踏进大厅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他是我要找的“塔斯克”。

肤色白晳,一副有钱胖子的模样,身穿粗花呢外套,系着圆点领带,以那双小眼睛神经兮兮地察看四周。

晚上十一点三十分。老爸的寿命剩下不到五个小时。

“塔斯克”在腋下牢牢夹着一个以前医生会带的黑色手提箱。

我躲在大厅的柱子后面,看到“塔斯克”在柜台领了钥匙。

在大厅逗留的客人变少了,剩下角落沙发上的一对情侣。“塔斯克”从他们旁边经过,走向电梯。

电梯门一开,“塔斯克”走进去,我也跑了过去。

他若无其事地、色迷迷地盯着女孩迷你裙底下的那双腿。

我还是穿着花店的工作服,抱着那盒花束。

我先看他按了十一楼的按钮,才按下十四楼。

电梯门开了,“塔斯克”朝出口迈出一步。

“好,快去修理他。”

我手心满是汗水,悄悄将右手伸进工作服的口袋。里面有一把我从房务部的推车摸来的小刀。

“皮箱交出来。”

我立刻从后面勒住他的脖子,左手按住他那肥滋滋的喉咙,用刀子抵住他的脖子。

“塔斯克”什么也没说,抓住皮箱的右手松开,皮箱咚的一声,发出沉甸甸的声音掉落在电梯地板上。

体重不轻的“塔斯克”踉跄了两、三步,当他转过头来时,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电梯再度上升。我捡起皮箱,在十四楼走出电梯。

这一切简单得太离谱了。

我们的办法很简单。康子一进房间,先吸引“塔斯克”的注意,再把门锁打开。

但就算一切顺利,解药能否轻易到手也是个问题。

霎时浑身冰凉。

我拦住焦急的康子,要求她把领口的白木刀鞘藏进裙子里。

我上当了。

我把手伸进皮箱里摸索,看看有没有别的东西。什么都没有,连一点垃圾、一片纸屑都没有。

我蹲了下来。

我再度回到建筑物里面,走向内线电话。这栋建筑物不全是饭店,还有电视台的摄影棚、公司的办公室、餐厅和酒吧等等,所以一楼很热闹,人也很多。

又回到了原点。

我慢吞吞地走下逃生梯。难怪“塔斯克”一声不哼,也没追来,他现在一定在房间里捧腹大笑。

到了一楼,我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着饭店。“塔斯克”不到天亮恐怕不会离开房间一步吧。到时候,老爸已经断气了。

琼的房间仍然无人接听。这就怪了。

难不成毒药比预期的提早发作,她的尸体已经在八二一号房内渐渐变凉了?

我叼起香烟。今天的烟量是我平常的三天份。这样子抽烟,对于一个正在发育的高中生当然不可能有好处。

我把空烟盒拧成一团,用力丢进垃圾桶时——

“隆!”有人叫我,我回头一看,是穿着超长制服的康子。无论时间、地点,这身打扮都格外引人注目,她本人却毫不在意。

“邪教团体?”

我发现她的制服领口插着木刀鞘,便这么问。那是她的战斗服。

“答对了。”康子严肃地说道。

“既然有空打电话,干嘛不逃?”

“她是从浴室里打的。说对方是外国人,住在套房。”

原本心不在焉的我猛地回过神来。

是“塔斯克”。

“康子!”

“现在没空跟你解释,但凉介老爸是死是活,全看套房里的那个外国人了。”

“怎么回事?”

“很大……”

“什么?!怎么帮?”

“你说的那个宗教是什么样的团体?”

“叫什么名字?”我问道。

既然会安排女人给“塔斯克”享乐,可能是委托他下毒。

“金礼教团?”

“叫什么来着……我上次才在周刊上看到广告。就是教祖一病不起,家族起内讧……”

“对对对。在涩谷附近拉年轻学生入教。”

这是一个新兴的宗教团体,在活动内容和财务方面有很多不透明化,问题相当大。

据说他们的执行部拉艺人信教,表示能增加影迷歌迷和支持者,他们也反过来从信徒中培养艺人,许多干部搞诈欺比传教更拿手。

“咦!”

自从那个“活神仙”教祖大人病倒以来,闹出种种家丑纷争,为电视传媒提供了不少话题。

“解药只有那个外国人有。如果不在四个小时内服下解药,那就再见了。”

“这样啊……首先要想的,就是怎么进房间了。”

“他不是普通人,不能用一般手法对付。”

我把电梯里的突击完全被破解的事告诉康子。

康子咬着嘴唇。

“那个女生暂时没有危险吧?”

“既然这样,我们就假装是来说服由纪的金礼教教友,怎么样?”

我说道。他们应该是叫由纪在房间里等,“塔斯克”回来以后,她才知道自己被当成活人献祭。

“行得通吗?”

“这就要看康子的演技了。”

“请问是梁先生吗?我是金礼教团青年部。”

我和康子简单讨论以后,拿起话筒拨打内线。

一阵铃声之后,一个男人以不太高兴的声音接听。

“喂……”

“塔斯克”一接起电话就开骂。

“你们搞什么东西?!跟讲好的不一样嘛!”

“我算是你们执行部的贵宾,你们委员长没说吗?!”

“有的,我们都知道。委员长交代千万不能失礼……”

“那你就管一管浴室里那个女孩子!害我连厕所都不能用!”

“其他人?”

“塔斯克”的声调变低了。

“十七岁,seventeen。”

“那好。快点,我等你们。”

电话一挂断,耳朵贴在另一侧聆听的康子就啐道:

“你在进去之前,先披上羊皮装乖孩子。”

我设法溜进一一八〇号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