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制毒师

第四章

十一楼的走道上不见人影。“塔斯克”一定会确认康子是不是一个人来。

我紧贴着电梯穿堂的墙壁。就算“塔斯克”走出一一八〇号房在走廊上探看,也不容易看到这个位置。

康子看到我以眼神示意,便朝走廊走去,站在一一八〇号房门口。

她做了一个深呼吸,摁了门铃。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但门炼没解开。看样子,对方是在确认有没有陷阱。

我立刻缩了回来。果不其然,“塔斯克”正在查看走廊。

不久,传出关门声,我探头出去。康子消失在一一八〇号房。

“看我的!”

门又关上,门炼被解开。康子走了进去。

我避免发出任何声响,悄悄靠近一一八〇号的门。

依照我们先前所讨论的,康子劝由纪从浴室里出来,借口先让她回家,要求她离开那间套房。等她一出来,就换阿隆我溜进去。

“塔斯克”送客时,或许不像放人进去那么小心,说不定有机可乘。

要是没有,康子就要抽出她的白木刀了。

康子把手上的碎酒瓶往地上一扔,朝大门走去。

我抱膝坐在走廊上,耳朵贴着房门。

门的彼端传来康子的说话声,以及“塔斯克”的低沉噪音。感觉好像是“塔斯克”正在责备康子。

“康子同学……”

“由纪……是我,康子。已经没事了,出来吧!”

喀嚓,浴室的门打开了。

由纪对于我们的计划完全不知情,万一说了什么让“塔斯克”听出康子与金礼教团无关的话,那就万事皆休了。

围城显然解禁了。

“康子同学会处理……”

“可是教团那边……”

“我会处理的……”

“哪位?”

“塔斯克”翻着白眼昏了过去。

“梁先生,请让她回去。”

里面传出开锁声,门炼也被迅速解开。

她一发现我,哭肿的双眼睁得好圆。我立刻举起食指按着嘴唇,向门缝伸出脚。

那是套房里的客厅,摆着沙发和茶几,没有床,窗边有吧台。

卧室似乎在另一个房间。

“塔斯克”坐在吧台,背对着我们。

康子微微点头。

“梁先生。”我上前说道。

“看来,光是抢走我的皮箱,你还不满意。”

“什么意田心?”

“少装蒜了!”

“刚才的事我很抱歉,因为没时间了,我只能那么做。”

“塔斯克”举起酒杯。

“‘塔斯克’的毒发时间。”

“哦?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康子上前,迅速掀起裙子,抽出插在吊带袜上的白木刀。

“你再睁眼说瞎话,我就剁碎你的舌头!”

“我们知道你就是人称‘塔斯克’的制毒师。我想救被你下毒的人。”

我顿时浑身冰凉,康子也愣住了。

“那种毒一年以后才开始发作,这段期间已经渗透全身,没救了。当然,什么医生都救不了他。”

“一年?”

不对,奇怪,有问题。凉介老爸一年前就被下毒了吗?

“请等一下。我爸是八小时前被下毒的。”

一副要哭的声音从门的彼端传来。顿时虚脱的我,在地上瘫成大字型。

“你不是教祖的孙子,你是他儿子吗?”

我强忍着想发出“咦”的心情。原来卧病不起的金礼教团教祖,是中了“塔斯克”的毒。

“我爸和金礼教团没有任何关系。是一个叫琼的女间谍从你这里偷了毒药,向他下毒的。”

“琼?”

“也许吧。但是……”

“等一下,她是个金发碧眼、身材火辣的白种女人……”

“我对身材火辣的女人没兴趣。我喜欢的是像刚开始膨胀的花苞般纤细的少女。”

“你们带给我好大的麻烦。”

“这一点我道歉。但无论如何,我必须把你的解药带回去。”

“我没那么强悍到跟青少年帮派火并,也没有蠢到想那么做。”

“塔斯克”摇摇头。

“……”

我和康子彷佛被浇淋接着剂,丝毫不敢动弹。

“变态!杀人凶手!”

我总算放开他的胯下,无力地坐倒。

康子咒骂。“塔斯克”抿着嘴笑了。

“慢着!你和我们都被那个叫琼的狐狸精耍了。”我不死心地说道。

死到临头,我总算看出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或许吧。不过那一点也不重要。”

“塔斯克”撇了撇厚唇又笑了。

“我要你们从这家饭店的逃生梯跳下去,演出小情侣殉情记。”

即将被真正毒药夺走性命的,是可怜的阿隆和康子。

琼为了拿到“塔斯克”的解药,不必亲身涉险,设计了我们父子。

老爸会昏倒纯粹是因为感冒,只是发烧烧过了头。

“叮咚——”

就在这时候——

门铃响了。

门铃再次响起。我的咽喉痛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以手势要康子去应门。

我顿时像弹簧般,朝“塔斯克”看似柔软的小腹猛力撞过去。

“塔斯克”的身体飞了起来,越过吧台,撞上窗边的酒架。骇人的毒针离开了他的手,抛向空中。

“塔斯克”远比我想象中耐打,尽管碎玻璃刺得他满脸鲜血,他仍然爬起来。

他伸出圆滚滚的拳头闪电一击,我立刻眼冒金星。

他以左肘轻易挡住我的直拳,以并拢的指尖戳刺我的咽喉。

“塔斯克”以滑步轻快地走近我,朝单膝跪地的我一踢。

既然如此,只好玉石俱焚了。我侧身以肩膀挨了这一脚,奋力伸长右手。

在冲击之下我差点被踹开,但右手抓住的东西撑住了我。

“塔斯克”大叫一声,因为我全身的重量都挂在他的重要部位上。

酒瓶发出沉闷的声响,碎了,而“塔斯克”也失去力道,软绵绵地瘫倒。

“叮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