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制毒师

第五章

“你们打算拿我怎么样?”

我们用客房里的浴袍腰带把“塔斯克”绑起来,他在清醒之后这么问道。

“这个嘛,该怎么办呢?”

我说道。我让他坐在沙发上,把毒针摆在他前面的茶几上。

“对你而言,我们的误会造成了你的困扰,反正你干的是杀人行业,应该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吧。”

“塔斯克”闭上眼睛。康子拿着湿毛巾替他擦拭满脸的鲜血。

“要是杀了我,你们就永远拿不到解药了。”

“那也没关系。”

“你父亲不是中了我的毒吗?”

“慢着,我不认识叫琼的女人,但是我和一个叫琳达的金发洋妞来往过几次。搞不好……”

康子讥笑他。我拿起毒针。

“把这个打进你的身体就行了,然后再替你松绑。”

“还有人更聪明,我就是被她的计策耍得团团转。”

“你很聪明。比我至今见过的多数罪犯和探员都聪明多了。”

“要杀我?”

“在你们的世界,返休就意味着死亡吧。”我把玩着那支毒针说道。

“就算我不动手,也有人会动手吧。”

“我们来交易吧。”“塔斯克”说道。

“我有保险。”

“保险?”

“原来如此。”

“工作啊!”

“塔斯克”陷入沉默。

“先说清楚,我和金礼教团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个普通高中生。”

“所以我是栽在一个高中生手上?”“塔斯克”心有不甘地低声说道。

“为什么?”

“金礼教团目前分裂成两派互斗,分别是教祖派和反教祖派。一年前委托我的是教祖派。”

“这怎么说得通?”康子说道。

“怎么回事?”

“所以?”

“为时两年、毒性一年以后才开始发作,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琼把药盒收进运动服,眨了眨眼。

“也就是说,让他们以为教祖会在孙子满二十岁以前死亡?”

“塔斯克”点点头。

“可是,等孙子当上了新教祖,儿子还是会搞分裂独立吧?”

康子提出了相当敏锐的问题。

“教祖派就是担心这一点,所以才委托我,把毒发时间改成两年零三天,也就是在孙子就任新教祖的仪式结束之后,让教祖多活三天。”

“意思是要他支持新教祖之后,再驾鹤西归?”

“这种事办得到吗?”

“办得到。不仅办得到,就连化解毒性也不是不可能。”

“那就要靠解药了。”

“对。虽然我刚才说没救,其实还是有可能。”

我指指工作服的口袋。

“不愧是凉介。要是脑袋一开始就这么灵光,也不必忍受这场惊吓了……”

“这在教团内部也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

“当然不知道。”

“再说下去,你就得把我们统统收拾掉,所以接下来的话我不想听。赶快拿着你的毒药滚出去!”

不仅如此,她还希望抢到“塔斯克”的毒药,提早教祖的死期。我想一想,于是开口说:

“你打算做什么?要我背叛委托人吗?”

“不。”我摇摇头。

“琼……”

“你会确实完成你的工作。”

“你连这些都査出来了。”

我点点头。

我抬头看向二楼。“冴木侦探事务所”的窗口灯火通明。

我轻轻开门,看到麻里姐趴在那张卷门桌睡着了,可能累了吧。老爸卧室的门敞开着,妈妈桑圭子在床边支着头睡着了。

而且这起事件,还有连琼也不知道的小插曲。

我以手指抵住嘴唇,蹲了下来,往卷门桌后方、旧沙发底下看去。

“很痛苦吗?”

我向一脸莫名其妙的老爸等人说道,刻意摇晃手上的啤酒罐。

老爸问道。

“哦……连康子都特地过来向我告别吗?”

琼露出醉人的笑容。

老爸得意地一笑。

“‘塔斯克’怎么样了?”

“找到了。”

“阿隆?你跑去哪里啦?”

“被你说中了。”

她这一叫,连麻里姐都醒了。

“阿隆!找到解药啦?”

“你慢慢拿出来,动作要轻。”

老爸大骂。

“太好了!凉介不会死了!”

“不愧是阿隆!我爱你!”

连圭子也紧抱着我,这感觉还真不赖。

“隆……”

康子以严肃的声音叫唤。

一身黑色运动服的琼站在那里,以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指着康子的额头。

我们纷纷回头往办公室的方向看去。

琼抛了一个飞吻,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辛苦你了。真有你的,竟然能从‘塔斯克’那里拿到解药。交给我吧。”

在场者纷纷愣住了,私毫不敢动弹。

麻里姐脸色一变,往她走了一、两步。

“这就告诉你,不过说来话长。”

“这个。其他都缠着灰色或黑色胶带。颜色的浓淡,代表不同的药效时间,对吧!”

“‘塔斯克’的毒药在哪里?”琼温柔地笑着问道。

“可以给你,但要先让老爸吃解药。”

“放心吧,傻瓜。凉介没中毒,既不会受苦,也不会死。”

连老爸也大吃一惊。

“我不那么说,你怎么会认真找‘塔斯克’呢!对不起啰,凉介。”

“是吗?那么,我去小钢珠店之前,在这里装了窃听器,你也发现了吗?”

“当然,你也没被下毒,对吧!”

“那么,各位,别动哦!要是谁敢追我,我可是会开枪的。”

我一拉开拉辣,里面有好几支装着药物的玻璃瓶。

“OK,现在没问题了。”

琼拿起其中一支裹着白胶带的玻璃瓶。

“隆,你认为那女人会把药瓶交给金礼教团的反教祖派吗?”康子问道。

“会啊,一定会的。那些人巴不得要教祖的命,越快越好,因为那是‘塔斯克’的毒药……”

我走到冰箱前,一边拿罐装啤酒一边说道。

她拿走的那个药盒,里面的玻璃瓶装的都是解药。反教祖派想毒杀教祖,其实是救了教祖一命。

我和“塔斯克”交易的条件,是要求他把玻璃瓶里的毒药换成解药。“塔斯克”这时候应该在前往机场的路上。

沉默的康子开口了。

“啊……,救人以后的啤酒真是格外可口啊!”

“金礼教团?什么跟什么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