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情报员

第二章

所幸机车没被牵走,不过那个短发女郎已经不在蛋糕店了。

我思考接下来该做什么,因为已经快晚上八点了,便决定回家。感觉好像走了衰运,如果再度发现中意对象的那一刻,那些大汉又冒出来的话,阿隆我可能暂时不敢把妹了。

来到广尾圣特雷沙公寓前,我抬头望向窗户。老爸那家伙还没回来,就算他赌马输得分文不剩,正从千叶走回东京,也不值得同情。

我走进“麻吕宇”,妈妈桑圭子不在,星野伯爵在吧台迎接我。

“哦?阿隆也有空手而回的一天?”

我在吧台前坐下,叹了一口气。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从厕所出来的老爸。

“显然如此。金钱运不错,桃花运就不怎么样了。”

“这话听起来有蹊跷喔!”

“有点事,没去成。怎么了,隆?被有钱老太婆倒追吗?”

“你的赌马咧?”

“不愧是侦探。吶,跟我换日圆。”

“才不是,对方是日本人,我……”

“保镰总共有四人,两个黑人,一个东方人,一个白人,全都是海军陆战队或绿扁帽②出身的健将。莱恩一定是带着东方人和白人。”

话还没说完,店门外就传来停车声。星野先生并未停下擦玻璃杯的动作,以冷酷低沉的声音说:

“这时候找我有什么事?”凉介老爸开口问道。

老爸坐在卷门书桌前,我送上咖啡之后,照例躲进卧室,把耳朵贴在对讲机上。

副室长与部下之一——名叫九谷的青年——在破沙发上与老爸相对而坐。

“今天是那个日子吧。冴木,去过了吗?”

岛津先生说道。什么,原来老爸有生理期?!

“去过了。”老爸以低沉的声音回答。

“你是来话当年的?”

“不是,是想请你帮忙。”

“每次来都没好事,你脸皮还真厚啊!”

“冴木,这问题单靠我们应付不来,而且跟你也有密切关系,还有阿隆。”

副室长说的话真是启人疑宝。

“你还记得‘枪兵计划’吗?”岛津先生说道。

“‘枪兵’?……你是说把海里的失物捞起来据为己有的那个吗?”

“那可不是一般的失物。现在整个地球的海域里,有多达十几个装载核子弹头的未爆弹沉在海底。这个计划是要回收这些核子弹头。”

不但贪小便宜,还很危险。

老爸还是一样酷。

“‘枪兵计划’原本是美国海军情报部提出的计划,最后并没有执行便束之高阁。现在却有一些民众在打捞,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法,竟然回收了沉在百慕达海域的两枚装载核弹头的中程飞弹。”

“我看在交易结束前,莱恩不会跟他老婆接触。”

“不,更糟糕。这些核弹还‘活着’,所以他们打算卖给需要的国家。”

老爸翻一翻数据这么说道。

②Green Beret,美国陆军特种部队之一。

“原来如此。不过就一个黑帮分子来说,他这一票干得真大。”

“有个男人帮了他一把——托马斯,莱恩。此人两年前从CIA返休。莱恩也相当仇视美国政府,他本来可以荣升CIA副局长,却因为同僚之间互扯后腿,上了黑名单才退休。”

“一定是CIA不肯大方付他返休金吧。”

老爸眼里只有钱。

“莱恩在CIA时代,曾经在日本待过一段时间,所以这次的交易选在日本进行。你也知道,布鲁诺无法入境美国,因此如果选在欧洲,想必美国情报机关会予以破坏。如果在日本,西方①主要情报员的长相和手法他都很清楚,地方也不陌生。他对阿拉伯人也不够信任,不肯在对方的国家进行交易。”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一直问好像很烦,不过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说什么?!”老爸的声音变了。“真的吗?她还活着?”

“那就是和妻子分头行动了。”

“年龄呢?”

“四十岁。如果是谎报,就是瞒掉两岁。”

“对,我们发现金森的遗体时,也认为她死了。就算当场幸免于难,凭她一个女人家也不可能逃得出那种战地。”

“应该是。一九七二年莱恩也在那个国家,如果丽子当时获救,或许是莱恩救了她。”

“那她为什么不回日本!她和金森的孩子就在日本啊!”

“冴木,为什么当时西方的情报机关纷纷受到敌方袭击,这件事你有没有想过?”

“怎么可能!你是说丽子她……”

“如果是情报外泄呢?”

“你是说她为了自己,丢下怀胎十月的骨肉?”

“冴木,也许她早就料到你会扶养他们的儿子了。十年后你也辞掉了内阁调査室的工作,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何时会重蹈金森的覆辙,让阿隆变成孤儿。你很优秀,金森死后,你是我们的第一把交椅。你一离开,大家都觉得很可惜……”

“怀疑好友的老婆一定让你很痛苦。但是这么一想,一切便若合符节,也能解释她儿子明明在日本,她却不回去,反而远渡美国投靠莱恩了。”

“隆,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她不会躲起来,去见她是最后一条路。要是现在去见她,等于是告诉莱恩,‘冴木侦探事务所’正在采取行动。”

“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更何况今天是金森的忌日。”

“好吧!万一莱恩的老婆就是金森丽子,能够确认的,冴木,就只有你了。莱恩夫妇与布鲁诺已经到日本了,他们是分别入境,打算与买主进行秘密交易。我们应美方要求,想要逮捕他们。万一他们把核弹交给买主国,可能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我们也会从旁协助。莱恩几乎摸透了组织里成员的底细,唯一还没泄底的,就只有这位九谷,他将担任联络事宜。”

“装备呢?”

“当然,所以她才想见你。铁定在得知要来日本时,就事先调查过你了。”

“知道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我感觉现场一阵惊讶。

“我想让他见见他的生母,或许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为什么?”

“岛津,我不信。再怎么样,我都不相信丽子是叛徒。”

“但她可能是叛徒啊!”

“好吧……。但是,对手不同于以往,危险程度严重多了。”

我点点头。

①这里的西方指的是冷战时代的西方阵营,因此日本也属于西方。

“你很信任隆啊。”

岛津先生他们一回去,我就来到办公室。

“听到了。”

老爸冒出一句。我叹了一口气,靠坐在办公桌边。

“没有。”

“曾经,你是我好友的儿子。但是现在,你是我儿子。有意见吗?”

“莱恩怎么跟她联络?”

我与老爸四目相接。老爸笑一笑,把烟盒和火柴扔了过来。

我接住后,抽出一根点燃,老爸坐了起来。

“可是保镳怎么会跟着她?要是莱恩单独行动,保镰应该跟着莱恩才对呀?”

我往桌上看去,那里放着岛津先生留下的布鲁诺和莱恩的资料。

老爸拿起资料,惊讶地看着我。

“你的房间什么时候装了偷窥孔?”

我呆呆地摇摇头。

我把傍晚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老爸啪答一声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

老爸听完,倒抽了一口气。

“看样子,岛津的预感很准。”

“那么,她就是我妈?”

“八成是。”

“十五年份的零用钱,两千美金也太少了吧。”

“我会让他招的。”

注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